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江山业 >17.明升暗降麟城困玉京

17.明升暗降麟城困玉京

小说:江山业| 作者:风抵霜| 类别:古装言情

兰卿睿说的一派真心像是处处为楚麟城谋官职。但楚麟城与楚凌云闻言皆是一惊。禁军统领乃是正三品职位,明威将军不过从四品下。这次提升,连越四级,无异于一步登天。

但细细一想才知兰卿睿打的什么算盘。好一招明升暗降,兰卿睿摆明了是挖了个火坑要楚氏父子往里跳。

如今禁军统领顾振棠乃是锦衣候沈言夏的门生,楚凌云年少时曾与之是同僚。后来楚凌云成家继承镇国公爵位,而顾振堂便回了玉京做了禁军统领。但兰卿睿这一招分明是让顾振棠明降暗升,掌军北疆。且不说楚家兵权再被分散。若是顾振棠掌军,那楚顾二人势必会因兵权一事产生摩擦。

一个顾振棠到算不得什么事儿,但他身后站着的是定国大长公主。若是楚顾二家产生摩擦,楚家就跳到了和定国大长公主的对立面。如此既削兵权又挑拨三家关系,兰卿睿这一石二鸟之计委实狠毒。

但问题是楚家现在是必须得跳这个火坑。兰卿睿一席话说的天衣无缝,如此隆恩,怎可谢拒?

新皇没有话语权。太后的垂帘听政之权完全掌握在穆钰手里。现今兰穆两家突然结盟打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当是以何计策推了这份盛情?

楚凌云面上也挂不住了,他正思衬着如何婉拒,却忽的见楚麟城上前一步利落跪道:“太师委实谬赞了,末将不过一介武夫,怎可胜任防卫帝都的重职?且末将久不回帝都,对帝都边防尚不了解。顾统领掌军多年,当时最为知晓帝都周围的布防分布。“

“常言道,带兵如带子。禁军兵士和边防兵士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对将领的适应非几日便可,反之将领亦是。凉朔关和帝都都乃我大周安国立命之根本,边防和禁军将领更换更是不能儿戏。更何况顾将军善于守城,而末将善于进攻。如此本末倒置,反倒得不偿失。”

“且末将以为守疆卫土乃是军人天职,封赏连越级委实太过,还请陛下三思。”

楚麟城说完又是一拜,言之切切将兰卿睿的话给堵了回去。

兰卿睿被堵了个出乎意料,楚凌云不善言辞,可没想到这个楚小子是个机灵人。这份荣宠置于旁人怕是会高兴得意的上了天。却不曾想这后生不过几瞬便看穿了自己想的事儿。

但看穿了又怎样?

“明威将军此言差矣,将军既说顾统领适合守城,那守卫凉朔关必是擅长。将军两役折北燕两将,北燕十年之内必是不敢再犯我朝。且这几年因征战损耗国力太甚,再加之天灾百姓受难。委实不宜再起兵戈,当以休养生息为主。”

楚麟城正欲开口反驳,却又听得兰卿睿不急不缓道:“天下皆知明威将军曾拜百家学者为师。十岁游学三国,十五岁入军征战。才学之名广为天下流传。”

“此次请任明威将军为禁军统领,实乃还有一不情之请。”

楚麟城心底正想着如何回了兰卿睿,却不曾想到兰卿睿竟忽的转过身,对自己揖了一礼。

见兰卿睿行这一礼,不光是楚麟城愣了,这宣政殿内的人都愣了。普天之下能让兰卿睿揖礼怕只有圣上太后以及定国大长公主。而兰卿睿行的这礼,分明是将楚麟城作为同辈乃至前辈所行的揖礼。兰卿睿身为帝王之师对一个后辈行揖礼,怕是整个大周开朝以来都闻所未闻的。

帝王见师长都要恭恭敬敬的请教。而兰卿睿此举,是要将自己置于何地?他到底是想唱哪一出戏?

楚麟城毕竟年轻了些,纵然擅掌军征战,但却从未和久居庙堂之人真正打过交道。兰卿睿见楚麟城反应,心道当真这楚家小子是个初生牛犊,怕不是没听过姜还是老的辣这句话。

“先帝驾崩前将陛下托付与臣教导,臣既为相又为帝师。虽说君臣有别,可陛下到底是臣的学生,哪有为师者不为学生考虑的呢?”

兰卿睿一言一行饶是十足情真意切。他叹了口气,满面忧愁:“可政事繁忙,臣不可随时作为太师辅佐教导陛下功课。臣见明威将军不过弱冠之年,年纪又与陛下相仿,便想谋个私心借此机会让明威将军留在宫中,一是统领禁军护卫圣上,二是同陛下做个贴身伴读。”

楚麟城哑口无言,他本以为兰卿睿会一直同他纠扯易军换将之事。若说领兵行军,楚麟城自是自信,兰卿睿一介儒生,连个纸上谈兵都不会,怎可与自己相辩?可没想到兰卿睿这老狐狸见自己身处庙堂不善军事,竟是把阴谋挑破,阴谋转瞬便阳谋,令自己进退维艰。

兰卿睿纵横朝堂多年,一根三寸不烂之舌说败多少政敌。朝堂之事瞬息万变,要紧二字在于人心。这楚家小子机灵是机灵,可就是不太懂得变通。

楚麟城不知如何回绝。兰卿睿已经用太师身份给他施加压力,若是拒绝,便是拒绝天家圣宠,太过不识好歹。

就在楚麟城沉默之际,跪在一旁的楚凌云却忽的冲他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同意。

楚麟城心下不解父亲用意,可眼下法子只得如此,再次强拒,委实是说不过去了。

萧锦棠见二人争论,心中也有了打算。他本意是想让楚麟城继续镇守北疆,可自己却在这朝堂之上说不起话。但细细一想,若是楚麟城进宫随侍,无异于龙困浅滩。

兰卿睿是打的一手好算盘,这次楚家明胜暗损。既折了兵权又将楚麟城困在玉京,一石二鸟委实妙计。

可这对自己而言却是一个机会,自己无力的原因是自己在这朝廷之上并无亲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