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江山业 >80.踏流月殿上锦月述实情

80.踏流月殿上锦月述实情

小说:江山业| 作者:风抵霜| 类别:古装言情

“……定国大长公主殿下思虑周全,是臣等愚见了。”兰卿睿心下长叹,懊恼之余一时却也不知要以何种理由将楚麟城革职。且现在楚凌云即将重返凉朔,北疆离玉京路远天遥,自己鞭长莫及。而庙堂之上还有楚麟城,父子俩一内一外,这让自己如何是好?

兰卿睿只觉自己一个头两个大。他看了眼那坐在定国大长公主身侧的穆太后,心下更是无名火起。本来今日自己只肖跪倒在太清殿门前请萧锦棠将楚麟城革职,就算萧锦棠有意包庇楚氏兄妹,那也难堵朝堂众臣悠悠之口。届时自己发动门生集体弹劾,楚麟城必在这玉京城中待不下去。一切都是天赐良机,怎奈何被一个任性行事的妇道人家给搅了局。

“太师言重了,明毓身为一国长公主,太师为此心忧亦是人之常情。”定国大长公主一面说着一面呷了口茶。福禄作为服侍过三朝帝王的老人,自是再熟悉不过定国大长公主的一言一止。他侧目看了看萧锦棠,见少年帝王未有反感之色后上前高呼——

“宣明毓长公主进殿——”

宣召之声于宫中层层迢第,不一会儿,潜龙水榭下又响起车辙辘辘。步云阶下传来微微的嘈乱之声,守在门外的寿康见了,忙躬身快步进殿肃拜道:“启禀陛下,明毓长公主请见——”

萧锦棠闻言不自觉的以拇指指甲掐了一下食指,微弱的痛楚令他清醒。一反常态的,他竟第一次在朝臣面前坐直了身子。他抬眼平视,一双浓翠的瞳似有碧色荧荧,他学着方才定国大长公主的姿势微微抬了抬手:“宣。”

兰卿睿看着坐直了身子的萧锦棠,虽明知他是照着定国大长公主有样学样,但不知为何,他只觉萧锦棠变了。那个小皇帝不再是单纯坐在皇座之上任人摆布的牵丝偶,而是他生出了脊梁,挺起了胸膛,真真正正的成为了一个人。

金铃声声如脆冰落玉盘。兰卿睿思绪骤断,侧目一瞥却见殿外一片明朗流月。少女拥着轻纱大袖缓步而来,皎月明灯下,她身侧似环笼着一层流光银烟。

纵然年纪尚轻,但兰卿睿仍不可否认萧锦月丽质天成。雪肤乌发碧瞳,形容纤巧,眉似飞羽,目含春山。她若长成,定是倾绝天下的美人。恍然间,兰卿睿想起先帝俪嫔的传闻。萧锦月年纪尚幼便能见天姿,可想而知其母当年该是如何风华。

萧锦月发觉了兰卿睿正在打量自己,她眸光在殿内众人身上迅速流转一圈,上前盈盈肃拜,声线却是微颤:“锦月参见皇兄、母后、定国皇姑奶奶。”

“皇妹免礼,赐座。”萧锦棠忙令妹妹平身,萧锦月谢礼后起身环视四周,柔婉一笑,却是有泪盈于睫:“本宫见过诸位大人。”

“不必多礼,明毓吓坏了罢?快到皇姑奶奶这儿来。”定国大长公主对萧锦月的表现甚是满意。即便是为歹人所掳,身为公主,亦不可在外跟前落仪失态。她对萧锦月招了招手,面色慈和:“明毓莫怕,跟你皇兄和皇姑奶奶说说,你可记得你是被谁掳走了?”

萧锦月行至定国大长公主跟前后又福了一礼,眸光颤颤间似泫然欲泣:“明毓今日不过是跟临晚殿的宫娥们寻常捉迷藏嬉戏,躲进临晚后殿的假山洞里时,不曾想里面竟有一个侍卫在里面疼的打滚。明毓一时好奇便上前查看,却见那侍卫竟是前殿的周侍卫!但明毓方才还见着周侍卫在前庭还帮着宫人扫洒,明毓心头疑惑之际,那侍卫却突然起身打晕了明毓。”

萧锦棠听得妹妹被打晕,心下登时急了起来,忙问道:“那歹人可伤着你哪儿了?”

萧锦月微微摇了摇头,柔声道:“皇兄不必担忧,锦月未曾受伤。”

话至此处,萧锦月却又想起那歹人除却将她打晕之外便再无伤害举动。反倒是自己受了惊吓,生怕这歹人是混入宫中欲加害皇兄的刺客,反倒是给了他一刀。她看向萧锦棠,心下百感交集。她既庆幸自己还能得见兄长,却又深恨自己身为深宫女子手中无力不能帮扶兄长一二。她见萧锦棠的眸中是掩不住的焦虑和疲倦,犹恍然想起他们在棠棣阁朝不保夕时,兄长亦是这般眼神。

若东宫是狼窝,那好容易杀了萧锦辉以为能逃出那无间地狱,却不想又迈入了朝堂的虎穴。且看太清殿这阵仗,定是因自己为歹人所掳,群臣又来为兄长施压。萧锦月虽不知朝堂之事,但见跪在殿外的楚清和及面色不佳的楚麟城,心中亦是明白一二,定是兄长同楚氏兄妹结谊才招致群臣如此作为。

她伸出手握住了萧锦棠的手,掌心暖流交互,无声的安抚了萧锦棠:“再醒来之时,明毓已在临晚殿小厨房外出采买的马车上。那歹人再开门时,竟是打扮成一个采买太监的模样。不知为何,他……好像受了伤,把锦月和马车丢在了柳浪湾,自己……飞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