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江山业 >34.四面楚歌麟城清和闯太清

34.四面楚歌麟城清和闯太清

小说:江山业| 作者:风抵霜| 类别:古装言情

夜色已深,太清殿外的宫人手中的宫灯摇摇晃晃,一派昏昏欲睡。楚麟城远远观望了半刻,瞧见窗口那点火光忽明忽灭,若不是他们兄妹目力惊人,旁人是断不可能发觉太清殿内的动静。楚清和看了楚麟城一眼,忽的运起轻功欲往那太清殿上掠去。

“你干什么?”楚麟城忙抓住妹妹的衣袖将她拽住:“夜闯太清殿,你是不要命了么?”

楚清和却不甚在意,她歪着头上下打量了下楚麟城,眸中笑意隐隐:“你不是想去吗?我看你的眼睛都恨不得黏过去了。”

楚麟城被堵的一窒,竟是哑口无言。他又远望了下潜龙水榭四周的布防,心道这布防确有几处疏漏。若是真来了高手行刺,这小皇帝怕真要做个糊涂鬼了。

楚清和显然也发觉了布防疏漏,只听得少女轻笑一声,便见她身姿缥缈如登云踏月般瞬息往太清殿轻掠而去。她束起的发丝在月光中荡漾开来,如墨落画又好似轻羽横渡碧空。楚麟城心里暗暗叹息一声,忙运起步法追上前去。可二人掠空而过,专挑巡卫疏漏出处往里飞掠。不想飞至途中却,楚麟城忽见步云阶下的侍卫竟然身着赤金锻钢甲。火光中,他肩上的虎贲肩甲似仰首嘶吼,朱红翎羽凛立于玄色重盔之上,兵士软甲之上,错金飞龙凌空纹被似要驭光腾飞。

楚麟城惊的瞳孔一缩,这分明是龙图卫副将的甲胄式样!

龙图卫是冠军侯穆钰所组建的亲军,曾随他缔造三十二战无一败的神话。若以十年来划分一个时代,二十年之前,是楚凌云锋芒毕现;十年前,便是穆钰的主场。当年穆钰率临阳军连夺燕云十八城被先帝赐封冠军侯,后穆妙柔奉兄命进宫入主中宫。穆氏风头无两。后临阳军改编为龙图卫,人数虽不及凉朔镇北军多,但胜在兵士以一敌十。而穆氏也一跃而成仅次于楚氏的军武世家。

俗话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穆钰最引以为傲的并不是龙图卫,而是他手下的两位将才。一位名为薛景君,擅突袭进攻,率领龙图卫左军二万人。另一位名易子凛,擅布阵防守,统御龙图卫后行军。一军之中,一帅二副将。此时在这潜龙水榭前,驻守的竟然是穆钰的亲兵,而一军副将竟亲守太清殿。楚麟城虽任禁军统领,但上任不过几日,自是还未同前任禁军统领顾振轩交接完毕。但在定国大长公主眼皮底下派私兵进宫驻守,穆氏究竟打的是什么算盘?

挟天子以令诸侯?那为何还要让自己与楚清和进宫?既是护卫圣上,那这太清殿前的副将定然是易子凛。但易子凛不驻守帝都咽喉临阳城,若是楚氏兵变则无人可挡。兵临城下无险可守,穆钰再怎么急功近利亦不会下如此昏招。

就在此时,楚清和忽的发出一声惊呼。楚麟城蓦地从思考中回神,忙旋身抱住楚清和往后疾退而去。

这根本不是什么防卫松懈!潜龙水榭之前有宫道四条,分支十二条,六主宫皆有主道通往潜龙水榭。而这看似松懈有疏漏的防卫却是利用了这错综复杂的宫道地形所布下的阵法。无论刺客从哪儿进来,他们都能以最快的速度形成包围圈封锁住潜龙水榭。他们并不担心被圣上被歹人偷袭,因为那些站在殿外的宫人,分明是龙图卫假扮的!

易子凛根本没有守在底下,底下的赤金甲胄只是一个幌子。楚麟城暗道不妙,他清楚的看见一个人望向了自己!

“谁!竟敢私闯帝宫!”一声怒喝如惊雷乍起。那人虽身着内监服侍,此时猛然抬头目光如炬。楚麟城心下断定他就是易子凛。易子凛的怒喝像是一声信号,楚麟城来不及退走便见潜龙水榭下军阵忽变,自潜龙水榭为始,火光次第燃起如狼烟,层层火光暴露了在楚麟城看不见的地方还隐藏着的兵士,此时他们一同点亮火把,将这玉京宫城渲染如昼。甲胄摩擦声铿然,不过几个瞬息,整个宫城便以潜龙水榭为中心戒严。

楚麟城心中暗道不好,他未同易子凛交过手,自是不知对方武学深浅。但能随穆钰北伐三十二战定是不弱。潜龙水榭下火光燎天,四周兵士迅速集结。楚麟城抱着楚清和绕至太清殿梁上背光处,却见不远处的龙图卫持炬快步而来。

楚麟城抿紧了唇,他心头第一次体会到了四面楚歌的意味。这若是一张天罗地网,他和楚清和就是网中的猎物。可他现在出去又要作何解释?堂堂禁军统领夜探帝宫,这往大了说可就是刺驾!

眼见着兵士越逼越近,楚麟城正悬于梁上想着被发现后的说辞时,却听得楚清和转过头向左边努了努嘴:“哥,左边窗户开着!”

楚麟城顺着方向一看,这不正巧是他们方才在远处时看见有微光的窗户么?

底下兵士距步云阶不过十数尺,不过瞬息他们便会暴露在光亮之下。楚麟城深深的看了一眼正在指挥兵士包围太清殿的易子凛,犹豫片刻后抱着楚清和自窗口一跃而入。

太清殿内一片黑暗并无烛火,仿佛刚才他们看见的光亮只是幻觉一般。月色自窗口徐徐洒入太清殿,映得这一片雕梁画栋无端的冷冽。楚清和在地上滚了一圈儿,爬起来时向四处张望了几眼,可这几眼张望,楚清和顿觉他们走错了地儿。

初夏的晚风无声的随他们潜入了帝宫,卷起迤逦如轻云的洒金纱幔。层层纱幔在月光下流丽生辉,像是徐徐而绽的金云搏浪。在这层幔掩映下,一张鎏金嵌玉象牙床置于正中。

帐幔上系着金铃,此时被风一吹便发出清越的声响。楚清和无心欣赏太清殿内别致的设计——

试问谁会将这么大的床放客厅或放侧房的?楚清和见状心中不由得骂了街,她回头看向同是一脸不知所措的楚麟城,对自己兄长露出一个悲伤的表情。

看这情况。怕是他们误打误撞闯进了皇帝的寝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