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国足小将 >002、我想早点去学校

002、我想早点去学校

小说:国足小将| 作者:小桥静水| 类别:都市言情

琅涛完全没注意到,他的仰天长笑引来不少路人的关注。

琅涛兴奋是有原因的。

刚上高中的时候,他遇上一名女孩,因为某件事情,他对那名女孩倾心至今。

女孩的名字叫落彩依,家境也不太好,父母更是早早地离异。她自小被奶奶抚养,可惜三年前,奶奶去逝了。无奈地,她只得转了学,去她父亲家了。

——她父亲住在外省。

自此以后,琅涛只能用手机与她联系,偶尔也会约她聚会。

而她父亲,却已另娶,重新组建了家庭。作为多余的成员,她一边兼职,一边发狠地学习,磕磕碰碰度过了高中时代,终于如愿地考上了海之星音乐学院!

海之星音乐学院是世界三大音乐学院之一。作为重点音乐大学,能从海之星音乐学院毕业之人,无一不是实力超群、前途鲜亮。

更重要的是,他再也不必单相思!

他可以时不时地约落彩依见面了!

还有比这更美妙的事吗?

反正琅涛乐得合不拢嘴!

不过……

琅涛叹了一口气:他的初恋是落彩依,可惜落彩依的初恋不是他……

更叹气的是,落彩依的初恋是琅涛的某个好哥们。

还有比这更坑的事吗?

但是……

幸好落彩依的初恋心仪的对象不是她,琅涛总会有机会的。

拿出手机,熟练地找到落彩依的手机号码,琅涛还没思量许久,便不自觉地拨打了落彩依的手机号码。

悦耳的铃音响起,冰冷平板的电子音提示道:「您好,你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琅涛郁闷地挂掉了电话,快速地发个短信:

「恭喜你考上大学,我们考进了同一地方。改天见个面吧?到时我们一起?」

刚发送完短信,琅涛的母亲打电话来了。

琅涛只好接电话,就听手机的另一头,有个女人催道:“你这小混球,大学通知书下来了,也不第一时间告诉妈,妈这还是听邻居说的,说你第一时间拿到通知书,竟跑去请客了——赶紧回家,让妈看一眼,妈还没看过大学通知书呢!”

不等琅涛出声,嘟地一声,电话被挂掉了。

琅涛摸了摸鼻子,收好手机,慢悠悠地回家去了。

一路走着,一遇熟悉之人,琅涛必会收获大量的赞美。

快到家的时候,琅涛收到落彩依的回信:「不必。我提前去学校,就明天。」

琅涛抿嘴,心疼落彩依的难处,猜她是想住校,灵光一闪,立即附和道:「正好,我也是。我想早点去学校适应一下。」

随便就找到一条合适的理由,琅涛内心忍不住地喝彩,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但他一定略过了“明天”这两个字。

似乎等了好久,才收到落彩依堪堪地回复:「随你。」

琅涛乐得冒泡,才不去考虑世界的另一端,落彩实际是有多么不情愿——琅涛心里反复喊着:彩依居然同意了,彩依居然同意了!……

哦也~

琅涛蹦蹦跳跳地跑回家去。

琅涛是独子,家境虽不殷实,好在家庭美满。琅涛的父母都是孤儿,高中学历,经过这几年的勤奋,勉强也达到了小康水平。夫妻恩爱数十载,在同一家工厂里上班,朝九晚四,同进同出。

琅涛到家的时候,已是四点半,琅母正在厨房做菜,琅父则在玩手机。

琅涛伸长了脖子一看:老爸老不羞,居然在玩连连看。

琅涛翻个大大白眼。

却听琅父目不斜视道:“回来了?”玩手机玩得那叫一丝不苟,连头都懒得抬。

“回来了。”琅涛笑嘻嘻地回答,很自觉地拿出大学录取通知书,给琅父过目。

琅父一顿,不得不放开手机,将那重要的卡纸看了好几遍,看得开怀,直到琅母做好晚饭。

吃饭之前,琅母终于也看到了那张卡纸,还把那张卡纸翻来覆去,翻得入迷。

吃晚饭的时候,一家三口一边吃饭,一边随意地聊天。

琅父道:“阿涛,到了那儿,你要好好学习啊,争取完美毕业!”——丝毫没考虑过儿子的专业是运动训练,还以为还像高中那样,只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琅涛抽了抽嘴,不置可否。

琅母补充道:“阿涛,到了那里,要和同学好好相处,宁可忍一时委屈,也不能违反校规,不然被开除了可就不好看了。”——同样没考虑过儿子上的是大学,还拿高中学校的模式去规范儿子的言行!

琅涛满头黑线,仍不解释。

谁让父母们对体校一窍不通呢?

毕竟在国内,学校意味着死脑筋地学习,理论永远重于实践——在他们眼里,运动训练这项专业甭管好坏,估计指的是课本知识吧?

他们肯定没想过真要运动——

真要足球运动。

他们一向知道儿子喜欢足球,甚至多次扬言要成为一名足球运动员,但是……

呵呵,怎么可能真去踢球呢?

一所大学,尤其是重点大学,怎能真把运动当主课呢?

足球运动更不可能!

国足很烂,只要一有机会,具备天赋的足球运动员必往国外发展,这都成了共识。

所以,在国内,足球这玩意儿,玩玩就好,认真你就输了。

……见琅父和琅母还想长篇大论,琅涛赶紧开口,趁机宣布道:“爸,妈,我想早点去学校——就明天!”

这才想起落彩依的明天决定。

琅涛有点小小的愧疚。

琅父与琅母一惊,相互望了一眼彼此。

“明天?这么早?你要去学校?那可是外地啊!你发什么疯啊?为什么不等一个月后?……”琅母一时没法接受儿子说走就走,不敢相信地惊叫。

琅父则道:“阿涛,你太突然了吧?东西都没收拾好,你就要走?别开玩笑了,好歹再等一天,备好东西再走也不迟啊?”

“我决定好了,你们不必再劝。”琅涛低下头去,开始大口大口地吃饭,“等我吃完了,我马上就收拾行李,保证不会出错!反正迟早要走,早走晚走都一样,我会记得常给你们打电话的,你们不要太想我。”

“……”琅父和琅母张口结舌,看着自家儿子风卷残云地吃完,一扫往常散漫,迅速地跑回自个儿卧室,收拾行李去了。

琅父回过神来,苦笑道:“儿子大了,有自己的主意,我们别瞎操心了。”

“怎不操心?这孩子……”琅母咬了咬牙,忽觉儿子考上大学的好消息也没法令她高兴了。沉默了良久,琅母郁闷地说,“赶紧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晚上你再和他好好谈谈,要是他还决定提前离开,你就打个电话,和那边的学校通个气儿!明早你再帮他弄个银行卡,千万别把他饿着了——要不,你再送他上学?他一个人,我怪不放心的。”

“嗯嗯,这是当然。”琅父点头如捣蒜。

——可怜天下父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