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国足小将 >049、支援女足队(下)

049、支援女足队(下)

小说:国足小将| 作者:小桥静水| 类别:都市言情

?????三比二,女足队虽没超过男足队,却狠狠地扇了男足队们一脸。眼见女足队士气正盛而男足队士气衰败,杨诚诚面色难看极了。

“都打起精神来!”杨诚诚朝周围的队友们大喝,“多多跑动!不许再大意!”

男足队们无精打采地应了一声。

杨诚诚抿了抿嘴,决心用一次射门得分来扳回男足队的士气。

双方各自归队。

由男足队发球。

足球扣在杨诚诚脚下。

杨诚诚盘球,直闯女足队的中场。女足队的前锋们上前拦截,却见杨诚诚瞬间提高速度,像一阵风般地冲刺了过去!女足队的中场球员们见罢,后知觉地堵住杨诚诚奔跑的方向,迫使他作出传球的选择。

同一时间,女足队的前锋们也不约而同地赶来。

就算杨诚诚有天大能耐,也休想在七名女足队球员们的眼皮子底下成功地突围!

杨诚诚憋了一股气,只得后传。

男足队的矮个子男默契地接应。

杨诚诚空跑,冲进女足队的禁区外。

七名女足队球员们见杨诚诚无球,也不派人去盯守他,而是如同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们,齐刷刷地转头,冲向男足队的矮个子男。

矮个子男也不慌张,慢悠悠地控好足球,就等她们接近。

待到矮个子男自觉女足队们被他引开后,飞快地出脚,将足球长传冲吊。

足球飞得又高又远。

七名女足球员们只能仰望足球高高地飞过她们的头顶,飞向杨诚诚。

女足队的杨菲见球被杨诚诚接到,正想辙回,却被秦思雨阻止。

只听秦思雨自信道:“不用回防,你忘记了吗?后卫有他们呢?”

“……”尽管后卫有那三人的加盟,杨菲还是觉得便扭——估计是他们全为男性球员的缘故吧?杨菲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勉强控住自己不去怀疑他们的水平。

杨菲和秦思雨不辙择前,一左一右跑入了男足队的禁区内。

男足队的后卫们警惕杨菲和秦思雨,只是她俩现下无球,而男足队的队长正在冲锋。不可避免地,男足队的后卫们把视线转移,转向自家的队长。

杨诚诚运球奔跑,女足队们全没回防,除了女足队的后卫们——

女足队的后防空虚得很,但有三名男球员们防守。杨诚诚快速地环顾了三人,挑上薛林,决定与薛林叫板。

琅涛想上前帮忙,却被薛林挥手阻止。

琅涛便和吴泽君失职地原地站着,观看杨诚诚和薛林单挑。

“你觉得薛林能守下来吗?”琅涛皱了皱眉头:虽说认可薛林的守门能力,但后卫可不是门将,没法用手拦球——除了门将,所有球员一旦用手碰球,便是犯规!

“……”吴泽君不语。

琅涛只好瞪大两眼看球场的另一头。

见杨诚诚带球冲来,薛林作出守门员防守的姿势。

杨诚诚挑了挑眉,忽然计上心来,直接用脚射向薛林的手臂!

足球规则里,倘若球员的手臂碰到足球,也属于犯规——手球犯规!

杨诚诚就欺负薛林专注守门员一职,应该会犯职业病,下意识地用手扑球。

却见薛林根本没出手——薛林出的是脚!

足球来势汹汹,薛林抬起一脚,用鞋底挡球!

足球撞上鞋底,反弹,落地,弹歪了。

杨诚诚急忙上前追球。

薛林神经却比他更快,几步大跨,冲到足球面前,大力一脚,直把足球踢飞了!

足球飞得又远又快,众人的视线紧随足球运动的轨迹,移到了男足队的禁区内。

男足队们大惊!

这球它太准了,准到了杨菲的脚下,不偏不倚!

杨菲懵了。

知道那群男球员们会想方设法把球踢来,岂料竟是如此夸张……他们到底是谁?很出名么?

男足队们忙不迭地朝杨菲靠近。

“射门——”薛林猛吼。

杨菲打个激灵,脑中一片空白,右脚抬起,对准球门,命中足球,射了出去。

足球嗖地飞出。

男足队守门慌忙跳起,想拍走足球,却没拍到。

足球钻进了男足队的球框里!

男足队守门员落地,眨了眨眼,见又失球,整个人都蒙圈了。

“太好了!”杨菲尖叫,“平了!”

“队长,你真棒!”女足队球员们兴奋地欢呼。

“厉害啊!”琅涛在后方拍手鼓掌,偷偷地瞄了瞄薛林。

真没想到,薛林当个后卫,也有模有样,该说不愧是天才么?

薛林目不转睛地注视杨菲活力四射,像个大男孩一般朝着队友们抱来抱去,嘴角微微地勾起。

琅涛大大咧咧没看见,吴泽君却看到了。

吴泽君一愣,瞟向远处的杨菲,见她活蹦乱跳的样子,委实像个男人婆,不由地乐了,恶意地想道:想不到薛队竟好这口?……

女足队VS男足队——3:3,距离比赛结束还有五分钟。

庆祝完皆的女足队定下心来,无不期待逆袭。

比赛继续,仍是男足队发球。

杨诚诚表情严肃,收敛了怒意,和矮个男子、威武雄壮的汉子组成一条三角前锋阵线,誓要攻破女足队的球门。

这一回合,轮到女足队们战意凛凛,毫不畏惧。

琅涛见两队虎视眈眈,作死地插话:“女足队姐姐们大胆地踢球,我们哥仨儿一定死守后防,绝不让他们踏进禁区内一步!”

吴泽君和薛林轻哼,不约而同地白了琅涛一眼。

杨诚诚抿了抿嘴,懒得和对面的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