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江山业 >1·风雪初定东周平凉朔

1·风雪初定东周平凉朔

小说:江山业| 作者:风抵霜| 类别:古装言情

“大周胜了!大周胜了!明威将军率兵冒雪夜袭敌营,阵斩北燕大将宇文林涛!“

嘚嘚的马蹄声踏破了黎明前的黑暗,传令使的声音回荡在驿道山间。积雪没过了马蹄,每一次踩踏都会带出雪下的泥浆与冰渣。传令使不顾雪地打滑,扬鞭快马疾驰,和着马嘶高声宣布这场战役的胜利。

打了一年有余的凉朔原争夺战终于以大周夺回凉朔关,北燕大将宇文林涛被阵斩的结果落下了帷幕。

彼时连续缠绵玉京以北一月的大雪骤停,雪破云开,连绵一冬的雪灾终是到了头。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打了胜仗的消息似乎像是给这个老迈倾颓的王朝打了一针强心剂。黎明的第一丝光透空而来,远方玉京城中传来低沉如龙吟一般的晨钟像是濒死老人喘过气一般的猛力长舒,随后趋于平缓。

朝鼓三声后,大周东宫的后侧门缓缓开出一条仅能过一人的小缝儿。暗血色的宫墙高耸,四周枯萎的树杈在雪地里投射出森然的影。

门缝后钻出一个略佝偻的背影,那是一个有些上了年纪的太监。他提着一盏宫灯,小心翼翼的将足下积雪踩平了,回过身道:

“九殿下,老奴便送至此处。今儿太子听闻凉朔大捷,吩咐老奴备宴盛待兰相爷。”

门后的人伸出一只手,在飘摇烛光下竟是冻疮满布,对比起一只手缩在狐皮暖手捂的老太监,手糙的竟是连个宫人都不如。

他一面接过太监手里的宫灯一面自怀中掏出一小巧锦囊放在太监的暖手捂里:“真是谢过徐公公了,这点儿银钱你收着……还需劳烦你往内务府打点打点。”

徐公公收了锦囊,心道这九皇子当真是天真无比。他一个随侍太监能在这宫里说上什么话。在这宫里摸爬滚打了大半辈子也不过是个随侍太监。他自暖手捂中掂了掂锦囊的分量,想着有钱不要白不要。反正九皇子无权无势,能在太子殿下手中活下来已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有口饭吃有个住处已是太子殿下对其最大的仁慈。

思至此处,徐公公不禁连同想到了自己,心底不禁生出了三分悲凉。对比起自己,这九皇子或许过得还不如自己。眼看着圣上身子一天不如一天,太子殿下大权在握,一旦登基将九皇子除名于皇室,以后怕是过得连个太监都不如。

徐公公捏紧了手中的钱袋子,心想这大概就是命。若说可怜,只得叹九皇子小小年纪便要永远被压在这锦绣地狱的最底层永不超生。回头看去。身后的人裹着一身棉布的素色披风自门后走出。

那是一个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他紧紧的裹住了身上单薄的披风将脖子缩进了领子以抵御寒冷。先前还下着些雪,连带着他发上还积着一些雪粒子。堂堂皇子,竟是连把伞都没有。

他手中的宫灯被寒冷的晨风吹得飘摇不定。明灭灯火下,他仅露在领子外的半张脸被烛光映射出惨败的腊色。可同他外表瘦弱潦倒不同,少年有着一双异于中原人的深碧色瞳子。

那双瞳仿佛透着光的墨玉,幽幽碧色浓的有些妖异。似墨非墨,仿佛眼中含了远山青黛潋滟春水。

再向上看,见少年眉弓极高,眉峰若剑,观之眉眼,竟无端的生出几分凛冽肃杀。这分明是极傲的面相,此时敛下眼柔声道谢。徐公公总觉着这九皇子不像是在这深宫中依附太子苟延残喘的病猫,反倒是像静观猎物的猛兽,如狼如狮。

徐公公被自己这等想法吓了一跳,心想自己可真是疯了魔——

九皇子萧锦棠,母亲不过是教坊里豢养的胡人舞姬。

宫中从来是母凭子贵子凭母贵,二者荣宠相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但这胡姬无名无姓,身份低微连个扫洒宫女都不如。不过是宫中教坊收的府婢。一朝献舞于花朝,因惊世之貌受圣上一夜宠幸。也算得胡姬肚子争气,一夜承幸便怀上了龙种。

彼时圣上沉迷炼丹修仙不问政事,膝下前八个皇子早已长大成人为太子之位争的不可开交。后宫之中位分高的嫔妃也绞尽脑汁辅佐儿子夺嫡。因此无人注意胡姬肚子里的孩子,也幸得如此,胡姬才得以在后宫之中平安产下了九皇子萧锦棠。

萧锦棠虽是皇子,可因母亲出身卑贱加之年纪差了几位皇兄太多未受夺嫡之争波及,也算得上是大幸。

而胡姬因产子有功被封为嫔,赐字俪。不过两年,又诞下一女锦月公主。

常理来说,俪嫔在这深宫中已儿女双全。此生荣华已保。虽无大权,但有生存地位在后宫之中无人能威胁。可就在锦月出生不久,皇长子萧锦辉登上了太子之位。

太子一入驻东宫,便将兄弟手足连同其母家一同连根拔起,株连满门。手段之残暴令朝臣为之胆寒。

无论手足兄弟当年是否参与过夺嫡之争,一律抄斩,圣上清修不问世事,面对朝臣控诉,只一句轻飘飘的:“孤已下旨令太子监国。”便搪塞了过去。

萧锦棠此时不过四岁,算是刚刚知事儿的年纪。萧锦辉以雷霆手段诛杀自己手足兄弟后才想起有一个小了自己二十余岁的小九弟。

所以当萧锦辉亲自来到俪嫔所住的棠棣阁时,俪嫔闻太子驾临,淡然整装出门相迎,道孩子无辜,恳请太子殿下高抬贵手,饶锦棠锦月一命。

萧锦辉从未见过这位俪嫔,只当她只是一位普通以色侍君的舞姬。可第一眼见着俪嫔时,见惯美人的萧锦辉亦不禁为之华艳气度心中一动。

鎏金云鬓,瓷肌玉骨,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