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江山业 >117.将计行连环借刀斩引岳

117.将计行连环借刀斩引岳

小说:江山业| 作者:风抵霜| 类别:古装言情

此时无人可知耶律引铮心底的所思所想。一旁负责整理仓库的怔然看着自己的兵主,竟是愣住了。北燕是逐水草而居的游牧之族,最严苛的环境自然造就出最彪悍的战士,故而因战被灭族的部族不在少数。在大部分的北燕人思维里,这就是草原之上常见的物竞天择。弱者注定会被强者所灭,这是天经地义的。强者委实不必因为弱者的覆灭而感伤,毕竟没有狼在吃羊之前会对羊表示默哀。

耶律引铮敛下眸子,他忽的觉着自己有些变了。他不明白自己是真心愧对无辜的生命还是做出猫哭耗子般的伪善来安抚自己内心以掩饰对权欲贪婪的渴望。但耶律引铮知道,在那日苏对自己行下对大汗的礼节的那一刻,很多事他便再也不能如常相待。或者说,是自己决定先发制人诛杀耶律引岳时便再也无法回到从前。从布局的那一刻开始,他便不是单纯的天狼骑兵主,而是草原之皇的竞争者。

凛冽如刀的风从他面上刮过,耶律引铮微微侧首,抬眼间却见一旁负责整理仓库的战士正看着自己,面上带着掩不住的惊愕之情。那战士见耶律引铮正在看他,心想自己这么发愣怕是要被兵主呵斥玩忽职守。可耶律引铮反常的没有训斥他的愣神,他听得草原的狼主的声音清晰且坚定:“来人。”

“兵主。”他慌忙行至耶律引铮身侧听候兵主的命令。耶律引铮看着面前垂首的战士,战麾之下的手却是不动声色的握紧了拳。

“你带三百名未参战的士兵,将搜出来的镇朔军废弃衣物给这些图赫部的男人们换上。换好后全都随意的丢在凉朔关外伪造战场。”耶律引铮的声音清晰且冰冽,字字沉硬如铁。

那战士闻令一愣,半晌后才迟疑开口道:“可……可是兵主,这人身上的血迹都冻上了,战场之上不见血迹,委实太过怪异了些。”

“无妨,你做完一切之后回来复命。”耶律引铮说罢便往校场走去,那天狼骑的战士虽不解耶律引铮用意,但这是兵主之令,他自是不会质疑违抗。耶律引铮方一转身,他便吆喝着战友给那些尸体罩上镇朔军的衣物。耶律引铮听着身后忙碌的吆喝声,心知胜算已有五成。

耶律引岳不是傻子,东周的镇朔军更不是。耶律引岳若率军来围堵天狼骑,必会派出斥候侦查凉朔关附近,若是没有血迹的突兀尸体被发现,那烈虎骑的斥候必然会携尸回禀耶律引岳。但在这凉朔原上,除却耶律引岳的斥候,还有东周人的斥候。

耶律引岳发觉尸体有异必然心知图赫部已为自己所灭故而会立刻退兵,而此时自己派去佯攻朔州城的兵已将东周围军引至凉朔关附近,彼时侦测凉朔关附近的东周斥候定会告知围军耶律引岳之军所在之处。自己入关之后,不防不攻,一动便同时突袭双城。在东周人眼里,自己这么做定是有十成全身而退的把握。那此时来凉朔原的烈虎骑定是自己的援军。

自己在这凉朔关虚耗了一日,在他们眼里定是粮断水绝的笼中困兽。且自己正同寰州守军交战,在他们看来,天狼骑已被双向牵制。而自己唯一的生路便是耶律引岳的援军,若想覆灭天狼骑,则必断其后。他们必会先行突袭欲行撤退军心大乱的烈虎骑。但烈虎骑也不会引颈受戮,无论是矛阵冲锋还是弓箭,镇朔军都会替天狼骑抵过这最凶猛的一轮反击。

届时天狼骑回撤,弃关正面自阵型大乱的烈虎骑突围而出。若是阵斩耶律引岳,烈虎骑定会因兵主阵亡而成为一盘散沙,存亡之际,大部分的北燕战士必会归顺天狼骑,听从自己的命令放弃辎重全力突围而去。

北风又起,但此次风中除却淡而冷凝的血腥兵戈之气还有更为馥郁香醇的奶香。耶律引铮蓦地闻到奶茶的气味,紧绷一日一夜的思绪不知觉间松和了些。奶茶温暖的气息勾起了进食的本能,耶律引铮只觉腹中饥鸣一声,此时方知自己已是饥肠辘辘。他看向身侧。原是他思绪翻转间已是到了校场。

校场之内堆放着那日苏自图赫部劫掠而来的粮食,疲累的战士们正坐在校场边上喝着雪水煮成的奶茶。咸香醇厚的奶茶和肉干极大的补充了他们的体力。那日苏方才率兵而归,此时正在清点劫掠而来的粮食数量未曾休息,他见着耶律引铮来了,忙自铜锅里舀起一碗奶茶拿着撕好的肉干端至耶律引铮身侧。

“兵主,您喝些奶茶吧。不出您所料,这图赫部果真驻扎在囚月沼泽。他们定是一早便在囚月沼泽驻扎了,带的粮食足够三千余人吃上半个多月。而且您看,他们竟然还带着奶冰,这可真够奢侈的,光奶茶都够咱们喝好几天呢。”

“你做的很好。”耶律引铮一面接过滚烫的奶茶啜饮了一口一面道。滚烫咸香的奶茶瞬间温暖了他的四肢百骸,他只觉自己仿若浸没在一池温水中,连带着紧绷到麻木的神经都舒张开来享受这份战地难得的恩赐。饥饿令耶律引铮不顾形象的吃起来,但待到这份可称奢侈的早餐下肚,耶律引铮才发觉那日苏一直站在他跟前并未离去。

耶律引铮下意识的想抬手摸摸那日苏的额发,然后像是朋友或者兄弟一般搂过他夸赞他的战功。但他敏锐的发现,那日苏并不似以前一般兴奋的向他邀功,反倒是沉默的看着他。

耶律引铮定定的看着眼前初初长成的男人,终是用力的拥住他,大声夸赞道:“你是个优秀的战士,不,你已是个优秀的将领了。你做的很好。”

这就是将领的感受么?那日苏闭上眼,只觉胸口沉闷不堪。耶律引铮笑着拍着自己的背,但自己分明觉着耶律引铮更像是紧绷到极限的弓弦亦或者是埋伏良久正欲扑击的狼,他猛力的拍打着自己,但他也在颤抖。那日苏心想这大概就是将领吧,即使自己心中也是不安,却依旧运筹帷幄的扛住所有的压力。

思至此处,那日苏忽的大笑着回拥住耶律引铮,他们的笑声感染了更多的战士,连带喝着奶茶都似在饮得胜酒一般谈笑推杯换盏。耶律引铮看着那日苏的目光欣慰且感怀,大笑声中,他低声道:“你赶紧带人去休息,再过半个时辰,我负责佯攻寰州城。”

那日苏明了的点了点头旋即转身招呼着方才参与过囚月奇袭的战士们赶紧休息。耶律引铮深吸了一口气,大步向凉朔关的关门走去。天光大亮,如今已是巳时一刻。

还有半个时辰,佯攻朔州城的天狼骑便要开始撤军引兵凉朔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