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幻想时空小说 >高冷仙尊请自重 >第六十四章 阿修罗

第六十四章 阿修罗

小说:高冷仙尊请自重| 作者:徐行之| 类别:幻想时空

紫陌青门。

宙洪荒说完父师择选的九人相杀的残酷规则后,殿内一度寂静。宁浥尘是心头犹疑,其余人便是觉得凝重。

魔道九位少师,人人都不简单。要他们去到修罗道执行这个任务,先不提找不找得到女娲石,要杀死其余八人拿到象征少师身份的玉牌,便已让每个人都深觉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他们所有人,都将成为屠戮同胞的地狱修罗。

当然,也有极是嗜战的。遇到这样的事,便抗风不已。

“我倒是很想看看,浥少师承君主心血与指点,如今修为已是何种境地?”那声音底,隐隐涌动着压制不住的斗意。

宁浥尘想,说这话之人,大约便是黑漠了。

“黑漠,当心还没遇上她,你就命丧他人之手了。”一个略带书生气的清朗平和嗓音响起,豪不给黑漠面子。

此人毫不惧怕黑漠,想必地位一定在他之上。且咋一听这声音仿佛柔和春风扑面,可仔细辨认,便会发现这风里还夹杂着极细的毒针般的尖锐。那位风离离少师,倒是像这样的人。

“阿离,管好你自己。”

“鸦肃少师一跃超过了我,位居第二,倒是颇有几分大少师的风范了啊。”风离离嘲讽道。

狂煞听闻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脸顿时沉了下来:“够了”。

宙洪荒见场面安静了,才继续道:“本君已暗中查明,修罗道正值众王子争夺王位,内忧外患之际。阿修罗王摩诃旧疾复发,又遭到王子暗害,残喘苟活于世。”

狂煞双手抱拳,向宙洪荒表示敬佩之意,随后便向众位少师道:“君主正是看准了这个时机,父师之选才定了去阿修罗道带回女娲石这个任务。尔等,莫要辜负君主的苦心呵!”

众少师齐齐答道:“我等愿粉身碎骨,为君主万死不辞!”

从紫陌青门出来后,宁浥尘便回去了女人汤。

兰儿早已侯着她回来,一见到她,立即上前来扶着。

“大人,怎的又受了重伤?”兰儿仔细扶着宁浥尘到珠帘后,让她躺在铺着纯白羽绒垫的摇椅中。

斐夜的一番疗伤,时间短暂,后两人又急匆匆地赶往魔道王殿,只是帮她暂缓了疼痛,而没有将伤势治好。她脸色惨白到几近半透明,嘴唇血色尽失:“此行不太顺利,为他人做了嫁衣,白叫那妖王捡了便宜。”

兰儿见她此番模样,便道:“父师择选已经开始,您伤成这样,不若……”

“我不会放弃的。磨刀不误砍柴工,且让他们先去到修罗道吧。时辰未到,胜负未分,谁能笑道最后还不一定。”宁浥尘声音微弱,语气却坚定。她必不能叫宙洪荒失望。若就这样死在了这场择选中,便太对不起宙洪荒对她的付出了。往后,还怎么还他这样大的恩情?

话音刚落,敲门声响起。

“阿浥,在里面吗?”是宙洪荒的声音。

兰儿闻声,立刻去给他开门,而没看到宁浥尘有些慌乱地摸了摸自己憔悴的容颜,胡乱整理了仪容。

宙洪荒进来后径直穿过了珠帘,走到宁浥尘身旁。兰儿十分贴心地搬了凳子,让他坐下。宁浥尘不由得特意看了兰儿一眼。

兰儿知趣退下了。

宙洪荒并未说话,只是伸手去轻触她的脸,有移到头顶,轻轻摩挲着她的头发。深厚的魔之力透过天灵不断渗下,修复滋养着她废墟般的身体伤势。很快,一张脸重新有了血色。

宙洪荒的语气满是心疼:“你回到紫陌青门时,我便察觉到你受了不轻的伤。就这样,怎么去和那八人斗智斗勇,在强大的阿修罗的守护下拿回女娲石?”

“又让你担忧了。”宁浥尘如小鹿般望着他,大大的眼睛中透着歉意。

见她此般模样,宙洪荒便不忍再继续苛责于她,只好换下严厉的神色,眉目间多了一份温情:“罢了,你再怎么折腾,还有我在背后。斐夜和其他人都已出发,方才又在外面听闻你仿佛有些想法,你预备如何?”

宁浥尘道:“既然阿修罗突然病重,且此消息被故意封锁下来,说明做下此事之人身份也不一般。听闻阿修罗王膝下有七位王子,至今没有立储。他在王位上坐久了,下面自然会有人迫不及待。我预备先接近王室成员,想法子结实一位王子,先将此事来龙去脉查个一干二净。”

宙洪荒点头:“摩诃身为阿修罗王,获得万千阿修罗的敬仰,却被自己的亲儿子们算计了一回。迦琐罗是摩诃的第七个王子,善良而勇猛,他无心于王位。或许是你可利用的最佳人选。”

宁浥尘感激地看着宙洪荒?-

灾泻鋈幌氲搅耸裁矗付恍Γ骸霸缇吞蛋⑿蘼夼难廾舸朔芩忱乩矗酶鞔桓觥!?

她现在竟可以自然轻松地与自己玩笑了。宙洪荒心中大悦,面色还是保持着温和:“你此行辛苦,切记照顾好自己,这样的特产还是别给我带了。倒是你,小心别被好色的男阿修罗扣下了,乐不思蜀。”

“阿修罗女美艳,阿修罗男丑陋,我才看不上。”宁浥尘说着,便起了身,然后再盈盈向着宙洪荒行了一礼:“君主,我便去了。”

她化成一道紫光,消失在了女人汤。

宙洪荒默默道:“你只管去吧,一切,有我安排。”

修罗道内,一位白衣少女如一阵风般刮至。

细看长相,和宁浥尘一模一样。可她的眉间贴着一颗赤豆般大小的红点,浓密的黑发低低地编了鱼骨似的粗长的辫子垂在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