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江山业 >135.凉朔失守北境贪污现(二)

135.凉朔失守北境贪污现(二)

小说:江山业| 作者:风抵霜| 类别:古装言情

再议其他?萧锦棠眉峰微挑,他怎听不出这是兰卿睿的缓兵之计?在萧锦辉手下苟且偷生的那些日子里,他随未曾详解其中但也曾耳闻过这大周朝廷之上的蝇营纳垢积弊深久。

&nb;&nb;&nb;&nb;这些早已在朝堂之上根深蒂固的世家大族皆手掌要职,但仅凭着俸禄又何以支撑起整个庞大且牵扯甚广的利益网络?这世间任何地方都离不开金钱,无论前朝后宫还是民间,只有拿了钱人才会办事。在帝国光鲜辉煌的表面下,谁也不知其中有多少见不得人的暗隙。

&nb;&nb;&nb;&nb;宣政殿上暗流涌动,列于武官之次首的楚麟城则满面八风不动。萧锦棠的目光掠过他的脸,却觉着他是否有些太过沉得住气了些。此事虽说是石简贪污在先,但凉朔关失守却是镇国公的失职。国门被破,楚凌云无论如何也会被扣上一个治军不严战略失策的帽子。但见楚麟城神色依旧如常,萧锦棠亦不好多说,只得暂时静观其变。

&nb;&nb;&nb;&nb;“贪污一事干系重大,镇国公尚在北境率镇朔军将士守疆卫土,如若不加紧查案给天下一个交代,恐令北境百姓将士心寒。孤认为查案一事不可延拖,须尽快进行。”

&nb;&nb;&nb;&nb;萧锦棠一面说着一面看向了楚麟城。阶陛之下的穆钰闻言微微抬眼瞥了眼萧锦棠,恰巧正见萧锦棠向楚麟城看去。见此情形,穆钰心下顿生狐疑。自那日龙图禁卫事变后,朝中上下谁人不知新帝意欲与楚氏交好,且此事已牵涉了定国大长公主。虽定国大长公主尚未明确表态,但萧锦棠意拥楚氏为帝党之心昭然若揭。

&nb;&nb;&nb;&nb;且凉朔关乃为大周边防要塞,是大周北境平原的门户。楚氏世代镇守于此以防外族侵扰,而凉朔关后的城池皆是楚氏族人寸土寸血拼守下来,此次骤然失守无异于是给楚氏百年将门荣光上留下一笔抹不去的污迹。照理来说,此时的楚麟城和萧锦棠已该是急的七窍生烟。

&nb;&nb;&nb;&nb;毕竟一个家门受辱一个欲拥败军之族为帝党的新皇搭配在一块儿委实像两个快要淹死的人,而两个快要淹死的人放在一块只能死的更快。只要有心在此事上大做文章,楚氏一族定然会大伤元气。但出人意料的是,萧锦棠与楚麟城闻讯后倒都是面色平静。穆钰心下觉着委实太过蹊跷,他自己也曾于觋山防线任过近十年守将,凉朔关后天险相依,就算因军粮延缓减少凉朔关的驻军拉近防线,但这天险雄关哪儿是能说破就能破的?

&nb;&nb;&nb;&nb;此事绝不是如面上这般简单,穆钰心念急转,现如今北燕于大周战事初定,北燕折了一王一将,而大周这边也折了一个顾振棠。照理来说皆是元气互损需要暂缓生息,且今年北地寒灾,想必北燕那边更不好过。若是出兵抢粮是绝不会往凉朔关上撞的。思至此处,穆钰陡然惊觉方才斥候来报说是北燕天狼骑所破凉朔关

&nb;&nb;&nb;&nb;天狼骑?天狼骑的兵主不是北燕的二皇子么?北燕骤派皇子亲兵攻凉朔,而带兵之人却不是耶律引岳或是其他人?而如果仅仅只是天狼骑,又怎破的了驻兵十万还有天险相衬的凉朔关?穆钰眉峰紧皱,他忽的生出一个令人心惊的猜测,如果说楚氏是兵行险招故意拱手让凉朔想于军粮一事大做文章呢?

&nb;&nb;&nb;&nb;北燕东周战乱初定,北燕又怎会冒险再攻凉朔关?这其中究竟有何内幕?

&nb;&nb;&nb;&nb;凉朔失守事关重大,如果楚氏以此事逼迫细查下去,那其中会牵扯进多少世家派系?难道楚氏竟动了以一关失守之由逼着朝廷将这些士族连根拔起以平民怨的想法?

&nb;&nb;&nb;&nb;就在穆钰暗下思忖之时,兰卿睿也注意到萧锦棠和楚麟城反常的平静。他心中早已明白,萧锦棠从不是一个可以任人掌控的傀儡皇帝,他久居深宫在朝廷之上无根基羽翼,于此便陪着自己的顾命之臣们演一出装傻充愣,若不是明毓长公主意外为叶素痕所掳,想来萧锦棠如今亦是不动声色的暗自蛰伏。

&nb;&nb;&nb;&nb;如今萧锦棠已与楚氏联盟,而凉朔关失守一事又来的骤然蹊跷。那若是任由其发展羽翼,想来兰氏不多时便会为楚氏所越。届时无人能制的住羽翼已丰的皇帝,思至此处,兰卿睿略略敛眸,执芴揖身道:“陛下忧国忧民,心怀天下,实为我大周之幸。臣身为太师,即刻便遣人调查军粮贻误一事,务必最快给陛下,给天下一个交代。”

&nb;&nb;&nb;&nb;“贻误是一事,贪污又是一事。镇国公来的密折上分明还写了六十万石的军粮只到了五十万石的粮。整整十万石的粮难不成还能凭空消失不成?”萧锦棠冷冷开口,语调似有隐怒:“难不成路上的折耗能有十万石不成?”

&nb;&nb;&nb;&nb;众臣闻声皆齐刷刷的跪下道陛下息怒,但眼神却都往兰卿睿身上看。大周朝廷贪墨横行已不是一日两日之事,这宣政殿之上除却几名非兰党的清流,又有谁敢说自己手上是干净的?便是楚氏一族,也敢说手上是干净的么?兰卿睿心知萧锦棠是想顺着这条线细查最终拉下石简,但如今楚氏治军不严失守凉朔应是自顾不暇,而萧锦棠在朝之上又无他人,委实心有余而力不足。

&nb;&nb;&nb;&nb;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罢了。思至此处,兰卿睿心念一转正欲出言安抚萧锦棠,却不想珠帘凤座之上的穆太后忽的开口道:“皇帝勿要动怒,古语有言万事无定论,若仅凭镇国公一纸急折便急着给人定罪岂不是太过武断?依哀家来看,还是等兰太师调明清楚后再议也不迟。”

&nb;&nb;&nb;&nb;萧锦棠微微侧目看向龙椅之侧的凤座,心道穆太后果真是捺不住性子的人。这朝堂之上谁都没说此事如何解决,她自个儿就此地无银三百两似的先跳出来给石简认了罪。兰卿睿闻言心下亦是冷哼一声,道这穆太后果真还是如此愚钝不堪。兰卿睿正欲顺着穆太后的话头将之吹捧一番将此事揭过,却不想穆钰忽的揖礼出列,声声朗肃。

&nb;&nb;&nb;&nb;“方才陛下说军粮贻误是一事,贪污又是一事,那这凉朔关失守可不也是一事?如今臣虽驻守临阳,但也曾在觋山城任驻守统军十年。凉朔关乃我大周北境之门户,若是凉朔关失守,则北境城池百姓尽数暴露于北燕铁蹄之下。镇国公密折上说因军粮贻误才缩短防线减少粮耗,既如初策定防守之略,那镇国公想必心知缩短防线可能带来的后果。如今凉朔关失守,可是镇国公定略不当?”

&nb;&nb;&nb;&nb;“这”兰卿睿话至喉头却被穆钰的骤然出言给硬生生的给哽了回去。但转念一想,穆钰此言却正正言中了凉朔关失守一事的蹊跷之处。兰卿睿与楚凌云一同出朝入仕,自是最明白楚凌云的为人与心性。楚凌云恪守楚氏家训,以维护萧氏江山与北境安定为要责。依他的性子来看,要破凉朔关除非是楚凌云战死于关前,否则北燕人绝不可能越过在他活着的时候打进凉朔关内

&nb;&nb;&nb;&nb;难道是楚凌云故意为之?兰卿睿忽的涌生出和穆钰一样的想法。难道楚凌云想用以凉朔关失守之名义来给兰穆联盟施压?但此行如此冒险,几近堪称引狼入室。如果稍有差池则是两国再战。楚氏作为大周的守护之军,当是为萧氏江山尽忠,楚氏忠的是国而不是君。若如此行事,楚氏尽忠的对象岂不是成了萧锦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