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幻想时空小说 >高冷仙尊请自重 >第三十六章 孤月

第三十六章 孤月

小说:高冷仙尊请自重| 作者:徐行之| 类别:幻想时空

暮成雪离开了那个村子,回到了墨痕被他禁锢着的地方。他眯着尖尖的狐狸眼打量着在他的结界中苦苦支撑的墨痕,有小妖禀报,这墨痕作为一只资历仅有几年的小野猫,竟能修成妖,又被宁浥尘重伤后竟能迅速痊愈,委实蹊跷。他不得不把此情景与女娲石联系到一起。为了不再与女娲石失之交臂,他必要把墨痕圈在眼皮子底下,以明察他的一举一动。

墨痕见他来了,语气微弱,双眸依然透着一股坚定的倔强:“妖王陛下,墨痕万分感激您的垂青。只是……只是我有还放不下的事情,恕我不能在您麾下效力……”

暮成雪红衣惊华,倜傥一笑,一拂袖解了控制:“无妨,终有一日你会需要我的。那时,再来王宫找我。”

与此同时,宁浥尘回到了女人汤。刚见了兰儿,便问道:“时惜华近日如何?”

兰儿道:“依然是那副抵死不从的样子,我便安排这她先做了个粗使的婢女。您先不要关心她了,紫华殿来传唤令了,君主请您过去呢。”

宁浥尘有些疑惑:“可现在并非修炼的时辰啊?”

这一天往紫华殿一跑,已让魔道众生羡慕不已。若一日见上宙洪荒两回,不知得让多少女眷又羡又恨牙痒痒。宁浥尘知道,宙洪荒日理万机,繁忙不已,也并不常在紫华殿。只是近段时间才常在,她也明白他是为了什么而在。

宁浥尘去了紫华殿,这次宙洪荒并非教她术法,也没有带她修炼。

宙洪荒正色道:“父师择选已近在眼前,你的力量与术法,我已并不太担心。但其余八位少师,你只接触过斐夜,对其余人一无所知。泣幽姬百年一过的生辰要到了,按照她昔日的规矩,少师及以上的官职,都要赐礼以示亲近拉拢。这次少师的礼,我替她做主安排,便由你去一一送至他们府上。”

宙洪荒这样的安排,在泣幽姬那边看来,是荣宠偏爱,细致入微的体贴照顾。宁浥尘倒是听了出来,不过是借了这样一个由头,让她有机会了解到其余少师分别是何种人物,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他近日长留紫华殿,便是为了助她修炼提升,现在竟替她考虑至此,心头着实有些动容。

“我何德何能,让你这般在意。”

宙洪荒郑重的面庞上,漾开一抹细微的感激之色:“是我何德何能,竟遇上了你。”

此话深奥。宁浥尘听不明白,即便今日已成为魔道少师,也是仰仗着宙洪荒,沾着他的荣光,他怎反过来感谢自己?

宙洪荒继续回到正事上:“这些礼,我都已备好,只是你必要留意我这样选择的用意。八位少师中,斐夜与泣幽姬有着深如鸿沟的隔阂,他一直未曾收到过泣幽姬的礼,送他反而是折辱。其余人中,还差一份礼。只是这礼要取有些麻烦,其余少师不能去,父师们又身居要职,长老更不可动。而我也要即刻出去。所以,便只能由你去了。”

宁浥尘有些好奇:“到底是何物?”

“一柄仙剑,沉于人道卧龙潭底,有一尾凶恶蛟龙镇守。非少师之流,不可与之一战,你权当练练手。来日与那八位过招,比这凶险万分,我不能时时护着你,你要可以保护自己。”宙洪荒极是语重心长。

“你放心吧。”宁浥尘浅浅一笑,露出两个梨涡。

苍山如澜,层层叠翠,正午的日头照得路面泛白。

紫--

华乍现,紫衣女子的出现令山间花木尽数黯然失色。

潺潺流水声欢愉地流淌着,宁浥尘顺着水流声寻去,那百丈高的瀑布白练般垂下,气势磅礴。瀑布下的礁石经过积年累月的冲刷,已变得十分圆滑。那柄剑,唤作孤月,便在此潭底部了。

宁浥尘使了个避水诀,扎入了水中。水流在她周身一丈处便分流开来,将她绕开。

抬头望去,毒辣的日光经过潭水折射,透入水下的竟如月光般柔和,将水底世界映出一片碧蓝之色。她不断地往下沉去,周边越发漆黑,也越发寒冷。她运转了一股力量到了眼部,才看清景物。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接触到了底部,停止下坠。这里堆集着各种破碎杂物,甚至还有几具森白的人的尸骨。

浓烈的妖气从一处狭小的地方不断溢出,宁浥尘追寻着妖气,果然找到了一个与她身量差不多高的洞穴。此处附近,一条鱼一条水蛇都看不到。有神物的地方,往往便有强大的妖物镇守,借之修炼。

蛟,龙之属也。若遇雷电暴雨,必将扶摇直上腾跃九霄,渡劫后方可化龙,可窥见其强大。宁浥尘不敢轻易进入,便将事先备好的牛羊尸体祭出,血水被暗涌冲散荡漾开来,往洞穴中飘去。

宁浥尘守在洞口,隐去了身形,静待回应。

周边水流开始强劲波动,妖气越来越重。宁浥尘甚至已察觉到,它已来到洞口。

蛟龙迟迟未出洞,宁浥尘抿紧了嘴唇,也静静等待着。

终于它察觉到附近并无威胁,便游出了洞穴,向那两只飘荡的牛羊划去。

宁浥尘只见一个硕大的头颅出现,只是并未向宙洪荒的真身那般长了角。长颚大口,大而突起的湛蓝的眸子中透出森森阴光,那身躯长约六丈,约有半个成人的高度那么粗。一口,便吞下了一只牛。

宁浥尘将秀气的眉头微微蹙起,又暗暗施了术法,一只接一只的牛羊陆续出现,不断填入蛟龙口中。

她闪身进了洞穴,里头一片漆黑,又深又长。过了许久,只见有一物隐隐散发着皓如明月的清辉,大约便是孤月剑了。

飞速靠近那物,果然能感受到阵阵清气从一把插在泥中的白剑中荡漾开来。此剑并未出鞘,宁浥尘将之握住,发现并不容易拔出。她运转周身力量至掌间,将之从土中抽出。随后,便地动山摇,脚下一阵比一阵不稳。

冗长深沉的龙吟声传来,宁浥尘心一沉,暗叫一声糟糕,便运起全力,如流星般掠出这幽长的洞穴隧道。

隧道中,蛟龙只察觉到一缕魔气擦着自己的身体划过。

“可恶的魔!”蛟龙愤怒地追着宁浥尘而去。

它竟已修炼到能口吐人言,宁浥尘心头似有千钧重负,丝毫不敢轻视。在水下,蛟龙实在过于强悍。她身后不断有一道道水柱袭来,稍不注意便会被重重击住。宁浥尘无法反守为攻,只能攥紧了手中的剑一再退让奔逃。

离水面近了,那蛟龙竟不再继续追赶,稳稳悬在原地。它似乎已洞察宁浥尘要引它出水的目的。

一魔一蛟便这样对峙着,周边的水流都停止涌动。

忽然,蛟龙身子剧烈一转,寒潭中便形成了一股旋涡,那吸力越来越强,直拽着宁浥尘往下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