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神州雁回 >246.拜访

246.拜访

小说:神州雁回| 作者:且歌且行Y| 类别:历史军事

?????天成卫客栈。

天色还没完全暗下来,却已过了卫城的宵禁时间。八喜正在房里为南宫瑾铺床,那个在平阳跪了好几天的男子又来了。这一路经常见到他,八喜倒是不奇怪了,知道他为少爷办事,知趣的退出。

“萧练见过二公子。”萧练等八喜退出后,恭敬行礼。

南宫瑾笑着说:“不用每次都这样。坐下说,吃了没?”

萧练坐下,“吃过了。”说着拿出一副图交到南宫瑾手上,“按二公子要求画的。”见南宫瑾打开仔细看,他脸红了红,“第一次画,画的不好。”

南宫瑾笑了笑,“是不太好,不过,该明白的地方都明白了。”这幅图画着从玉林卫开始到天成卫,每个卫所的位置,边上还做了很详细的说明。

“二公子,”萧练犹豫了下不知该不该说,“我一路上进每个卫所看了看,好像有些不对。”

“什么?”南宫瑾没抬头,还在研究那张图。

“人数不对。按理,那些千户所该有一千一百人才对,可我怎么看都不像有一千人的,最多不过就一半,有个千户所怕是一百个都不到,还有好多老百姓在凑数。这样,挡的住鞑子?”萧练很是担心。

南宫瑾抬头看看他,不知该怎么答,“这事朝廷也知道,军队吃空饷严重。不过,卫城应该有募兵和私兵……。”南宫瑾说不下去了,确实到现在除非是精锐,不然大明的军队根本没办法和鞑靼打,人数严重不足不说,素质也差。平时练兵不过就装个样子,一有敌情不是拒不出战,就是逼着守官开城降敌,反正他们知道鞑子来了只要东西,所以保住自己的性命最重要。这么一来,鞑子烧、杀、抢,苦了百姓。

“南宫氏设这四堂,也是为了让鞑子不这么容易就打进中原。”南宫瑾以此算是回答了萧练之前的问题。

萧练想了想,狠狠点点头,“萧练明白!”过了会,小声问:“二公子,我、我能不能跟着你?”

南宫瑾奇道:“你不一直跟着我吗?”

萧练不好意思的说:“我、我其实也没处可去,也不知该做什么。这几个月,一路看过来,总觉得该做些什么。二公子,我、我想能跟着你,多做些事……。”

南宫瑾笑起来,“你可不是我南宫家的私兵。再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做,只不过是想先看看,能不能想出什么来。”

萧练低着头,红着脸说:“其实,我怎么都是可以的。就是不知道二公子收不收?”

南宫瑾自嘲的一笑,“跟着我可没什么前途,不过,到时候……。这样,我们先把这事做好吧。”

“是。”萧练想了想,又说:“还有一件事。二公子,我听说鞑子来了。我来的路上,好像大同已经准备应战了。”

“你在哪里听说的?”南宫瑾一怔,抬头正色问。

“在高山卫的时候,听到有几个守军在说。说是收到加急文书。”萧练有些担心的问:“会、会打到天成卫吗?”

南宫瑾想了想,笑着说:“我给你开间房,先休息吧,这么多天也累了。”

“不。做我们这行一直是自己找住处。”萧练急忙摇头。

“我连钱都没付,不算雇你吧?”

“二公子怎么没付?都付过很多次了。”萧练又低下头,不好意思的说:“二公子不用再给我钱了,这一路也花不了多少。”

南宫瑾微微笑了笑,“如果你真要跟着我,那也不用再做那行了。不过,我们可以试试怎么不让我身边的人发现你的行踪……。”

萧练突然抬头,兴奋的看着南宫瑾,“二公子说的,可是暗卫?”

“倒不用保护我,只是暗中行事会方便些。你行吗?”南宫瑾神色里带着些考校。

“我、我,我可以的。”萧练激动了,想想又觉得不好意思,“但、但我本事还差些……,八喜就知道我了。”

“谁都是从不好到好的。八喜嘛,既然他贴身跟着我,我也没打算瞒他。他还不错,你们倒是可以试试交个朋友。”南宫瑾笑着说:“如果你真想好了,有件事要你去做,可能会有危险。”

萧练挺起胸膛,一脸的舍我其谁,“二公子请吩咐。”

“去看看,鞑子是不是真来了?如果来了,打到哪里了?”南宫瑾怕他会冒险,嘱咐道:“你沿着来的路再回去,不要出关,只要看是不是有卫所打仗或者调兵。尽快,我在天成卫等你。”

“是。”

“记得不准冒险!我等你消息。明白?”

“萧练明白。”

**********

总兵府里,梁烈接过随从送上的拜帖真的吃惊了,难道南宫这姓氏很普遍?也不是啊,拜帖上明写着‘平阳’,难道平阳南宫氏有好几个叫南宫瑾的?

所以,当南宫瑾见到梁烈时,总觉得他带着一种打量、探究,甚至好笑的神情。

“平阳南宫氏?”梁烈这个问题根本就是明知故问。

“是。”南宫瑾点头,微笑答道。

梁烈仍是看着他,问:“我知道有个叫南宫璞的,是你什么人?”

“家兄。”

“这么说,你是二公子了?”

南宫瑾笑了笑,点头。有些不明白梁烈问这些的原因,难不成是不信自己的身份?这倒是第一次,不过只是例行拜访,不用证明吧?

梁烈仍是打量着。此人从外表上看,是比自己几个儿子长的帅气些。打扮一般,看不出家财万贯的样子,举手投足有些大家风度,只是满脸风霜。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