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幻想时空小说 >高冷仙尊请自重 >第三十八章 八少师

第三十八章 八少师

小说:高冷仙尊请自重| 作者:徐行之| 类别:幻想时空

兰儿让宁浥尘坐下,传唤进来一位穿着紧身红裙的女子入内,她曲线玲珑,身姿妙曼,只膝盖处开始做了蓬蓬的裙摆,如同鱼尾一般。因着衣裙紧致,步子也显得尤其一步三摇,可谓我见犹怜。

宁浥尘赞道:“这新来的不错,算是上乘。你可将那礼物带来了?”

谁知她这一问,竟戳中了那女子痛处似的,嘤嘤地抽泣起来。

宁浥尘不解地看了兰儿一眼,兰儿却掩唇偷笑,竭力忍着不发出声音来。

那女子一面拭去眼泪,一面端稳了音调道:“回禀浥少师,奴便是将赠予出去的礼物。”

宁浥尘一惊,原来是出美人计。她放缓了声音:“若跟了某位少师,你便飞黄腾达了,何以这样伤心垂泪?”

“奴名叫娆儿,浥少师有所不知,奴将要去的,是少师中排行第七的,宿邪少师府中。宿邪少师好女色,奴本是魔道舞姬,为人妾为人婢也没怎么的,可宿邪少师不仅贪色,更会与女子合修来练功,直至女方力竭而死。奴,怎能不惧呀!”说罢,娆儿眼泪又掉了下来。

宁浥尘道:“你需明白,再哭命运不济也于事无补。但你是君主和泣幽姬娘娘送去的礼物,再如何,那位宿邪少师也是不会伤及你性命的。若要立足,自己多留心着点。”

她一贯不喜欢看这样遇事动辄哭泣不止,仿佛立刻便要死了的,立刻对兰儿使了个眼色,将娆儿带了出去。

清净之后,兰儿道:“大人,这宿邪少师您大概了解了,那我便与您说说其余几样宝物吧。”说罢,她一样样地把礼盒打开。一时间,眼前一片光芒璀璨。

宁浥尘道:“君主说,斐夜与泣幽姬之间有道不浅的鸿沟,我以为他只与我过不去。难道他和魔道后宫的女人,都过不去?”

兰儿叹了一口气,缓缓向宁浥尘道:“这您就有所不知了,斐夜少师并非厌恶女子。他极其介意自己的出身,因为他的母亲,是魔道最卑微的奴役,而他的父亲,则是鬼道至高无上的冥王。一千年前,冥王在外遭到了修罗道所派的阿修罗们的刺杀,身受重伤,掉落在魔道,借着那些最卑微的奴役们的气息遮掩住自己的行踪,避过了阿修罗的追杀。夜少师的母亲,那时发现了冥帝并简单地帮他治疗,助他养伤。冥帝迷糊间,就临幸了她,这就有了夜少师。夜少师出生后,因着一双异瞳没少受人白眼嘲笑。他的母亲也曾传信到冥界,可冥王不仅不愿与夜少师相认,反而派出暗卫欲除去他们母子。因着君主那时正好路经,才救下了他。可他的母亲却死在了冥界暗卫手中。泣幽姬作为冥帝的女儿,自然不愿承认有这样同父异母的兄弟。而夜少师恨冥帝入骨,同样也恨毒了泣幽姬。”

宁浥尘这才对斐夜有所了解,怪不得他从不正眼看泣幽姬,而对宙洪荒又是那般的忠心耿耿。

兰儿指着一枚约有一颗黄豆般大小的天空蓝宝石,娓娓道:“这是清心戒,是君主嘱咐要赐给灭少师的。灭,在少师中排行第六,可他时常控制不住自己的心魔,令黑气缠满周身,杀戮不止。无人知道他为何如此,君主希望他能战胜心魔,特意将此物赠他。”

“被自己的心魔控制,成了只知杀人的傀儡么?确实可悲,这与行尸走肉有什么差别,他要这高官要职又有何用--

。”宁浥尘拿起清心戒旁边的手钏,只见上面坠着四颗色彩不同的莹润宝石,分别是绿、蓝、紫、白四种颜色,颗颗均有鸽子蛋般大小,用一块块四角圆润的方形银锭串连着,那些银块并不是工工整整的方形,表面如同山峦般起伏,交叠间的缝隙透出一股黑色,倒是十分适合男子佩戴。

“这又是做什么用的?”

兰儿道:“这手钏,是要送给黑漠少师的。黑漠少师排行第五,平日里最热衷打斗征战,分个高低胜负。这手钏上四种颜色的珠子,分别对应着风火雷电四种属性,很合黑漠少师的体质,对他提升实力有着莫大的帮助。”

宁浥尘将手钏放回原处,嫌恶道:“匹夫。总是要与人分出个高下,有意思么。一个人若是真的强,是不必通过武力动粗来让对方臣服的。”她拿起旁边的一卷书简,笑道:“这又是什么礼物?像是要送给一位通诗书的,终于有一位不再沉迷打打杀杀的了。”

“非也。”兰儿上前接过宁浥尘手中的书简,将之展开,道:“这是冥殿的一卷秘术,封印之术。这是将要赐予排行第四的阿槐少师的。阿槐少师最喜封印术,平日里除了出任务,就是研究这些术法。冥殿秘术一般不轻易传给外人,这一卷是很难得的了。”

“这封印术用得狠了,有时候比起直接杀人,更加折磨。”宁浥尘拿起旁边一道紫色绸缎制成的书卷,打开之后,内里有一层白色绢面,以稳健有力,笔走龙蛇的术法写着字。“这像是道旨意啊,难道也是赠礼?”

“大人说对了。比起财富功法,这会是鸦肃少师最想要得到的。您仔细看上面的字,是君主亲笔写的诏书。鸦肃少师原本在少师中排行第三,他醉心权势,一直想得到晋升。这次,君主便成全他,将他提到第二,超过了风离离少师去。”

宁浥尘立即问道:“那,这位风离离,难道他舍得把第二的宝座拱手让人么?”

“他便是您口中那位,很通诗书颇有才情之人了。但才情很好之人,往往心眼也小,一般人都不知道,他这个人,实则内里酸得很。”兰儿说着扮了个鬼脸,摇了摇头:“说不定,他那颗弄权之心,比鸦肃少师重多了。他的功力在八位少师中算低的,可心计颇深。君主便赐予他这件紫云甲,作防身用。”

说罢,兰儿指了指一旁流光璀璨的紫色贴身衣甲。

这最后一件礼,便是宁浥尘从卧龙潭取出的孤月剑了。这本是仙家之物,为何宙洪荒要用这个送给一位魔呢?

“这柄剑,便是要送给排行第一的云自在少师的。”兰儿道。

宁浥尘对此人产生了好奇:“云自在?何许人也?名字倒是十分好听,与其他少师门格格不入,竟透着一股子清韵仙气。”

兰儿点点头:“是了,云少师在成魔之前,是位差点修仙成功的修道之人。”

宁浥尘道:“一念成仙,一念成魔。做魔也没什么不好。”与其成为如元迦那边冷如风雪不近人情的仙,还不如当一个铁血性情,肆意妄为的魔,来得潇洒自在。只是她还不明白,仙家之物浩如烟海,宙洪荒为何指定送他这样一把剑?看样子他也并不知道此剑与元迦也有关系,要不然,他绝不会让自己去取。只能在与云自在接触更多后,去发现宙洪荒真正的用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