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幻想时空小说 >高冷仙尊请自重 >第五十章 如昨

第五十章 如昨

小说:高冷仙尊请自重| 作者:徐行之| 类别:幻想时空

威远大将军手握兵权,权倾朝野。多少虎视眈眈的权臣,对璟煜的山河在暗中掣肘。这次寿宴,他们多数都出席了,竟已拥护邹仁泽至斯。

除去了一个净秋空,还有一个邹仁泽。璟煜,也实在难容下他。

回宫的途中,脸色便如山雨欲来的天色,阴郁不已。

璟煜没有直接回自己的寝殿,反而先陪着宁浥尘,将她送回了寝殿。他兀自坐下,道:“朕,想再向你讨一杯茶。”

宁浥尘便再为他沏了一杯老君眉,璟煜依然岿然不动,并没有打算走的意思。

不走,便是想耍流氓了。

宁浥尘浅笑道:“皇上对寻蹊郡主的舞姿赞不绝口,是否忘了那日我那一曲洛神?”

璟煜在她脸上瞧见一抹似是嫉妒娇嗔的神色,心中大悦,暂时便忘却了前朝的烦恼:“你说她是天女,你是魔女。你们的舞本不是一种类型的,不可相提并论,各有各的长处。”

“皇上还问我,她与我熟更胜一筹。我说了不算,我也想亲耳听到皇上说的。”宁浥尘说着,脱去了鞋袜,一双如白玉般的赤足露在了璟煜眼前。那串别致的铃铛随着她的脚步发出脆生生的响动,极是惑人,有意无意地拨动着他的心弦。

她又轻轻摇动着双肩,轻薄的纱衣便抖落到了地上。

眼前的她,只穿着白色的抹胸长裙,下身裙摆宽大而透明,如同一朵倒垂的白莲,隐约可见白色的长裤。衣着用色虽素雅,但这样穿,竟结合了致命的诱惑。

璟煜记得,映象中的阿浥,从来都是端庄大方,断不会做如此扮相,也不轻易作舞。原来,她也可以美到如此诱人。

今夜,没有乱人心曲的奏乐,只有窗外拂来的晚风,撩动着她的长发与裙角,以及脚上的锁魂铃,传出的阵阵勾人心魄的铃声。

随着她的平转旋身,整个人便如同一朵大肆盛放的昙花,足以令璟煜沉醉。

“啊!”宁浥尘一阵晕眩,忽然倒在了地上。她紧皱着眉头,贝齿轻咬下唇,去摸自己的脚踝:“好疼……”

璟煜忙过去看她,只见她纤细白皙的脚踝,已瞬间肿如馒头。

他毫不避讳地将轻抬起她的腿,仔细地把她的盈盈一握的脚捧在手中。这一瞬,让宁浥尘与他皆是一愣神。那年雪夜行走,她的脚冻得生了冻疮,他也是轻轻捧着,亲自为她上药。

此情此景,昨日再现。

“阿浥……”璟煜记得那种感觉,眼中是覆海般的深情。

宁浥尘忍着痛,将脚抽回:“皇上,我是一凝。”

“是了,你是凝美人。”璟煜醒过神来,眼前女子看自己的眼神,如同相识不久的陌生人,和阿浥是不同的。“朕去命人叫太医,天色已晚,你早些歇息。腿脚不便,就不用行礼了。”

璟煜起身,吩咐了她宫里的人宣太医,就回了自己宫中。如此一来,他便又有一段时间不能与宁浥尘亲近了。

皇家驿馆。

寻蹊自回去后,深深怨上了两个使臣,闭门不见他们。待外面的聒噪散去,夜色中,融入了一丝来自幽冥的死亡之气,正在朝她试探般地抓来。

寻蹊眉目一横,压低了声音道:“鬼道中人,有何贵干?”

一阵灰气凝聚成一个人形,一个身披宽大黑袍的人出现在寻蹊面前,连脸都被那兜帽盖去了大半,无法看清。此人,赫然便是那日跟随在宁浥尘身后的黑影。

黑袍人道:“方才见仙子发怒,口中念念着‘陈一凝’这个名字。我心中不忍,决定还是将事情真相告知于你。”

“什么真相?”寻蹊闻言,又想起陈一凝潭水般深沉的眼眸,若有深意的笑容,身子莫名变得麻痹僵硬,背脊上流下一道冷汗。

黑袍人背过手,踱步到窗前:“前段时日,六道都曾听闻,魔君宙洪荒得了一位难得一见的美人,名唤宁浥尘。为了她,甚至用心头血助她成魔。此女,便是你正在打交道的陈一凝。”

寻蹊惊道:“她竟是个魔?为何能如此坦然地出入皇宫,且我丝毫察觉不出她身上有任何魔气?”

黑袍人缓缓转过身,从帽檐下投射来两道冷彻的目光:“你看到她脚踝上的那串铃铛了吗。那,是魔道宝物,锁魂铃。佩戴之,则可以滴水不漏地敛去周身魔气。与此同时,佩戴者也不能再施展术法,如同凡人。”

寻蹊颤抖着咽下一口气,道:“我与她无冤无仇,她为何要这般戏弄于我!”

“这,便要在制服住她的时候,亲自审问了。”黑袍人伸出手,掌间银色的寒芒闪过,出现了一柄短刃:“这是破魔刀,用之破开锁魂铃,便能让她原形毕露。皇宫中有条神龙镇守,她身上的魔气,足以惊动神龙。如此,便能借神龙之手--

,将之除去了。若我的情报没错,元迦仙尊也来到了人道。除去她,也是他的目的之一。你不是担忧会被仙尊责罚?这可是个戴罪立功的好时机。”

寻蹊接过,抽出匕首,目光如雪舔过刀锋。

深夜,皇家驿馆又有不速之客造访。使臣们所在的房间,一个个都被灌入了迷烟。闻之,便不省人事。

寻蹊淡淡抬了抬眼皮,不知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凡人,将主意打到了她身上。

黑衣人乘着月光,从窗外跃入。他悄悄潜到寻蹊面前,下一刻,一柄冰凉的匕首便如毒蛇一般贴上了他的脖子,床榻上的人已睁开雪亮的眼睛。

他即刻扯下面巾,道:“寻蹊,是我。”

“是你……”她坐起身,声音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