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幻想时空小说 >高冷仙尊请自重 >第四十一章 浴血

第四十一章 浴血

小说:高冷仙尊请自重| 作者:徐行之| 类别:幻想时空

璟垣,是最受圣恩的亲王,封号为湘。

时惜华到了相王府发现,他原来已有一位正妃了。正妃净氏,名素月。生得貌美,名门毓秀,典雅高贵。可璟垣看上去并不喜欢她,外人看来他们相敬如宾,而在府中,他则不愿意看她一眼。

可再如何,他也未曾带过其他来路不明的女人入府。

净素月听闻此讯,一张白玉似的脸气得通红,在璟垣带着时惜华回府之时,她已领着众人在正门口迎接。

璟垣见她,只冷冷看着,形同陌路。净素月并不生气,脸上依旧挂着平和的笑容,端庄淑惠。她迎上前,刻意没去看他领在身边的时惜华:“王爷一路劳顿,辛苦了,我已命人备好晚膳。”

“王妃如此贤惠,有劳。”璟垣牵起时惜华的手,便要绕过她往里走。

“王爷!我爹他,还不知道您有纳妾的打算呢。这个小女子,倒是与从前那位十分相似。”净素月高声唤他,待璟垣回身,她还保持着端庄的微笑,静候他的反应。

时惜华的手突然被璟垣握得很疼,她能感觉到他在强压怒气。

璟垣冷笑道:“王妃入府三年,至今无所出。本王如今要纳妾,岳父大人不会不同意吧。”

此番话,反让净素月面色变得煞白,如同一条被捏住了七寸的蛇。璟垣又补充了一句:“自作孽,不可活。”

净素月的身子一歪,身边的丫鬟眼尖立即将她扶住。璟垣继续牵着时惜华,从她眼皮子底下经过,就这般将时惜华迎入了府中。翌日,湘王府便多了位侧妃。

此后每一夜,时惜华房间对面的屋檐上,总会有一只黑猫静静蹲坐着,凝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在湘王府呆了一个月,时惜华说,想去自己以前住过的一个地方看看。璟垣派了十人同随,时惜华尤嫌不够,又多要了一倍。

她回到了那个曾备受欺辱的村庄。村民从未见过如此贵人大驾,等看清来人是时惜华后,惊诧不已。

时惜华淡然坐在祠堂中,召集了所有曾欺负过她的男人和女人,在她面前哆哆嗦嗦跪成了两排。

“就是在这里,你们用棍子打过我,用鞭子抽过我,用刀子割过我。”时惜华饮了一口茶,悠悠将杯盏放下:“不如,你们也都尝一尝这个中滋味?”

“王妃娘娘,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请原谅啊!”

“饶命啊王妃娘娘,是我们有眼无珠,您大人不记小人过,绕过我这一次吧!”

村民们开始求饶,时惜华不为所动,笑道:“那日我求饶了多少次,你们可曾放过我?动手吧。”

她下了令,命侍卫们先将眼前这八人折磨了半死,又泼了盐水,再继续毒打,最后,一刀割喉毙命。

一时间,祠堂的高香气息,被血腥味掩盖。时惜华的衣服沾染了血渍,更有几滴飙在了她脸上,如那晚杨二的血一般温暖。她从无意害人,可上天偏偏没有让她好过。她的一颗心,早随着屡次被抛弃欺辱,变得僵硬凉透。沐浴着曾伤害过自己的人之血,方可得到丝丝暖意。

此事,很快在湘王府传开了。私下里,人人都唤时惜华妖妃。

璟垣当然也听到消息,对于净素月几次三番的劝言,也是充耳不闻,对时惜华依旧宠爱。

这一日,趁着璟垣去了皇宫尚未回来,净素月命人在时惜华的饮食中下了毒。因着她平日里性子冷淡,不为难下人,也不曾施恩于他们,无人告知她净素月的暗害。时惜华毒发之际,无一人在身侧。

五脏六腑如同烈火焚烧,她痉挛着躺在床上,双眼遥望着窗外一轮圆月,仿佛看到了璟煜的面容。此生,她已除去曾伤过自己的人,可还尚未能真正陪伴在所爱之人身旁一日。这么快,自己就要死了吗?

窗外黑影一闪,一团绒黑靠在身边,是她养了两年的猫。

“墨痕……”时惜华闭上眼,由着墨痕摩挲着自己的脸,露出浅浅笑。

府中虽无人救她,但--

通风报信之人还是有的。璟垣接到消息,火急火燎地从皇宫回来,直奔时惜华的卧房。推开门,只见她静坐在梳妆台前,卸去浮华,散了长发,正用篦子梳头。

见璟垣神色慌张,她站起身相迎:“王爷?何事这般惊慌?”

璟垣摸了摸她的脸,还是热的,又将她整个人翻来覆去看了一遍,道:“你没事吧?本王听说,净妃她给你下了毒!”

时惜华噗嗤一笑:“哪个说的?她确实给我送了药,却是碗补药。我身子一时承受不住,鼻子出了些血,估摸着是他们看差了。我还好好地站在王爷面前呢。”说罢,她还转了个圈。

璟垣将信将疑,担忧道:“以她的性子,不是做不出来。惜华,为了你好,本王先送你入宫待一段时日。有皇兄庇护,她净家的手还伸不到宫里去。你放心,很快就能回来,以后你便能无忧无虑地生活在这府中。”

入宫,便可以时常见到璟煜了。时惜华点点头,眸中暗含着期许。

次日,璟垣入宫时携带了时惜华一起,再出宫时,仅他一人。

时惜华跪在璟煜身前,璟煜道:“璟垣托朕照拂你,你便暂居在烟雨台。烟雨台位于湖心,风光甚好,也清净,很适合你。”时惜华道了谢,便被人带下去了。

净素月得知璟垣这样保护她,便动用家族势力,让后宫的妃嫔们留意着时惜华,不能明着动她,也要暗里时不时使点绊子,让她不得安生。

时惜华日日踩着璟煜得闲的点去请安,却缕缕被拒。不仅见不着璟煜,还处处受到后宫排挤。

这一夜,她再去试着给璟煜请安,没有被拒,但被告知,璟煜不在殿内。

时惜华百无聊赖,又缕缕求不得,甚是郁闷,便辞了宫女,独身在宫中走动。神思走得很远,不知不觉,便来到一座素净大气的月白色楼下。此楼位置僻静,悬着一块牌匾,叫做“月阙”。在红墙绿瓦的皇宫之中,月阙显得尤其格格不入,附近亦无人看守。

月阙的门微微开着,似是有人出入。时惜华亦推门而入,这里并不似其他宫殿般金碧辉煌,珠光宝气,装潢多是月白色为主调,天青色的宝石与帐幔做点缀,并有诸多镶着黄金的青铜摆件做装饰。此外,还有不少字画古玩陈列着,颇有一股浓重的书卷气。看来,之前居于此处的妃嫔必然不俗。

时惜华走到了一间颇为空旷的屋内,这里仅放置着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以及一个木柜。可墙上、桌上,铺天盖地全是一个女子的画像,连柜中也放满了被卷起来的画纸。

画中女子容颜极是少见,一颦一笑都是绝美。一张张画,有她笑着的,皱着眉的,看书的,绣花的,喂鱼的,她的生活百态。时惜华不懂画,可她觉得这一笔一画,都饱湛着浓重的思念。

她忽然觉得一双眼涨得有些难受,又仿佛听到一个陌生女子的叹息。

“你为何在此处?”门口传来一个阴沉的声音,带着被冒犯的怒意:“朕撤走那些侍卫,倒给了你可乘之机。”

时惜华转身,只见璟煜沉着脸站在门口。

“阿浥……”璟煜忽然神色一变,疾走几步来到她身边,饱含期待地在她脸上寻找着什么。

时惜华被他看得脸颊发红,便下跪道:“皇上请恕罪,我不是故意闯入这里的。”

璟煜道:“起来吧,不知者无罪。往后,你断断不可再踏入此处半步。否则,即便有璟垣护着,也保不住你。”

时惜华吓得背脊发凉,只觉衣服都紧紧贴住了皮肤:“是。”

“出去。”璟煜命令道。

时惜华不敢不遵,怕再触怒了他,便立即出了月阙。

这里,又只剩下了璟煜一人。他负手在一副女子拈花的画前,微微昂首凝视着画像:“阿浥,这个女子的眼睛有时候很像你。给我一种,你回来了,就在我身边的感觉。可仅仅只有那么一瞬间,便再也找不到那种感觉了。这个世间,连一个有一分像你的人都没有,她这样的已是难得,所以我才恕了她闯入你的地方这一死罪。如果有一日你能回来,那该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