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江山业 >13.鸣悠携令上殿初遇锦月

13.鸣悠携令上殿初遇锦月

小说:江山业| 作者:风抵霜| 类别:古装言情

殿外声浪如潮,似玉京城中百姓也于此时膜拜山呼,向天祈祷家国太平,国祚绵长。

依照礼制,新帝受礼后应抬手示意礼部尚书宣旨平身以示帝王宽容恩德。可就在礼部尚书正欲宣旨平身时,却忽见一帜紫底墨色麒麟大旗迎风展动,以携风卷云之势自午门掠来!

圣上登基之日,全玉京城中戒严禁马。又是哪等狂徒竟敢于宫城之中纵马而不被巡防营和这五千禁军所阻?宣政殿外观礼的众臣皇眷皆纷纷看向那胆敢于登基大典上纵马入宫的狂徒。可人未到旗先至,无论是谁看见那面旗帜时,皆无人能抑制住心头震畏之情。

紫底墨麒麟乃是镇朔军军旗,亦是大周镇国公楚氏家徽。楚氏先祖曾是大周朝开国元勋,乃大周开国皇帝萧彻结义兄弟。军功卓著,满门忠烈,代出名将为大周守土开疆。而这面军旗,则象征了无上的功勋与荣耀。

而大周以武立国,虽现今朝堂之上重文轻武,但太祖皇帝遗命却无人敢忘——

凡持将军令者,无论何时何地,皆可纵马带刀上殿,以报军情。战令如山,不可延误。

马嘶长吟,只见那传令官着轻甲披黑袍,身负长弓。一手执军令一手掌旗自午门纵马而来。他于宣政殿外广场下马,自马鞍侧解下一个黑布包裹。

这包裹似极贵重一般。只见他小心翼翼的将包裹解开,露出里面所装的物什——

那竟是一个人头大小的象牙盒子!

象牙自古便是奢侈之物,连大周皇室都没的有几件象牙制品。这珍贵的兽齿听闻只有海外才有且极难捕猎。传说中远在海外的大象高如小楼,重逾万斤。连北燕最好的烈龙马在它脚下也宛如蝼蚁。每捕一头大象,至少伤亡上百人。

而西魏是三国之中唯一临海的国家,且海中变故也是险象环生。西魏商人远洋出海十有九不回,但若有一根象牙上岸,甚价比半座城池。

传令官双手捧着那象牙盒,大步向宣政殿走去。待行至云龙阶陛前,锵然跪下,将象牙盒高举过头顶,朗声如洪钟:“昭武校尉陆鸣悠,奉明威将军之先行令,携礼参见陛下!”

这时站于外殿的诸位大臣和皇亲国戚们才真真看清了这位昭武校尉的模样。只见他虽着轻甲黑袍,但细细一瞧就能发现他甲胄上还黏附着些许未擦拭干净的血污飞尘。想来此人亦是一路快马加鞭自战场赶回玉京。

众多目光注视着这位昭武校尉,其中也有萧锦月的一份。

这是萧锦月第一次见到陆鸣悠。她只觉连天上的阳光都追随着少年的脚步,他的步伐是那么的矫健、像是一匹桀骜不驯的野马,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量冲进了自己的心扉。

那紫色麒麟旗就像是天边忽来的紫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见着英武不凡的少年披着黑袍向她走来。明明隔得那么远隔着那么多人,她却觉着他身侧似有金尘旋落。她感觉心跳蓦地加快,从未有过的热血冲入了四肢百骸与少年身上蓬勃的朝气产生共鸣。

萧锦月久居深宫,十三年来还是第一次接触到这么多人。幽幽深宫十三载,她和兄长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伴随她的只有萧锦棠和几位棠棣阁的宫人。

她自幼看惯了宫中人心险恶,也受足了宫人的不屑和冷脸相待。无人视她为公主,就连路上的宫人都道她是个累赘。

现她为新帝亲妹,赐封号明毓晋为长公主,萧锦棠更是为了她打破规矩,让她搬进了宫中风景最美的临晚殿居住。一夜之间,她从一个命如草芥的公主一跃成为这个王朝最为尊贵的几个女人之一。登基大典前,她的宫室前放满了诸位皇亲大臣送的礼物。那些当年对着自己冷嘲热讽的宫人则心怀畏惧的跪倒在殿外乞求她的原谅。

今日登基大典,她刚踏进宣政殿外广场,便有一堆不认识却自称跟自己沾亲带故的朝臣皇亲前来巴结,看了更是令人心生厌恶。

而这位昭武校尉策马而来。虽是一身风尘,但只远远一见,便能感受到男儿的意气风发威武不凡。他虽官阶低微,可面对诸位重臣皇亲,却丝毫不惧。即便是跪倒于地,亦是不卑不亢。

现他就跪在云龙阶陛下,离得近了,萧锦月才看清陆鸣悠的长相亦是不俗。逆光之下,少年将军露在轻甲之外古铜色的皮肤上尽是刀痕,可见此人悍勇血性。瞧他身量已和成年男子并无一二,但眉眼还未彻底长开,纵然五官深邃眉宇飞扬,但怎么都带着两分稚气,像是雏鹰一般。

萧锦月侧过头想要更仔细的打量陆鸣悠,一旁的定国大长公主见了,心底一下便知了萧锦月那些少女心事。见她朱唇微抿,隐带笑意。便低声问道:“明毓,你这是在看什么呢?”

萧锦月还未反应过来,一面看着陆鸣悠一面脱口而出:“这真是好生英武的少年。”

话一出口,萧锦月才醒悟过来这是在登基大典上,而见问自己话的人是定国大长公主,更是面上赮然,不敢再看陆鸣悠。

而此时,礼部尚书正为难的不知所措。登基大典上纵马上殿,此事大周开国近六百余年来今儿还是头一遭。而宣政殿内,兰卿睿不屑的瞟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楚凌云,心道这明威将军可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如此目无礼法命人纵马上殿,此行往小了说是少年意气,往大了说便是恃功而骄也不为过。

见楚凌云面无表情。兰卿睿心下冷哼,只等着圣上起疑楚家,自己再往圣上哪儿参一本,再等个十年定国大长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