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园木青青相予欢 >第二百十二章 选择

第二百十二章 选择

小说:园木青青相予欢| 作者:代代代代王| 类别:古装言情

苏木往院子探了探,如此说来,人就站在院子。

她脑筋一转,便朝院子喊,“姑父,姑父。”

声音不算大,可再喊两声,保不齐正屋苏世泽两口子和西屋苏大爷、丁氏都被惊动了。

苏世慧忙道:“木丫头,可莫喊了,人都睡了…”

“没呢!”苏木指了指老两口的屋子,“您瞧,灯还亮着,方才奶让我唤您上堂屋去哩。”

“啊?”苏世慧有些惊讶,“唤我啥事?”

“不晓得,”苏木摇摇头,又冲院子喊道:“姐夫,姐夫。”

吕秀才就站在院子那颗石榴树下,听得苏木一声声唤,他气得牙痒痒,那贼女人啥事儿干不成,借个灯笼,还要搞得满院人都知晓!

他知道,再不出面,那丫头定要将所有人都喊来,只得慢吞吞走过去。

“咋…咋滴啦?”他换了副慈祥面孔,哪里还是方才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苏世慧看了眼丈夫,眼中皆是惧意。

“奶让小姑去一趟,也不晓得啥事儿,您要出门消食,我让双瑞陪着吧!就是门房的小厮。”苏木笑道。

那老婆子让媳妇儿去,该是为着筹钱和娶亲的事儿,否则还有啥?大半夜,偷偷摸摸的,定是这事儿!他方才烦闷的心情一扫而空,欢喜回道:“成,就去!就去!慧娘这么些年没回来,娘是有许多知心话要说。我方走了走,肚子也不撑了,便不麻烦那小哥,就回屋歇息去了。”

说着,又转向苏世慧,一副体贴讨好模样,“只管同娘说,若晚了我便自个儿睡下。”

苏世慧小心翼翼的点点头。

堂屋,不止坐了丁氏,吴氏也在,娘俩守在一块儿,桌上放了茶水。

“娘…”苏世慧进屋,见吴氏也在,心里打起了鼓,她说的那些事儿,老娘是同大房的人说了?糊涂啊!这下,是一个子儿都甭想借了!

吴氏起身,笑着走过来,却是一愣,随即又缓和了脸色,热络将人拉过坐下,沏上一盏茶。

“娘…您寻我啥事儿哩?”

丁氏眼神不太好,方站的远远的,没瞧清,这下到跟前,才见她黄瘦的面上一个斗大的巴掌印子。

“你…你脸上咋回事儿?”她有些激动,险些呛着自个儿。

苏世慧忙捂住脸,低下头,“摔…摔的…”

“是不是那个缺心眼儿的打你了?”丁氏哪里会信是摔的,急得站起身,似要找人算账。可站起来后,脚步却又挪不动了,她…还是顾虑。

“娘,”苏世慧拉住她,眼泪便止不住的流,“我…我没事儿…”

丁氏本就难受,见女儿哭,她再是忍不住。

母女二人抱头哭泣,看得一旁吴氏很是揪心,也觉眼里发酸。

苏木拿着包了冰的帕子进屋,见娘三惨兮兮的样子,只觉无奈。

&n--

bsp;?她于吴氏身旁站了会儿,待母女二人平复下来,才将冰帕子递给苏世慧,“姑,往脸上敷一敷。你脸肿得厉害,若不管不顾,明儿个还要严重,爷定会问你。”

一听苏大爷要问话,苏世慧哪里还敢犹豫,缓缓伸手,将帕子拿过来,敷在脸上。

四人落座,苏世慧捂着脸,低头不语。

吴氏母女相对而坐,面面相觑。丁氏一贯没主张,这会儿正无措。可她知道,大房母女一个不是本家,一个又是小辈,不好出面过问,唯有她做主了。

于是看向苏木,得后者点头,才开口。

“你的事儿,我同你大嫂和木丫头讲了,她二人心善,也能做主帮你。娘没啥能耐,左不过到头来没法子,只有拿家里东西当了给你银子。”

苏世慧抬头,惊愕的看着老娘,那些事儿,怎么能讲出去哩!若闹大了…丈夫、婆婆岂能放过她,还有女儿也要跟着遭殃啊!

她一面害怕,又一面羞愧,不敢看娘俩。

丁氏咬咬牙,问出残忍的话,“慧儿啊!你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娘且问你,吕家,你想待不想?”

“娘什么话?”苏世慧又是一惊,“我嫁去苏家,生了兰姐儿,那就是吕家的人,何来想待不想的话。”

“吕秀才和吕老婆那样待你,你还能受多久,兰姐儿还小,也要跟着你遭罪!”想起吕家人的德行,丁氏就来气。

吴氏接过话茬,“小妹,想与不想,你自个儿做主,娘家人永远站你这方,谁都别想欺了你!不过,这么些年了,你该是瞧的清世态,人若待你好,十年如一日。若待你不好,是日日难耐啊!你不为自个儿想想,也替兰姐儿考虑考虑。”

吴氏一席话,在情在理,说到苏世慧心坎里去了。

吕家,去留,她从未想过,她觉得这样的日子会活一辈子,不见天日的日子。而她的兰姐儿呢?得过到出嫁,还不定能嫁得如意,只怕婆婆为了大房三房,将兰姐儿高价卖给癞子也难说,毕竟出门前,婆婆拿这样的话恐吓过她。

想起这,她便浑身发抖,恐慌不已。

“我…我这辈子是离不了吕家了…娘,大嫂,你们救救兰姐儿吧!”苏世慧呜呜哭起来。

吴氏忙扯出帕子,安慰道:“没有啥是不可能的!小妹,我的身世你该知道,若非我当初鼓足勇气带儿子离开尹家,又岂来今天的好日子。像你大哥那样的好人是少,可不是没有,就算你下半辈子寻不着如意的,你还有兰姐儿,还有两个哥哥,有一群后辈,凄凉不了!人啊!就是要给自己争口气!”

苏木望着神采奕奕的吴氏,特佩服她有这样的见识,也庆幸那会儿日子艰难的时候,来的后娘是个心善且有气度的人。

不甚待见大儿媳的丁氏,也被她这番话撼动。

苏世慧动摇了,也感动了,是啊!她不是一个人,她还有女儿,还有娘家亲人。他们才是最关心、最疼爱她的人,不管是三年未见,还是五年不通讯,都不曾隔断半分情意。

而掩埋在她心里多年的苦楚,也点点回忆起来,缓缓道了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