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幻想时空小说 >高冷仙尊请自重 >第七十四章 封归恨

第七十四章 封归恨

小说:高冷仙尊请自重| 作者:徐行之| 类别:幻想时空

五千年,他还真大方。

为什么,他明明很容易就可以抓住她,把灵桃木夺回去的。明明做了,为什么不告诉她。元迦,到底在想些什么?

暮成雪见宁浥尘若有所思的走神模样,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想什么呢?太高兴了?不至于,大家都是朋友,一点小忙而已。”

宁浥尘闻言,醒过神来,在心中朝他翻了个白眼。真是拿人手软。“我只是在想,妖王陛下真是爽快。”

暮成雪扯过了一旁的笔墨宣纸,挥笔写就了一串龙飞凤舞的文字。

宁浥尘看到,“萧知星”三字跃然纸上,随后暮成雪又写了几个字,似是生辰八字。

他将这张纸递给宁浥尘:“你不是可知逝者过去?了解了她,你就知道灭为何会变成如今这幅样子。只是本王有一点提醒你,这个女子有点不同寻常,千万小心哟。”

一个死人,怎会对她有威胁。

宁浥尘心中有些不以为然,取过纸折叠起来收好,起身道:“多谢妖王陛下提醒,那么,我便不多叨扰了。”

暮成雪笑着道:“猛猛,送女王陛下出去。”

那团绒雪白的小狐狸听令,蹦蹦跶跶地进来,向暮成雪深深鞠了个躬。血红色的轿子再次出现,猛猛撩开轿帘请宁浥尘上去:“女王大人,下次猛猛再接您回来哦。”

小狐狸巴巴地眨着眼,直击宁浥尘心底。暮成雪那样老谋深算的狐狸,怎么会有如此纯真可爱的手下。

暮成雪饮着茶,道:“要是喜欢猛猛,便来我妖道。本王可以让他一直保持着原形,做你的宠物。”

猛猛也露出期待的表情。

宁浥尘坐入轿内,摸了摸猛猛的头,道:“多谢陛下美意,只是不能不辜负了。有缘再会。”说罢,她便放下了轿帘。

从妖道出来后,宁浥尘回到了把迦琐罗藏起来的那个山洞。他还未醒,但呼吸匀畅,经脉平和,待休息足够便可醒转过来。宁浥尘在他身上下了道咒语,只要他一醒,她便能感知。

宁浥尘找了个洞穴附近隐蔽之处,祭出了风华逝。萧知星的名字及八字,都已书写在她指间所夹的血色符咒上。

萧知星,原是灭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师妹。他们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先后被玄月宗一位堂主所拾,收为门下弟子。灭年长萧知星两岁,是她的师兄。收养他们的堂主,名叫封归恨。

玄月宗是个江湖大派,上至宗主,下至弟子,共三百二十余号人。

时间飞逝,仿佛春日里生机正盛,灭与萧知星,很快就长成了灼灼桃花般的少男少女。

在玄月宗,堂主共十二位,却也不过排在第四阶,虽有一定的身份,但也并不十分尊贵。封归恨为人刚直,不屑于对位高者谄媚逢迎,也不愿与奉承者沆瀣一气。十多年来,他始终只是个堂主。门下,原有三位香主,十八位护法,还有若干弟子。到如今,却凋零地只剩下两位护法,九位弟子了。

看着人丁越来越稀少,对封归恨视为父亲般的灭与萧知星,心中格外难受。而他本人,每日依旧淡看风云,不喜不怒。

他的门下,虽然人丁稀少,其他十一位堂主手下的人却不敢轻易来惹。究其原因,封归恨虽然地位不高,功夫却不低。这也是十多年来,他为何还能保住堂主之位的原因。他虽什么都不计较,但一向与其他人井水不犯河水。若是来犯了他,他必然不会手下留情。

封归恨最爱的两个弟子,便是灭与萧知星。

萧知星随着年岁的增长,出落得愈发楚楚动人。恰逢玄月宗中,圣女触犯宗规,宗主下令处死,由三位门主执行。圣女之位,便一直空悬着。当选圣女,必然要挑十四岁的少女,且她需在月圆之夜的子时出生。宗中所有符合参选圣女条件的女子,都要去选。三门六阁,以及其余十一位堂主,无一不想门下出人,将圣女这个仅在宗主一人之下的高贵之位收入囊中。

这日,灭正在后山练剑。

萧知星跑去找他,他一面修行,一面与她搭话:“怎么今天不用去学那些礼仪吗?”

萧知星微微撅着嘴,有些不太高兴地说:“这圣女实在难当,可偏偏我是八月十五子时出生的,不得不去选。整个宗门,共有六名当选女子,我还真怕一不留神被选中了呢。”

灭挽了一个剑花,道:“选中了也好,光耀咱们星月堂了。不至于这么冷清,叫别人看--

低了去。”

萧知星蹲下身,手托住腮,手中甩着自己的小辫子:“师兄,圣女姐姐才二十二岁,当这圣女也就八年时间。可我觉得她好像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快乐。就在她被三位门主处死的三天前,我还见过她。她一个人坐在沂风谷的山涧旁,黯然垂泪呢。”

灭终于练完了一套剑法停了下来,累得满头是汗,迈着疲乏的步子到萧知星身边,一屁股坐在大石头上。双臂撑着身子,昂起头看着湛蓝的天:“她那么尊贵,受尽宗主的优待,还有什么好难过的呢。你确定,她不是为了养了多年的兔子死了而难过哭泣?”

“没有,她还同我说了好些奇怪的话。”萧知星从袖中取出了自己的帕子,轻轻帮灭拭去脸上的汗水。

帕子幽幽的香气,痒痒的触感,骚动着灭的心。他轻轻挥手,示意萧知星不要帮他擦汗,用袖子粗略地一抹:“她说了什么?”

萧知星也坐在,往大石块上一躺:“她说,旁人只羡慕她位高受宠,而不知这其中不可言说之事有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