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江山业 >62.末路穷途素痕遇揽月

62.末路穷途素痕遇揽月

小说:江山业| 作者:风抵霜| 类别:古装言情

楚清和走后,巡防营迅速集结搜城。而倒在柳林里的叶素痕终于自伤痛之中缓了过来。趁着平康坊人多眼杂,他抓乱了自己的头发将自己扮作一个乞丐仓皇逃进楼坊夹角的暗巷。这里污水横溢,他倚在墙畔一身脏污如过街老鼠。见驿道之外巡防营的人陡然增多,叶素痕心想当是那东周少帝派人来找自己那宝贝妹妹,还好自己没跟那疯子公主硬碰硬。不然他俩尸体躺一块儿,那他叶素痕一世英明可就完了。

想他广寒公子最后跟一个小疯子公主同归于尽,传出去岂不是笑掉天下人的大牙?叶素痕心底暗自庆幸,却想了想若是自己于此伤重不治跟耗子一般死在暗巷里委实也不太体面。

叶素痕望着天,见那日头渐渐将玉京的天际晕成沉郁的暮红。玉京比之西魏帝都金庭城要靠北许多,因此初夏时节,玉京的黄昏极长,同海那头的西疆一般。自回归西魏之后,叶素痕再未见过如此漫长的黄昏。若他此次是来东周出游,那大可登上起云台上的杳云阁独赏垂暮山河之景。只可惜他虎落平阳,也不知自己拖着这身伤还能不能活到第二天早上。

天际渐沉,叶素痕的意识也有些飘忽起来。过多的失血令他感到寒冷与无力,但思绪却轻盈的欲逐天际。他呼了口气,似身子也轻了不少,就连疼痛也似被麻木。多年于生死间游走的经验告诉叶素痕,自己可能真的快死了,上一次有这种感觉的时候,还是他幼年被人贩贩去西疆月宫之时的事儿。

那时他不过三四岁的年纪,正是初初开始记事的时候。但他连父皇的模样还没记清,自己的父皇便因伤情沉了海。父皇沉海殉情的消息方才传来,他还没被宫人带上孝,便见燎天业火烧毁了自己的宫殿,无数的军人如潮水般涌入宫中说自己是不详的妖女所留下的妖孽要将之斩草除根。可昭华殿那么大,混乱中他被人抱着逃出了西魏皇宫。而那一夜亦是他第一次看见宫外街坊闹市,不过只看了几眼,他便被人打昏塞进了笼子,再醒来时,他已被送上了去往西疆的柳叶长船上。

每天都有孩子熬不过风浪和黑暗死去,叶素痕看着他们被丢进海里喂鱼。咬紧了牙熬过了在铁笼中上吐下泻的日子。他终于上了岸,到了西疆。

月宫作为西疆最神秘强大的杀手组织,每年都会去奴隶贩子哪儿挑选骨骼清奇的小孩送进月宫进行训练。叶素痕很幸运的被流影圣女挑中,以一锭银子的价格让他脱离了作为的命运。最初的时候,他很敬爱那个与绝望中救赎自己的少女流影,她将珍馐美味和锦衣华服赠与孩子们,并告诉他们她从今日开始就是他们的母亲。

流影有着一头银灰色的长发和一双灰色的瞳,她总是带着莫测又混沌的甜美笑意看着自己,神秘的像是黎明之前未散的雾霭。她习惯用珠链将额发束起,并在鬓边戴上一朵新鲜的红玫瑰。她的嗓音甜美如同夜莺,会唱婉转悠扬的西疆曲调哄这孩子们入睡。

在叶素痕寻回最初的记忆之时,他永远都会记得那个灰发灰眸鬓边一朵鲜艳玫瑰的少女。

这幻境一般的日子持续了三个月,直到有一日流影告诉他们,在月宫即将进行一个名为“播种”的仪式。她将她所谓孩子们每十人分为一组,交授他们武艺的同时亦给他们服用一种名为阿芙蓉的金黄色蜜膏。那蜜膏香甜如蜜酒,是上好的伤药,只是点上一点在伤口之上便能止疼。若将其燃烧吸入,则人可忘却一切苦痛烦恼,飘然欲仙。

她说这是她对苦难之人的馈赠,那时的叶素痕觉得进入月宫遇见流影就是对自己命运的馈赠。只是他还不知,命运所有的馈赠背后都会明码标价。

阿芙蓉是灵丹妙药没错,但若是十五日不吸入阿芙蓉,则会受万蚁噬心之苦。据月宫的传说,阿芙蓉的意思是浓郁沉艳的死亡之花。它们最喜欢扎根腐尸汲取养分,而断药之痛就仿佛是死亡之花自自己身体内部生根发芽最后钻出颅脑开出一朵花。

当“播种”进行三年后,当他们都习惯了嗅着阿芙蓉的甜香的味道入睡的时候。流影忽然就不再给他们这种神一般的药膏了。十五日后,药效以摧枯拉朽之势发作,剧烈的疼痛自身体内部炸开,很多孩子会因熬不住断药之痛以各种方式自尽。但撑过五日的孩子则会被流影赐予更多的阿芙蓉膏。

又三年之后,叶素痕十一岁。月宫的流月圣女会将他们带到西疆的雅兰图沙漠,只给他们一把刀跟一袋水和一张地图,举行一个名叫“放野”的仪式。

叶素痕茫然了,这是他从痛苦中解脱出来之后第一次没看见流影温柔的坐在自己身边。但流月圣女告诉他,流影就在雅兰图大漠中的某个绿洲里。叶素痕得到了一把匕首和一袋水,这是他唯一能找到流影的方式。他不知道是,他们从“播种”下活着的孩子都会被一个个渐次的从不同的地方进入沙漠,然后找到地图上标注的绿洲。

他们还不知道这次的寻找是多么残酷,只有等到水尽之时,人饥渴难耐之际,他们才会迸发出求生的本能。沙漠之中,白日气温可将人生生烤死,而夜晚却寒冷的滴水成冰。这群被放野的孩子需要不择手段的熬过最残酷的环境活着找到绿洲。雅兰图沙漠上毒蛇毒虫横行,它们是食物亦是索命的厉鬼。若是遇到同伴,他们亦可能是敌人,人在极度饥渴的环境之下,同类的血和肉就是最好的补给。

饥渴毒物和极端的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