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国足小将 >034、区足开赛了

034、区足开赛了

小说:国足小将| 作者:小桥静水| 类别:都市言情

不管是不是巧合,总之,区足球赛的第一场便是两大种子球队提前上演区足决赛这一事暂时落下帷幕,没有后续——

真真没有后续:至少开幕仪式结束后,作为第一场对战的琅涛和薛林并未擦出劲敌的火花,而众球队们也各自地解散,过着或愉快或勤快的假期,没有任何奇怪的流言诸如足协插手区级足球比赛之类的黑幕流传。

区足球赛的地点设在京茵球场,一座中等规模的体育场,比赛时间也定在开幕式的一周后,且是周末上午九点——这是特意为那些大学生们制定的:每隔一周举行一场球赛,共计四场,一个月内结束!

宽裕的时间既能保证球员体力的恢复,也能不影响球员们的正常上课。

北京体育学院,绿茵球场。

即便距离区足球赛的开赛还剩一天,北京体育学院的首发球队们依然坚持不懈地进行锻炼,挥汗如雨,全成有效地提升自身的能力。

全队最矮的林若津做好一副防御姿势,对着吴泽君大吼:“来吧!”

吴泽君眯眼,站至禁区内,后退,助跑,大力狠踢!

足球像一头猛虎,直冲林若津的胯下。

林若津上前一步,微微弯腰,双手捞住了足球,身子晃了一下。怀抱足球,林若津坏笑道:“吴老大,你的脚力不减当年。”

吴泽君“呸”了一声,说得好像自己有多老似的,脸色马上就不爽了,余光瞥见蒋必胜和琅涛正在颠球玩儿,毫不客气地抢走蒋必胜的足球,转身再射一次!

林若津见球飞来,急忙丢开手中之球,灵巧地跳起,像跳蚤一般,稳稳地接住。

吴泽君挑眉,难得地夸道:“神经反应变得很好了。”

“那是当然~”林若津眉飞色舞,脸上的肿伤早已消除得一干二净,“这些天一直被你喂球,我再不进步就有鬼了。”想想也真够凄惨:作为立志成为天才的守门员,却天天被某个前锋踢爆,失球无数,这要换在赛场上,心灵早就崩溃了。

想到这里,林若津也忍不住地自夸:“幸好我心理素质强大。”

“希望你上赛场,也能有如此表现。”吴泽君素知场上与场下是两种不同的情况。

“那是应该的~你就放心吧!”林若津无比自信:自卑、紧张等负面玩意儿,从未在他身上出现过,好吗?

“再来!”林若津活力充沛,“我要百分百地接下你的射门!”

“记得保持这样的心态。”吴泽君脚下运球,“应你要求——接招!”

这一头两人射门、扑球,那一头则是另一种情景。

被抢球的蒋必胜自认晦气,重新拿个足球,再与琅涛一较高下。

讲真,论球技,蒋必胜要比琅涛略胜一筹,但论控球,三个蒋必胜也比不过琅涛,琅涛控球当数全队第一!还别说,自从琅涛体力大幅度增强后,已能随心所欲地用身体各个部分颠球并且只要他愿意,永远都不会让足球落地……颠球次数算什么?应该问他还想不想颠球才对。

这水准也是没谁了,蒋必胜就没见过比他更会颠的——连他哥都没法比得上!

“看球!”乔风传球给姚谦。

“注意!”姚谦在高速奔跑时,不减速度地回传乔风。

乔飞略一停顿,再传给姚谦。

二人练习互传。很明显,传球方面,姚谦小胜乔飞。

乔飞不服,又试几次,仍旧逊于姚谦。

乔飞板着脸,很不高兴。

姚谦道:“平时练习不作数,比赛时可没人会让着你把球轻松地传出去——要不我们找个人再试一试?”

乔飞不同意。

但是,在两人第四次互传时,忽从他们中间冲来一道身影,直接把足球给切走了。

“王思诚!”乔飞不满地大喊,“你找别人练习盯人去,别来妨碍我们。”

“他们都有伴了,可怜我找不着呀!”王思诚扣好足球,厚着脸皮地建议,“你们不是缺个捣乱的人吗?不如我练习截球,你俩互传,有小三插足,效果总会好上一些?”

“我呸!”乔飞朝王思诚翻个白眼,“瞎说什么!会不会说话?”

王思诚却乐呵呵地请求加入他俩,还死活不让步。

于是,乔飞只好委屈地和姚谦互传足球,无数次地看着王思诚把球抢走。

“……我们练习这么久,还不知道京茵球场在哪里呢?到时观众多不多啊?”想着明天就要比赛了,头一次正式踢足球比赛的端木绿十分紧张,与他那高大魁梧的海拔格格不入。

“怎么?害怕了?”作为球队第二海拔的杨子华,拍了拍学弟端木绿的肩膀,“放心,我们配合这么久,不会出意外的。”拍完一愣,又瞅了瞅端木绿,瞅得端木绿莫名其妙,一头雾水地追问:

“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杨子华迟疑地说,“你有没有发觉……你高了一点?”

“有吗?”听到杨子华的疑惑,端木绿眨了眨眼,满脸蠢萌。

“也许是错觉。”杨子华淡定地说,心里老不太淡定了:一定是高了,绝对是高了,长高了一厘米!你丫这么高,怎能还长个!……

就端木绿这样的大块头,去打篮球,也很受欢迎啊!

这一时刻,杨子华有了一丝队友跳槽的危机感,忍不住地玩笑道:“高个真好,你怎就没考虑打篮球啊?”

“篮球队满啦!”端木绿委屈得不要不要,“他们都不收我!”

“……”杨子华木然,木木地又问,“那你怎地不当守门员了?你要是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