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螳臂 >第一百二十三章 愁更愁

第一百二十三章 愁更愁

小说:螳臂| 作者:今钤| 类别:都市娱乐

朱儿娘在重症监护室几天后,转到了普通病房。

“娘,你感觉好些了吧?”甄朱儿握着娘的手问道。

朱儿娘却转过头去,不予理睬。甄朱儿觉得娘的手很冷。

“娘,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甄石墩俯下身子问道。

“我想什么,你知道。”朱儿娘说了一句,便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甄朱儿的目光和甄石墩碰到了一起,甄朱儿赶忙低下头。

甄石墩走出了病房,来到医生办公室。

“周主任,我娘到底还能撑多长时间?”甄石墩问道。

周主任摇摇头:“情况不乐观啊。已经昏迷多次,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

“我明白了。”甄石墩转身走了出去。

第二天早上,甄石墩早早带着送饭的保温桶来到甄春桃的病房。甄朱儿在这里陪了一夜的床,正在给娘擦脸。

“哥,你来这么早啊?”甄朱儿问道。

“嗯,今天的早饭你嫂子很早就做好了。”甄石墩答道。

“你说早饭是谁做的?”甄朱儿又问。

“不好意思,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们。”甄石墩放下保温桶,对着门外说道:“竹青,你进来吧。”

孙竹青红着脸从门外走了进来。

“娘,朱儿,我给你们正式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同事孙竹青。”甄石墩一把拉过孙竹青的手,“我昨天向竹青求婚成功了。”

“什么?”甄朱儿大吃一惊,“这太突然了,哥。”

“祝福我们吧。”甄石墩说道。

甄石墩看到娘背过脸去。

“娘,你不同意吗?”甄石墩问道。

娘很长时间不说话。甄石墩转到病床的另一边,看到娘的眼泪打湿了枕头。

甄石墩赶忙从甄朱儿手里接过毛巾,给娘拭泪。

“石墩,你去跟医生说,我要出院回家。”娘说道。

“这怎么能行呢?娘,你还要在这里治疗呢。”甄朱儿说道。

“出院。明天就举办婚礼!”娘坚决地说道。

甄石墩和孙竹青就这样结了婚。

在甄石墩结婚后的第六天,甄春桃闭上了眼睛。临走前,甄春桃拉着甄朱儿的手说道:“朱儿,我没能看见你的婚礼,娘闭不上眼睛啊。”

甄朱儿强忍眼泪:“娘啊,女儿现在懂得娘的心了。”

“女孩子,平平安安一辈子,就是最大的幸福。”朱儿娘说了这句话后,就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操办完娘的后事,甄朱儿决定离开这个令自己爱恨交织的小县城。

“哥,我要走了。”甄朱儿跟甄石墩道别。

“走吧。”甄石墩低着头,不敢看眼前的妹妹。

“哥,我对不住你。”甄朱儿说道。

“妹啊,别说了。是哥考虑得不周全。”甄石墩说道。

“哥。”甄朱儿叫了一声。

甄石墩抬起头来。甄朱儿一把抱住了甄石墩,甄石墩呆住了。

“走吧,走吧。追求你自己的幸福去吧。”甄石墩喃喃说道。

甄朱儿擦擦眼泪,拉起行李箱往车站走去。

甄石墩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甄朱儿的背影消失在小巷尽处。他知道,这可能是兄妹间最后的告别了。

甄朱儿讲到这里,再也讲不下去了。她眼里含着泪,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甄朱儿,我陪你干了这一杯。”程虞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甄朱儿含着泪笑道:“好,我也干了。”

“咱俩来瓶白的?”程虞看看自己的空杯。

“行啊,好久没喝得这么痛快了。那就来一瓶吧。”甄朱儿一扬手说道,“服务员,来瓶二锅头。”

一杯白酒下肚,程虞但觉心里火烧火燎,这些日子的委屈顿时涌上心头。

“还是这白酒,是咱中国人自己的酒。这才有感觉。”程虞放下酒杯,“甄朱儿,你说李白斗酒诗百篇,李白那时候喝得都是什么酒呢?”

“应该不是现在的白酒吧。记得有人在电视里分析武松打虎时喝的酒,说那时的酒度数没有现在的高,所以,武松能连喝十八碗。如果换作现在的高度白酒,恐怕喝了十八碗后就真过不了景阳冈了。武松是宋朝的,李白是唐朝的。唐朝比宋朝早,自然更不会有现在这么高度数的酒了。”甄朱儿给程虞和自己的酒杯又斟满了酒。

“都说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浇愁愁更愁。可是,人们有了愁事,首先想到的还是酒。”程虞端起杯来,“甄朱儿,为什么做一点事就那么难呢?”

“怎么,我们的大记者也遇到难事了?”甄朱儿关切地注视着程虞。

“真的是一言难尽啊。”程虞一口把酒干了。

“既然不好说,那我们就喝酒吧。”甄朱儿也把酒干了,然后又给两个空杯斟上酒。

程虞和甄朱儿边说边喝,没有注意到有人在不远处给他们拍照。

给他们拍照的是阿发和魏老三。

“行了,你看,这张拍的清楚。”魏老三点开手机给阿发看。

“好,咱们先躲远一点,然后给骥哥打电话。”阿发满意地点点头。

“哥,这会儿可要跟骥哥多要点钱,他娘的,家里揭不开锅了。”魏老三沮丧地说道。

“你是没有那发财的命啊。”阿发叹道,“谁让你把所有的家底都投给那个骗子公司呢?”

“别提了,哥。一想起这个列巴公司,我上吊的心都有了。”魏老三说道。

“挺好,哥们。今后你好好跟着我干吧,虽然发不了财,但也饿不死。”阿发说道。

“可咱这活摆不上台面啊,人家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