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国足小将 >003、去往学校的路上

003、去往学校的路上

小说:国足小将| 作者:小桥静水| 类别:都市言情

清早,天还未亮,琅涛穿着一套白色的运动服,拖着一只大大的行李箱,悄悄地瞥了一眼仍在熟睡的父母,独自一人,义无反顾地走出了门。

记好落彩依的短信地址,招来一辆出租车,琅涛第一时间赶往外地。

安静地坐在车里,琅涛陷入了回忆。

「阿涛,行李收拾好了没?」

「嗯。」

「阿涛,钱带够了没?」

「嗯。」

「来,给你银行卡,以后每个月我会给你卡上打钱的。」

「嗯。」

「你妈还说了,让我明天送你。」

「嗯……嗯?不用了!」

忆及此处,琅涛差点欲哭无泪!

昨晚,父亲找他谈话,本想送他上学去,幸好被他拒绝了。

开玩笑,他都十八岁了好伐?怎肯乖乖地被家长送进大学?太丢脸了好伐?

更何况,他上大学是去踢球的……呃,虽然,父母们应该都没想过。

所以,他并不想让父母得知他踢球的念头,哪怕一丝一毫。

当然,他不想让家长送他去学校的另一个原因,则是他要去见初恋——

如果初恋回应他,他带个家长,好歹算是通个气儿,可惜初恋……

初恋待他冷淡,他还巴巴地跑过去,这要怎么和父亲解释?

综合以上,他认真说服琅父,向他保证,他一定会好好学习,拿到毕业证书。

反正家长们要求儿女们上大学,不就是为了那张毕业证吗?

父母们大多只重视结果,而不在意过程——也就是说,就算他踢了四年足球,只要能拿到毕业证书,那就没问题!

就这样,琅涛顺利地搞定琅父,琅父再顺利地搞定琅母……

皆大欢喜!

一个小时后,琅涛到达目的地:长途汽车站。

人来人往的站前,琅涛一眼就瞧见了落彩依。

十八岁的少女真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时时散发青春的气息:无暇的皮肤白里透红,粉色的双唇娇艳欲滴,单凤眼,清澈明亮,眉毛弯弯,如同柳叶,少女有一头黑亮长发,又直又顺,穿了一件淡紫的旗袍,显得格外注目。

不说落彩依的回头率是百分百,那也有百分之九十——

相比她的高中时代,如今的她靓丽了许多——由于常年跳舞,落彩依全身几乎没有一点赘肉,身材怎么好怎么长,让一众女孩们眼红得不行。

只可惜她是近视眼,仍然戴着那副白色的眼镜。

不过这并不能损坏她的容貌,反而令她有一股书卷般的气质。

“彩依~~!”琅涛夸张地挥手。

落彩依脸色一僵,默默抬头,矜持地点了点头。

就像默契的搭档一般,琅涛主动接过落彩依的行李箱。接着,二人一前一后,走进车站,排队买票,入站侯车,等待检票。

望着熙熙攘攘的人流,俩人走到一处角落里歇息。

等待很无聊,就见落彩依从行李箱里取出一本舞蹈书籍来看,看得津津有味。琅涛微微吃味,决定使坏,故意找落彩依搭话。

琅涛说:“彩依,你读的是哪个专业?”

落彩依不答,专心看书。

“我的专业是运动训练。”琅涛自顾自地发动话唠技能,“对了,你们学校离我们学校并不远,以后我们是不是可以常常见面了?”

落彩依目不转睛,应声低不可闻。

琅涛一边左拉右扯,一边瞅着落彩依清高地翻书,内心咆哮:三年是把杀猪刀,当年自卑内向的女孩现在都成了高岭之花,这还让不让人愉快地聊天!

琅涛自动过滤落彩依不想和他说话这一可能。

“端晓溪,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一个嘹亮的男声突兀地响起。

琅涛和落彩依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只见不远处有一名胖胖的男生站在高处,将一张卡纸卷成扩音器的模样,对着一位纤细的女生进行告白。

此举此来无数八卦的视线。纤细的女生满脸通红,又恼又羞,怒道:“朱明瑞,你闭嘴!我不会喜欢你,你死了这条心吧!”

“到底怎样你才肯答应我?”胖胖的男生不依不饶。

又恼又羞的女生恶毒地道:“我讨厌胖子!想要追求我,先减掉你那二十来斤的肥肉吧!”

“我、我要是减肥了……”

胖胖的男生话还未说完,便见纤细的女生扬长而去。

……琅涛眨了眨眼,回过神来,兴奋地盯向落彩依。

落彩依抽了抽嘴,合上书后,冷静地请求:“求别闹。”

“我没闹。”琅涛有模学样,“我要如何做,你才能答应与我交往?”

“呵呵。”落彩依面不改色,显然听过很多次类似之话,早已免疫。

“说嘛说嘛~我要如何做,你才能答应与我交往?”为了追到女神,琅涛毫不犹豫地丢光原则与节操。

“好吧,我也不为难你。”落彩依叹了一口气,“你不是喜欢足球吗?我不要求你改行,你只要拿到大足联赛的冠军,我就考虑与你交往。”

“真的?”琅涛两眼发亮,“没问题!只要我得冠,你就和我交往?”

“是‘考虑’。”落彩依咬牙。

但是琅涛完全无视“考虑”二字,满脑子只有:哇哈哈~彩依居然答应了!

时隔三年,告白失败三百次的琅涛终于表白成功,条件是他得冠大足联赛!

琅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再瞧那名胖胖的男生,他失落地走着,不自觉地丢开卡纸,一脸衰相。

卡纸飘然落下,被琅涛捡了起来。

琅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