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江山业 >6.鸿门夜宴毒下美人计

6.鸿门夜宴毒下美人计

小说:江山业| 作者:风抵霜| 类别:古装言情

酉时一刻,迎接萧锦棠前往东宫的小轿停在了棠棣阁门口。来人依旧是汪庭,只不过这次他是走着来的。

屋外落雪簌簌,门前一道暗色血迹早已浸没在青石地里。汪庭踩过门槛,面色很是不好。他也没叫随侍太监搀着。待走近一看,萧锦棠才看见汪庭脸上青紫不堪,像是被人用了刑。

萧锦棠早已整装坐于堂前饮茶,汪庭却丝毫没了早上那嚣张跋扈的劲儿。见了萧锦棠噗通一下便跪着磕了一个响头。

见汪庭跪了,屋外的一众太监根本不敢进门,手捧锦盒跪在雪地里,齐声道:“太子殿下有请,还请九殿下更衣移步东宫。”

萧锦棠很清楚这是萧锦辉惯用的套路,先是叫人给你一巴掌,然后再赏给你一甜枣。如此循环往复,令人既惧又贪。利用那一丁点的好处来笼络人心,萧锦辉委实老谋深算。

汪庭跪在地上,瑟缩的像条败狗。

萧锦棠垂眸看见汪庭正悄悄抬眼瞟向自己,心念一转,将茶碗一放便蹲身握住汪庭的手:

“今日风寒天凉,公公数次来我这棠棣阁也是辛苦。怎还行得如此大礼?”

汪庭不敢抬头,眼角余光瞟着萧锦棠唇角带笑。心中更是惊疑不定。见萧锦棠纡尊搀扶,又不禁想起今日太子赏给自己的一顿掌嘴板子,心头更是无限惶恐。

萧锦棠见汪庭似瘫软在地上一般。正欲发问,却见汪庭自己撑着地缓缓站起:“殿下真是折煞奴才了。老奴卑贱之身,怎能让殿下纡尊搀扶?”

萧锦棠面不改色,心中已猜到七八分今日东宫所发生之事。

汪庭对萧锦棠鞠了一躬,弯腰低头缓缓挪向了一边:“殿下,时辰不早了,还请快些上轿吧。”

萧锦棠略略点头。此时薄暮低垂,天边暗沉。下了一天的雪后,云层渐渐变薄,云边隐约的透出些模糊的夕阳幻色,墨色天际和似血残阳交融,无端的像是一线干涸浓腥的血。

深幽的宫道似一只择人而噬的巨口,萧锦棠捏了捏着袖中包好的花生粉末,眸光暗暗瞥向随轿而行的汪庭。

这次汪庭鲜少的没有同萧锦棠说话,反倒是离萧锦棠远远的。

萧锦棠早已料到太子震怒。但从汪庭的反应来看,怕是今晚太子可不是叫自己来陪宴敲打自己的,而是来问罪的。

汪庭奉命来找自己麻烦,为表大度萧锦辉竟让亲信受刑使了一出苦肉计。届时再将汪庭多年忠心剖白一番,弄得似自己的过错。如此皆大欢喜,自己再不敢私见皇帝。

只待圣上不久之后龙驭宾天,再慢慢收拾自己也不迟。

萧锦辉从未信任过萧锦棠,而仅有的一点连系更是随着萧锦棠的年纪越来越大而越来越少。

萧锦辉很清楚,一个人的羽翼是无法通过外力环境而折断的。只要有心,一朝得风入水,便是龙入江洋凤鸣九天再不回头。

除非萧锦棠死了。

萧锦棠将那包包着花生末的纸包悄悄放入了袖口的暗袋里。

载着萧锦棠的软轿稳稳的停在了东宫的后面的小侧门处,一个老太监将这仅能容一人过的破木门打开,露出门后锦绣煌煌。

东宫如以往一般灯花粲然,但繁华背后便是锦绣地狱。萧锦棠随着汪庭一路来到萧锦辉的寝殿。

萧锦棠心下疑窦丛生,可面上却不露声色。以往萧锦辉同他会面都是在偏殿进行。这来寝殿又是何意?难不成萧锦辉这次不是来找资金兴师问罪,而是坐不住了准备暗下动手的?

现下春寒料峭,地暖还仍烧着。

萧锦棠只觉着宫殿里委实太热了。即便他穿的单薄,可衣衫下还是闷出了些微汗。

东宫上下门窗紧闭密不透风,香炉里烧着略带辛辣的沉香,袅袅的烟混着食物的香味脂粉的香气熏得人浑浑噩噩甚至是有些飘飘然。像是一池子暖融的香汤,直教人魂酥骨松情愿溺死在这无边暖意中。

萧锦辉早已在寝宫等着萧锦棠,见萧锦棠被汪庭领着进来,忽的将手中端着的瓷杯放开。

瓷杯触地顷刻粉碎,清脆的声音瞬间打碎了萧锦棠有些恍然的思绪。他见萧锦辉正端坐桌后凝视着自己,不禁心里发紧。

萧锦棠抿着唇,努力的想要自己镇定下来——

摔杯无非是为了警告自己罢了,若是现在自乱阵脚,一会儿便再无自保之计。

汪庭见状,告了声安后正欲吩咐人将碎渣收拾了。可还没吩咐下去,便听得萧锦辉道:“汪庭,你下去。”

汪庭的视线在萧锦棠与萧锦辉之间来回的打了个转儿,告了声礼后便将门带上下去了。

室内又只剩下这兄弟二人,不过是一个坐着,一个却走了几步后在另一人身前跪了下来。

“臣弟参见太子殿下。”

萧锦辉看着俯首贴地的萧锦棠不由得皱了皱眉,眼中疑惑更甚:“锦棠,你这是做什么。”

萧锦棠闻言将身子伏低更甚:“臣弟见皇兄本该如此。”

萧锦辉被萧锦棠的话梗了一下,原本备好想敲打敲打萧锦棠的话愣是一个字儿都说不出。且见萧锦棠依旧如此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不禁心头有些发恼,说的话也有些乱了章序:

“你这是打算怎样?本宫召你前来无非不过吃个饭罢了。”

萧锦辉本以为萧锦棠会给汪庭难堪。毕竟他杀了萧锦棠的贴身侍婢。本想着自己既折了萧锦棠一条臂膀,算是在萧锦棠身上狠狠捅了一刀子。既能起到敲山震虎之意。也让他知道自己的斤两,明白自己永远不过是依附东宫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