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江山业 >21.西魏异动楚氏兄妹进宫

21.西魏异动楚氏兄妹进宫

小说:江山业| 作者:风抵霜| 类别:古装言情

叶素痕的经历宛如一场华美的传说。他是西魏成帝的幼子,母亲则是西疆月宫组织的三圣女之首流光。昔年流光圣女渡海为传教而来,又成帝恰逢微服出海巡游。入夜之时,苍茫海天潮生明月繁星烁烁。远方驶来一帆白楼船,船上煌煌烛火摇曳白帆漫漫,仿若星坠大海。待到船只相近,只见流光圣女立于船首,一袭白袍广袖轻纱款摆,风姿如仙似临风欲举。成帝恍然之间,以为月女下凡,而流光圣女不知面前之人正是海岸之后辽阔国土的帝君,只是款款而来,翩然之间一举一动流风回雪。令成帝想起了自海外流传而来的洛神传说。

圣女含笑轻问帝君之船可否让开航路。成帝这才幡然醒悟一切并不是海市蜃楼,如画女子是真正存在于自己眼前的。他忽的有些紧张,宛若亲眼见到神迹降临的凡夫俗子一般,斟酌忐忑的问道:“不若仙子同某一块儿回岸。某本是驾船出海欲赏星河一夜,却未有幸能见仙子临世。仙子容光照夜,令这碧潮繁星都失了颜色。”

流光圣女觉着面前英俊的年轻人言谈诙谐幽默,心觉有趣遂欣然应允。而这一回,不识情爱的流光圣女便对温柔潇洒的成帝动了心,后不惜违背圣女终身不得婚嫁的教义叛教入宫嫁与成帝被封为昭华妃。然红颜薄命,二人相识不过三年,昭华妃死于难产。成帝痛失所爱整日以泪洗面,不久相思成疾抑郁出海自沉楼船葬身于与昭华妃相识的海上。

且彼时成帝正值盛年故未确立太子,这逝世来的突然,西魏一国陷入了夺位之乱。而刚出生不久的小皇子叶素痕也于皇长子和皇三子的夺宫之变中自宫中失踪,直到十五年后如他母亲一般渡海而来。

谁都不知道这十五年叶素痕经历了什么,只知他再度出现时是以月宫主人的身份驾临西魏。十五年倏忽而过,西疆鼎盛的月宫残败凋敝,昔年三圣女亦只剩一位被叶素痕尊为养母的流影圣女。而叶素痕回国的第一件事便是派人秘密捣毁楚氏的风声组织,然后携着这份大礼直奔西魏帝都金庭城认祖归宗。

西魏新帝叶素君自是不想认这位胞弟的,叶素痕都消失十五年了,皇族中人都深信着这位小皇子早在宫变之中死于乱军或是亡于市井。可叶素君又听闻这位远道而来的少年是如他母亲一般是驾着白帆楼船自海外而来,相似经历令叶素君半信半疑。叶素君思前想后,想着帝位之争已过十五年,自己亦是而立之年,就算叶素痕归来也兴不起什么风浪。若是不见,还得落人口实,不若见上一见,看看这少年究竟是真是假,若是个冒牌货,当场拖出去斩了。

但叶素君见着叶素痕的一刹他便明白,眼前的少年真的是失踪了十五年的叶素痕。少年一头暗红浓艳如赤霞烈酒的发正是西魏直系皇族的标志。且少年的脸分明同昔年成帝八分相似,剩余二分则是他继承自母亲流光的一对粲然含情的墨蓝色眸子,那双曾经令成帝一瞬倾心的眸仿若星夜之下的大海,粼粼波光漾着脉脉含情。

而与叶素痕同归的,还有他所带的一份大礼。东周自古是西魏的挡箭牌又是最大的隐患,叶素痕一举剿灭风声无疑是打消了叶素君最大心病。此等功劳加之出身,叶素痕回归不久之后便被封为容王成为皇兄的左膀右臂。他带来的月宫组织则更名为广寒,更是成为西魏国内最大的谍报暗杀组织。

更令人遐思的是,叶素痕如成帝一般风雅又如流光圣女一般多情。在广寒之主的背后,他寄情风雅流连花楼茶肆。一面之下,他是纵横庙堂出手翻云覆雨的容王殿下;又是一面之下,他又是精通多种乐器流连烟花之地茶楼酒肆的风流浪子。更有甚传言,他喜欢带着青铜鬼脸面具于深夜之中锦衣夜行,待遇见今夜最美的姑娘,他就上前与之攀谈,或清谈至天明,或二人春闺恨晚。待到朝阳初升,他便将一枚宝石赠与姑娘留作凭证。而此,叶素痕更是成为了西魏东周甚至北燕姑娘的春闺梦里人。

而现在,这么一个传奇人物平白无故的失了踪,且西魏那边也没传来半分消息,这怎不令人深思。

镇国公府内的书房里一片静默,楚清和的眼珠在父兄身上转了转,终是忍不了这满室沉默:“父亲,如此多思无益,还是我让绮梦阁的人多注意些吧。”

楚凌云点了点头算作应允,毕竟现在只有如此办法。可在场三人都知道,若是叶素痕诚心想销声匿迹,他们谁都别想找出这个精于易容之术诡秘莫测的容王殿下。

他们现在所愁的,不过是叶素痕失踪的理由。这次失踪,究竟是叶素痕所布的阵,还是说西魏那边真的出了什么事儿?若是局,那叶素痕意欲何为?难道是他察觉出了楚氏暗中在恢复风声,准备再度动手?

且无论如何,西魏容王在大周境内失踪,若是他有什么三长两短造成西魏同大周翻脸,那大周便真是背腹受敌,内乱未平外患又起,国难之日想来不远矣。

楚麟城思至此处,只觉国危如累卵。见楚清和正看着那堆被燃烧殆尽的残灰出神便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嘱咐道:“阿婉,一切小心打听。自现在开始将风声主力撤走,万一出了事,还能保存实力。”

楚清和回过神点了点头:“好,我今夜便去绮梦阁一趟。”

可不曾想楚清和话音刚落,便听得镇国公府外马蹄疾驰。这镇国公府外也算是朱门禁地,平日里连走商小贩都不许过的,胆敢行快马者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