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江山业 >16.太后专政麟城入殿受封

16.太后专政麟城入殿受封

小说:江山业| 作者:风抵霜| 类别:古装言情

那红衣银甲的身影委实太过夺目,萧锦棠远远望见不由得心生羡慕。日光映在楚麟城的银甲上折射出耀眼金光,更是衬的少年将军器宇轩昂宛若神祇临世。

他身上似乎拥有所有男儿都渴慕的一切。显赫的军功,出众的武艺以及荣耀的家世。少年将军,驰骋疆场,名震天下,哪一个不让人心向往之?在自己还在深宫里为了生存拼命讨好萧锦辉苟且度日时候,他已随父征战沙场,为国立下汗马功劳。

思至此处,萧锦棠忽的想起楚清和,那个初春时自己在潜龙水榭外见到的明媚少女——

“你的眼睛可真好看,跟凉朔原外的神女湖一样。”

萧锦棠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的瞳色是令人厌恶的。父皇不想看他的眼睛,萧锦辉看他眼睛的时候便抑不住的一脸嫌弃。他不知道这是因为自己母亲的缘故还是在这个注重血统的皇室里他的眼睛代表了他卑微的出身。

而楚清和却直勾勾的打量着自己,脱口称赞笑意晏晏。萧锦棠想称赞她,说郡主的眼睛是琥珀色的,像是一汪浓烈醉人的美酒。可他面对明丽照人的姑娘却说不出口半个字。

她跟她的兄长一样,天生就带着光芒。就像是天上的太阳一般,而瑟缩在影子里生存的人只敢远观羡慕,却不可靠近。萧锦棠看着那跪在宣政殿外的将军,忽的有些自惭形秽起来。

“楚卿平身。”萧锦棠回过神道。

礼部尚书听闻圣上口谕,再度高声宣旨。楚麟城垂首抱拳谢恩旋即起身快步上殿。他一身玄甲风姿挺拔,风拂动他的赤红翎羽,猎猎如腾焰。四周诸臣皆转身侧目看着这位将军,想一睹这位被誉为“战神”的少年将军的风采。

站在次列的楚清和倒没注意这些。好容易她回了趟玉京,听闻玉京城中绮梦阁里的新头牌霏云弹得一手好筝,昨儿夜里她便大摇大摆的溜去坊里去寻这位霏云姑娘听筝想附庸一回风雅,结果听着听着还睡着了。若不是楚凌云派家丁前来绮梦阁寻她把她给弄回去,今日这登基大典她都得忘了,估摸一觉直接睡晕在绮梦阁里。

这也怪不得楚清和。她出生在凉朔关,长在云珠草原,活的像个北燕姑娘一般。玉泉大长公主自嫁与楚凌云便随他一同驻守凉朔关,兄妹两人便在凉朔关出生长大。近几年玉泉大长公主的身子不太好了不想住在北疆。但楚麟城的年纪已经可以随父征战,一年到头回京两次探望母亲。

玉泉大长公主回了京,想叫女儿随身陪着母女俩随身有个照应。再说楚清和也十五六岁了,是该许一个好人家出嫁的年纪。可楚清和在草原上军营里野惯了,又受不得玉京城中那些冗杂繁复的规矩,便习惯了两头跑。这头母亲带着别家的夫人上门议亲,她后脚就牵着马背着行囊往北疆跑。

玉泉大长公主又气又无奈,干脆叫了曾经的好姐妹,如今的禁军统领夫人徐氏领着长子来议亲。可没想到楚清和在军营里混惯了,楚凌云和楚麟城又怕她一个姑娘家出意外便教得她一身好功夫。那公子哥儿还没踏进镇国公府的大门,便见里面窜出一条银鞭将自己连人带礼一块抽了出去。统领夫人站在一旁看的都愣了,半晌才道好鞭法呀好个将门虎女,若我儿有郡主半分武艺便好了。

站在一旁一同围观这场闹剧的玉泉大长公主差点没被气哭出来。想自己当年以淑仪德贤之名闻名玉京,琴棋书画诗花茶样样精通。可怎地就生出这样一个混世小魔王。若是男孩也就罢了,丢去边关打仗定是块好料子。怎地她是自己的亲女儿啊。

经此一事,楚清和名扬玉京城,谁人不知麟懿郡主明丽绝伦武艺高强目无章法任性妄为。再加上楚清和不换男装逛教坊进赌场等轶事,活的活像一个纨绔。纵使楚清和备受帝宠身份尊贵,但玉京城中却没哪家的公子敢往镇国公府上提亲,生怕自个儿被郡主抽出来。

而楚清和却不以为意,反倒是瞧不上那些所谓的公子们。她放出话去,说敢娶她的婚后大可上坊间寻花娘,只不过得许着自己一块去寻花问柳。

乍一听这当真美事,未来当家主母竟不看管自己丈夫去那烟花地逍遥。可往后一想,若真娶了楚清和,将来自己去坊间寻美娇娘,佳人在怀暖玉温香。抬头却见自己夫人也坐在一旁听曲儿嗑瓜子,同样是佳人在怀,还有姑娘为之斟茶添酒捏腰捶背最后柔声软语道夫人有空下次再来——

这导致一来二去楚清和都已十八岁快成了一个老姑娘,仍待字闺中。

楚麟城进殿,众人为之侧目。站在楚清和前面的诰命夫人一转身,头上的金簪跟着一晃,嵌金的珍珠流苏径直扫到昏昏欲睡的楚清和脸上。她昨晚没睡好,此时迷迷糊糊的,突然被流苏打脸,霎时醒了过来。

楚清和正欲开口谁胆敢扰了本姑娘的清梦,睁眼却见自己哥哥身着银甲打自个儿眼前走过。

楚清和大梦方醒,见兄长披甲执枪还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凉朔关,全然忘了自己在登基大典上。见楚麟城快步走着目不斜视像是没看见自己一般,不由得兀自挥手:“哥!”

楚麟城闻言僵了一下,侧目便看到自己一脸蒙圈的妹妹,心知她定是在登基大典上睡着了。玉泉大长公主见状忙拉了下女儿。楚清和这才反应过来,心知自己丢了大脸,不由得面上赮然。

四周站着的群臣夫人们皆是窃窃的笑了起来,心道这镇国公的这个女儿果真是在北疆长大的,行为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