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国足小将 >041、薛林的梦

041、薛林的梦

小说:国足小将| 作者:小桥静水| 类别:都市言情

首都球队的教练活像人人喊打的老鼠,全无教练的大气沉稳,哆哆嗦嗦地躲进无人路过的角落里,四下张望,手捧一只手机,乖乖地听训:

“听说你们球队输了?”

“……是的,您怎么知道?”教练胆战心惊。

“别问我怎么知道。”男人懒洋洋的声音里透出一丝危险,“输了也不打紧,让你办的事儿,你办得如何?”

“……”教练头皮发麻,小声地说,“没办成。”

“……”那头好半天没说话,让人以为对方挂了手机。

但是,首都球队的教练却不敢挂断,像对待祖宗一般地等候对方的命令。

好久,那头才道:“……既然如此,我也不说什么,把钱还我卡上吧?”

“能……能否宽限几天?……”首都球队的教练心头正在滴血:这要怎么还呀?都已存入银行,短期拿不出来了。

“呵~你觉得呢?”

首都球队的教练听罢,直想吐血,快速地思考良策,灵光一闪,提议道:“要不我再帮您联系联系其他球队?……”幸亏他人脉不错,找几支将与北京球队比赛的其他球队教练们打声招呼,想来他们应该不介意帮个小忙吧?

“……”那边似在考量,半晌才说,“好,只要找机会弄伤他,这笔买卖就算成交,这次的失败也就一笔勾销,不然……”

那边传来两声可怕的笑声。

“是,是,明白,明白!”首都球队的教练连连点头,胆子都快吓破了,十分懊悔当初为什么见钱眼开。

那头“嗯”了一声,终于挂了手机。

首都球队的教练瞪着手机,恨不得瞪朵花来。

那头也心大:也不怕首都球队的教练告密——

呵呵~尽管告密罢,指不定谁更吃亏呢!

那头的男人小算盘打得噼啪直响,打定主意将首都球队的教练拉下马来,自己则隐于幕后,小心翼翼地筹划这一切。

——这真是伟大而脑残的父爱啊!

京茵体育场。

身穿火红小短裙、手持红色花球的落彩依走在前面,一身运动球衣、胳膊配戴队长袖标的琅涛追在后面,二人穿着与众不同,格外引人注意。

琅涛却一点也不在意。

仔细想想,这是他上学后,第一次和落彩依正式地约会——应该是约会吧?肯定是约会吧?绝对是约会吧?……琅涛心里琢磨:约会,约会,不能老这么一直走下去啊?要不要说些笑话呢?

想到这里,琅涛张口便道:“今天天气真不错呀!”

“……”落彩依慢慢地走着,根本没回头。

琅涛噘了噘嘴,干脆地小跑上前,和落彩依并排走着,开始漫天鬼扯:“你知道吗?我们队里个个是奇葩:吴泽君是大二学长,每次踢球都特别凶,但他为人很好,很关心学弟,还喜欢苹果;蒋必胜和我同届,长相猥琐,球技却出色,来头可大了,他是蒋武圣的弟弟!蒋武圣所在的球队是上届大足联赛的冠军;端木绿也和我是同届,但他个头最高,是整支球队里海拔最高的人,他是个呆萌,老是觉得自己存在感太低,其实并不,存在感最低的是应该贾嘉,贾嘉是后补;林若津是咱们队里的守门员,他……”

琅涛滔滔不绝,却被落彩依的一句话给卡住了。

落彩依说:“打住,我只认识你,不认得他们,你说得再多,我也记不住。”

“呃……”琅涛挠了挠头,尴尬地转移话题,“……你说我要不要学个绝招?咱们队里,只有蒋必胜会耍球技,而且很好看——哦,抱歉,我知道你不认识他,他是个矮子,你看全队里倒数最二矮的人就是他啦!林若津,就是咱队里的守门员,他是最矮的球员,绰号‘林弱鸡’!你知道吗?吴泽君学长都不会球技,每次仗着身板好,强行撞人,我都替他担心,哪天他要是撞人不成反被撞……”

吧啦吧啦,琅涛从谈球技又聊天全队球员。

落彩依听着听着,噗嗤一笑,说道:“真好。”

“……王思诚学长最会盯人,要是被他缠上,他肯定让对方无法行动!不过据他所说,大足联赛里最强盯人的是林清玉,你还记得鸟巢体育场遇见的那个谁……”琅涛说得正高兴呢!冷不防地听到落彩依来了这一句,眨了眨眼睛,“啊?”

那样子,老傻老傻的。

但却一点也没改变——

琅涛仍是那么喜欢足球。

即便国足不受众人喜爱。

“看到你这般跳脱,我便放心了。”落彩依敛起笑意,转过身去,原路返回,“咱们回去吧!别让大家久等了。”

“什、什么?”琅涛懵了:喂喂,约会啊!约会才一半就结束?为什么啊?……

琅涛自我检讨:到底哪里出错了,为什么要腰斩他的约会,实在太虐心了。

琅涛检讨半天,也检不来个子丑寅卯来,只好归纳于女神走累了。

——也是,今天他们球队在球场上跑了近两个小时,啦啦队少女们也跳了近两小时,丝毫不比他们轻松。

想到这里,琅涛连忙跟上去,又不死心地道:“要不要去石椅上休息一下?”

“不必了。”落彩依非常绝情地拒绝。

石椅、公园、河边等环境幽静的地方,最容易发生不可描述之事了。

琅涛:“……”

女神不配合,琅涛只好苦兮兮地跟随落彩依回找刘云他们。

却不想,找到球队的他们又遇上了一群家长围观球员的神奇场景。

“儿砸~你踢得不错啊!”一位男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