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江山业 >40.麟城复职面圣遇兰相

40.麟城复职面圣遇兰相

小说:江山业| 作者:风抵霜| 类别:古装言情

三人袒心相聊,不知觉已到后半夜。待到帝宫之外宫人昏昏欲睡,二人又偷偷自窗外翻出,遁夜而去。但楚氏兄妹不知道的是,在他们走后,萧锦棠看着那扇半掩着的窗户心绪纷杂,他翻来覆去不得入眠,似一闭眼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女孩的气息像是阳光,无声之间点燃了他。

友情对于常人或许不过唾手可得,但身为帝王孤家寡人……这份感情奢侈令人不敢置信,美好的仿佛只配做心中的愿景。萧锦棠想着搭在他肩上的臂膀,拥住他的少女,但心底却无声的挣扎不愿相信。这是在皇家,他出身在皇家……他怎能去信他人?

拥有江山,必然会失去一些东西,比如感情。在绝对的利益面前,亲情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更何况友情了,这些浅显易懂的道理分明是他知事儿以来学到的第一课。

萧锦棠闭上了眼,倚在窗边,夜风拂入寝殿浸凉若水。再睁眼时他望向远方,灯火自太清殿下一路蔓延至外,像是昏黄色的星海。这万家灯火就是楚麟城所说的天下么?萧锦棠不得而知,他极目远眺,伸出手想去抓住那些流动的光雾。昏黄的星火落在他坚定若铁的眼底像是跃动的火苗。

萧锦棠清楚的明白,他不能退却,他的身后从无退路。自他看着俪姬的尸体垂坠在棠棣阁的房梁上时,就已知此生只有向前再无退路。但若生退意,便是万劫不复。

一夜很快过去,这晚上一闹腾,第二日萧锦棠自是精神不济,在兰卿睿的早课上昏昏欲睡,气的兰卿睿直扶额叹气。

帝师不是个好担当的活儿,皇帝金尊玉贵,只能说教不得打骂,且说教也得言辞婉转,开口闭口江山社稷家国天下以励帝王雄心。便是皇子读书不用功,先生处罚皇子也只得是处罚皇子伴读,令其代主受过,也让年幼的皇子明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可萧锦棠的伴读是谁?一个是威名赫赫的禁军统领楚家少帅,一个是镇国公夫妇疼成眼珠子的先帝亲封的麟懿郡主。这借给兰卿睿十个胆子也不敢去打这二位主儿,他是知晓楚凌云的脾性的,虽然现在已是不惑之年,但谁动他的宝贝儿女,这怕是要同二十年前一般提着枪当街打人。

兰卿睿心底也愁,楚氏兄妹进宫虽受制于太后,但他可怎么也没想到穆太后竟打了楚麟城的板子,听这消息时,他几乎吓得筷子都掉了,后又听闻是萧锦棠为讨穆太后欢心下的令,更是对自己这个学生愁上加愁。

他虽欲大权独揽,但也不希望萧锦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草包。他需要的是萧锦棠的信任以保兰氏门楣不被撼动。君臣联合,那楚氏便不得翻身。但现在瞧来,萧锦棠真是个孩子心性,谁对他好他便听谁的话,穆太后宠着他,那他便为穆太后因一只畜生打有功之臣的板子。如此不明是非任性妄为,那这实际上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便是穆家。兰卿睿思至此处,更是痛心疾首,没想到自己打压楚氏的手段,却给穆氏做了嫁衣裳。

可再痛心疾首也无甚于事,他现在只能同穆氏联合。若能拉拢萧锦棠,那放弃穆氏倒也无所谓。可不曾想的是,初阳节三日休沐一过,兰卿睿便再不想进御书房。

六月初一为大周初阳节,依国律全国休沐三日。正巧楚麟城受了刑不便走动,趁着初阳节便呆在侧房整整三日没挪窝。萧锦棠又打着初阳佳节的名义特命御膳房给这位禁军统领好吃好喝的供着,而另一方楚清和也将自己的小灶开在了楚麟城这儿。楚麟城就在这侧房里当了几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爷。

说来奇怪,这几日楚清和给楚麟城送的食物都是偏清淡的,而御膳房送来的绝大多数都是观之乖巧闻之香甜的小点。午后傍晚,还带加餐,例如宫外少见的鲜花牛乳冰碗,莲子马蹄百合饮。

楚麟城一边嚼着新送来的槐玉紫霞糕一面啜了口蜂蜜梨藕汁,在感叹在这宫中偷得闲暇塞神仙时却又知萧锦棠是铁了心想拉拢自己——

萧锦棠仅仅只凭着自己的片面之词,连自己口味清淡喜甜喜花果都料到了。楚清和的小灶是由萧锦棠拨下的厨子所做,所用材料定是经过萧锦棠吩咐。也不知萧锦棠在这宫中是否还有眼线,连自己这些小癖好都了解的一清二楚。

其实萧锦棠并没有调查过楚麟城的喜好,他只是想着那夜御膳房里那么多点心,为何楚麟城单单就打包了玫瑰雪耳冻和阳春白雪糕?这二者皆以花入馔较之其他甜腻或鲜咸的点心清淡不少。萧锦棠便这么推断着也就这么吩咐了下去。没想到还误打误撞的寻中了楚麟城的口味。

在这侧房呆了三日,再如此好吃懒做下去怕是又要惹人口舌。楚麟城瞧着日头算着小皇帝应该下了早课,擦好了嘴便去了上书房觐见请求复职。

可不曾想的是,他前脚刚踏进御书房的门槛,还未来得及遣人通报便见着兰卿睿沉着一张堪比锅底的脸自里面走出来。

见兰卿睿边走边叹气的样,楚麟城断定萧锦棠今儿定是又装了傻。可萧锦棠装傻已成习惯,初来御书房之时,兰卿睿也没见这么气的啊。能气的兰卿睿七窍生烟,莫不是楚清和这个御前女侍做了什么事儿?

兰卿睿也注意到站在门口的楚麟城,楚麟城见兰卿睿窝着火星儿的眼睛只觉右眼皮子没由来的一跳。

“末将见过太师。”楚麟城硬着头皮向兰卿睿问过礼。依着兰卿睿的脾性,便是心下再为窝火也不会失了礼数。可他仅仅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