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江山业 >36.太清殿内君臣对峙初立威

36.太清殿内君臣对峙初立威

小说:江山业| 作者:风抵霜| 类别:古装言情

少年声色冷冽如冰,声量虽弱却隐含凛然不可侵。光影摇曳间将他单薄的身形拉扯的像风中的竹,竹叶虽随风而舞,但劲节风骨却是宁折不屈。虽着中衣长衫,但亦威仪具足。

殿外声势浩大,火光跃动如昼。他一袭单衣形单影薄伫立殿前。但此时无人再敢多言,铁甲铿然间,殿外龙图卫次第持炬垂首屈膝半跪。洒金纱幔光影婆娑,楚清和看着萧锦棠的背影,忽的觉得挡在他们身前的少年是在颤抖。他半背对着他们,透过背光隐约可见他紧抿成线的唇。他还是个少年啊,五官轮廓还带着些稚气。楚清和遥遥的看着少年,只觉他面如铁铸,殿外火光如钢水一般为他浇铸上这层铁面。

“方才太清殿外有可疑人等,末将心忧陛下安危,担心歹人刺驾,故此率军护驾。”来者声色温润,语调不疾不徐,说像是军中儒将,倒不如说像个谦和温润的君子书生。人未到声先至,不过瞬间,殿外除却火把燃烧的声音便只余肃静。男人缓步而入,青缎流光纱帽坠缨,这分明是个内监的打扮,可无人觉得他像个内监,那丝缎长袍穿在他身上更像是铁甲,他所经之处军士皆以枪杵地以示尊敬。

“什么歹人刺客?”萧锦棠冷哼一声,戏谑道:“原来孤的太清殿是这么容易被潜入的?孤怎么觉着,这太清殿热闹的像个菜市口呢?”

“这宫城之中统共有两千龙图卫精锐,难道他们都没长眼睛不成?难道非要等着刺客进了太清殿拿刀搁孤脖子上你们才来护驾?”萧锦棠说着顿了顿,一字一句仿若霜吻刀锋:“还是孤就是易将军手中的一个饵?易将军既受母后之命护卫于潜龙水榭,那为何不是尽心尽力防范于外,而是等着什么没见着影子的歹人刺客进来了才带人放马后炮?”

“…这是…穆太后竟私调龙图卫进宫?”楚清和只觉呼吸一窒,她不可置信的看向楚麟城,却被楚麟城轻轻捂住了嘴。

楚麟城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妹妹不要出声儿。楚清和看着兄长的眼睛,顿时明白楚麟城的想法与自己并无一二。龙图卫进宫驻守就等同于穆太后的私兵,穆氏将精锐尽数派进宫中且不报备禁军,难不成他们是打算逼宫?

“陛下息怒!”易子凛忙屈膝半跪,但语调依旧不疾不徐:“还请陛下恕末将无能,但若刺客真混入宫中,陛下有任何闪失末将都万死难赎其咎!”

萧锦棠略略眯眼,那双浓翠的瞳在火光下更显妖异:“无能就是你的理由?所以你就让你龙图卫的兵士强行破门闯殿?”他的声调陡然拔高,甚至隐带嘶吼,像一只被逼困在角落里的斗兽:“易子凛!你说!藐视皇权,该当何罪?!”

纵然易子凛有穆太后撑腰,但此时穆太后心病复发只得在凤临阁静养亦不得出援。萧锦棠脾气乖戾性子喜怒无常是整个宫里人尽皆知的,或许是这位小皇帝早年太苦了些,骤登帝位便忘乎所以为所欲为。但无论如何,穆太后是乐见其成的。她需要的就是这么一个不知世事的少年,脾气好坏无所谓,只要能被她所掌控,什么都无所谓——

就算是今日他要降罪于易子凛,穆太后也就顶多帮他说个情。自这位皇帝登基以来,再荒诞无礼的要求,穆太后都会应允。她想要的不仅仅是现在萧锦棠无条件的依附自己,她要的是溺杀,最上等的谋杀,是诛心。

思至此处,易子凛心中忽的没了底儿。见萧锦棠面似寒铁,他只感觉后背浸凉如霜雪压脊。火把噼噼啪啪的燃烧着,一滴冷汗不受控制的自他后背渗出:“启禀陛下,末将是出于对陛下、太后娘娘的安危考虑,才不得已如此兴师动众。”

“不得已?这便是你擅闯太清殿的理由?”萧锦棠上前一步,下颌微抬,眸间戾气横生。他似乎已经到暴怒的边缘,那双浓翠如墨像是被火光点燃了一般,泛着如狼一般的荧荧碧色:“真是好一片忠心呀,敢问易爱卿,你是想带人来搜查孤的太清殿?”

易子凛被萧锦棠堵得进退两难,他低低垂首,几近是将字眼儿从齿缝中咬出:“为陛下安危考虑,末将恳请陛下,今夜移居偏殿!”

“放肆!”易子凛话未落音便被殿外一声厉斥打断,他回头看向殿外,却见福禄领着一众宫人快步进殿。老人满面怒容挡在寝殿之外,怒斥如一头发怒的雄狮:“易子凛,带兵进殿,你是想逼宫篡位?!”

“末将不敢!”易子凛暗自叫苦不迭,心道此时福禄怎么来了。福禄是宫中三朝老人,见过的风浪比他吃的饭还多。他既敢将谋逆的帽子扣上自己脑袋,那定是派人知会了宫外的顾振轩和楚凌云,若是自己此时不退殿,那等禁军一来,自己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这刺驾之罪了。

“好个忠臣良将。”萧锦棠冷然一笑,他略略垂下眸,敛去了那点碧色。他忽的笑着赤足踏出殿外,面对眼前的金甲龙图卫,他仿佛只是在晴光大好的天儿出来花园散步的少年一般。

易子凛不敢直视圣颜,他紧盯着萧锦棠的袍脚,心跳随着那袍脚起落忐忑。如今他真是进退两难,自己奉太后之命监视皇帝,防的就是皇帝与他人私下接触发展党羽。其实哪儿有这么多的歹人刺客,他借护驾搜宫的理由欲防患于未然,可现在这谋逆的帽子扣在自己身上,他若是轻举妄动就是死,谁也保不住。但若自己没有眼花,今夜太清殿外的人是真逃入了帝宫——

若没进帝宫,那总不可能是闹鬼,怎么人就会平白无故的消失了?

易子凛回忆了下他在太清殿外见到的虚影,此等身法定是高手中的高手。饶是他都未看清来人男女。若来人真是忠君勤王之辈,有如此身法,他若以勤王名义出手,那自己未必能活着从太清殿出去。

可事情已经闹大,就算自己今日活着出去,那穆氏兄妹会如何待自己?

易子凛无端的惊慌起来,他微微抬头,却见萧锦棠在宫道上如巡阅一般打了个转儿又绕回自己身侧。

他不敢抬头,他知道面前的帝王正低头打量着自己。他的目光蕴着无法言喻的压迫力,重如千钧直直的砸在自己背上,像是要将自己生生的砸进地里。

易子凛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他知道他在本能的惧怕面前的少年。少年是狼,而自己是待宰的羊。

“谋逆刺驾……当是死罪!”萧锦棠忽的一笑,笑声清脆泠泠如叩玉。

“孤觉着,易将军你可能还想说,是孤窝藏刺客?那是不要要由你来判罪,孤窝藏刺客,是为叛国?!”萧锦棠话音刚落,只听得一声清鸣,易子凛身侧佩剑出鞘。名刃流秋,剑纹如流云流水,剑出一瞬云破月白流光烁烁。萧锦棠持剑而立,寒芒破风撕裂了满殿寂静:“还不退下!”

易子凛清晰的感受到冰凉的剑锋吻上了他的脖颈,他只觉着腔子里滚烫黏腻的鲜血都被这剑刃冻住了,血流过剑刃再流入颈子,浸凉的令人颤抖。他顺着剑刃向上看去,看见了一只素白且骨节分明的手。

生死只在方寸,他深深低头,颤声肃拜:“谨遵圣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