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幻想时空小说 >高冷仙尊请自重 >第五十八章 若儿

第五十八章 若儿

小说:高冷仙尊请自重| 作者:徐行之| 类别:幻想时空

靖朝王宫。

璟煜方入宫中,一切照旧井然有序地进行着,看似并无一样。但他察觉到,一切都已不同寻常。

是了,无论是值班的侍卫,还是巡逻队,都已不是往日熟悉的面孔。一月时间,宫中势力已然被人偷天换日。璟煜默不作声,不闻不问,暂只当全然不知。

宫中一贯平和,没有什么大事发生。这一月来唯一能让宫人们私下里议论不止的,当属某位娘娘那新得的一只宠物。有人说它是一只猫,有人说它是一条狗。奇特之处在于,它是通身的火一般的红。

宁浥尘才回来,殿中凳子还未坐热,璟垣的人便来了。

她知道他所求何事,便换了装,随他的马车出了宫。

湘王府。

一月不见,璟垣仿佛有些憔悴。他眼下有层淡淡的乌青,仿佛每夜都没睡好。

“本王今日接你过来所谓何事,你可知晓?”

宁浥尘回道:“自然是要我兑现承诺的。”

他的声音甚至带着些祈求的意味:“那么,你告诉我若儿到底如何了?”

宁浥尘端详了璟垣片刻,心中有了一盘棋局。她还不能确认,璟垣是否愿为这盘棋上一颗最重要的棋子。

她问道:“你知道她已经死了,我许诺可告诉你她的前事与身后事,那,我又是何人?”

璟垣细思了一番,猛然后退了一步,眸中大惊:“你,你是地府之人?”

宁浥尘周身开始流转出柔和炫美的紫光,以往日紫衣华服冷艳脱尘的模样出现了。

璟垣深感不可思议。

她微微一笑,颠倒众生:“这,便是我原本的样子。我非地府中人,若儿死后也比不能去冥界轮回。她这个人,命实在太差了。”

说罢,风华逝在她掌间出现。

璟垣镇静下来,问道:“你……你接近皇兄有何目的?”

“你放心,我不会伤他的。我只是想问他要一样东西,拿到了,我就走。”宁浥尘轻轻一抛,风华逝幽幽落到了桌上:“过来呀。你不是想知道若儿的事么?”

璟垣的眼神充满警惕。

“我不会伤你性命的。”宁浥尘微微回眸:“你对我,还有用处。”

璟垣定了定神,便走到了她身边。

宁浥尘手间多了一张红色的符咒,上面写着若儿的名字和生存八字。

“我将带你进入若儿过往的短暂一生,你且放松,莫要慌张。”

璟垣侧头看着宁浥尘,喉头一动,吞了吞口水。

宁浥尘掌间的符咒开始燃烧,两人身化成紫烟,融入风华逝中。沙漏底部的流沙,一簇簇地往上升去。

若儿,并不是一位卖茶女。她是璟煜身边暗中训练的茕影卫,只是她不练武,攻于兵法心计。

那一夜,璟煜将若儿秘密召入勤政殿。

若儿跪在大殿中央,听受璟煜的任命。

璟煜居高临下:“玉锦州兵乱,那是渝王的封地。沁王近段时日与他走动频繁,且他二人平日里关系便不一般。朕继承大统之后,只除了当时与朕争锋相对争夺地位之人,留了其余人性命。他们竟毫不领情,又妄图叛乱!”

若儿向璟煜拜了一拜:“若儿愿为皇上效命,万死不辞。”

“几位亲王中,其余众人朕都已明白他们心意。唯独湘王,看似对阵衷心追随,淡泊名利。而之前皇位之争中,重臣除了拥戴皇后嫡出的大皇子,另一人便是他了。朕,不得不留意他的真实想法。对于他这样的人,武力、权压皆不可行。茕影卫中,你不会武功,却心细如尘,擅长惑心。你,是最适合去完成任务之人。朕要你,去到湘王身边,替朕探明他的心意。若存有叛乱之心,杀之。”璟煜口中淡淡吐出这些话语,眼底寒意令人发颤。

若儿领命道:“是。”

璟煜微服私访,去到玉锦州一带探寻渝王和沁王的动静,璟垣作陪。

七月流火,天气燥热。乘了三日马车,临近玉锦州边界,又换了马匹骑行。不过半日,便觉酷暑难耐,口干舌燥。

忽见不远处有间干净的茅草屋,绿草茵茵,挑着一杆黑边黄底的旗子,上书一个大字,茶。

璟垣擦了擦头上的汗,提议道:“兄长,前面有处茶馆,行了这半日马儿也累了,不如前去歇歇?”

“你呀。当时兄弟们一起学骑射,数你最会偷懒,这般学艺不精。”--

璟煜数落着,却没有责怪之意,他见侍卫随从们也微有怠色,便说道:“好吧,眼下已入玉锦州边界,不急于一时。众人听令,都去前面茶馆,整顿休息。”

日头正毒,路上少有行人。茶馆中除了璟煜一行人,便只有趴在柜台前的掌柜了。

此地不大,但收拾地颇为整齐干净。

“有人吗?”侍卫大声问了一句,把睡着的掌柜惊醒了。

掌柜一见来人锦衣绸缎,非富即贵,惺忪的睡脸立即笑成了一朵花:“几位,要点什么?”

“想必此地也没有什么好的,随便来一些吧。”璟垣对着璟煜说道,璟煜点后后,他便向掌柜道:“上一些碧螺春。”

“这个没有。”

“那便沏一些铁观音。”说着,一行人便各自坐下了。

掌柜笑道:“这个也没有。”

璟煜神色颇为平静,而璟垣皱起了眉头:“那六安瓜片呢?”

掌柜嘿嘿一笑:“自然也是没有的。这些个名贵的茶叶,小店都没有。”

随行的侍卫闻言,猛一拍桌子:“这也没有那也没有,开什么茶馆!”

说着,便气势汹汹走到掌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