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幻想时空小说 >高冷仙尊请自重 >第三十章 惜华

第三十章 惜华

小说:高冷仙尊请自重| 作者:徐行之| 类别:幻想时空

女人汤降了一场久久的雪。片片雪花穿过一株株屹然挺立的梅树,发出细微的沙沙声。那白的红的绿的花朵,热烈地盛开着,香压满园花气。

雪兼香气,在宁浥尘心头萦绕着许久挥之不去,一如那句“你太执着”。元迦和宙洪荒,竟如此高度地统一。她执着着复仇,再不敢轻信谁的真情。元迦执着着渡她,宙洪荒又执着着护她。这执着的背后,她却不解。

休息了许久,兰儿才进来服侍。

兰儿在炉子里新添了香,婉声道:“大人歇了这许久,先前该是累坏了。君主吩咐了,您还是要日日去随他修习术法。眼下该起了,不然便赶不及过去紫华殿了。”

她这样刻意地保持着与他的距离,他还是视若无睹。

宁浥尘问道:“今日身子不适,可否不去?你替我向君主告个假吧。”

兰儿将香炉的盖子盖好,穿过珠帘来到宁浥尘身边,难得的语重心长:“我也担心您累着,可君主说不得不去。大人,您不知道魔道对少师有个规矩,颇为残酷。魔道的少师虽有九位之多,但最终能晋升成为父师的,只能择其一。每隔三千年,便要进行一轮父师择选。通常是所有少师共同执行一个艰巨的任务,最终成功并且杀掉其他八位少师的那个人,才有资格晋升为父师。您和斐夜少师都很年轻,而其余少师们皆颇具年岁,修为极高。这次刚好赶上三千年一遇的父师择选,这对您来说,是十分不利的。君主他怕是也考虑到这一点,才日日召您过去。”

宁浥尘闻言,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她至今不过十六岁,斐夜已算是个一千多岁的老妖怪,这次竟还要和另外七位几千岁的魔去争这个父师之位?

“不参与,可行?”宁浥尘拧着眉,心头沉重。

兰儿摇摇头,拍了拍她的肩表示同情:“在您上任之时,其他少师碍于不好驳了君主的面子,便向君主进言,要与您在这场征战中一决高下,这才是对身为少师的荣耀的尊重。”

兰儿见宁浥尘的表情愈发凝重,又宽慰道:“君主应允了,说明他是有把握的。您承君主的心头血成魔,万里无一,远不是一般人可比的。”

“我认为还是先去紫华殿随君主修习比较重要,兰儿,替我更衣吧。”

而这一日,女人汤来了一只新魂。

时惜华,就在这样的雪天来了。

宁浥尘也刚好从紫华殿回来。时惜华跪在珠帘外,身子挺得笔直,目光亦是直直地盯着里面那袭紫色的华服。

宁浥尘端起摇椅边小圆几上的茶盏,照着惯例与她说了女人汤这样的地方,而后道:“告诉我,你等的男子是谁?”

有一瞬的沉默,时惜华开口,喉间似水如歌,如同温顺的猫在主人耳边呢喃软语:“回大人,他是,即墨璟煜。”

“啪——”

宁浥尘手中杯盏落地,四分五裂,碎屑溅落到了时惜华膝前。

“璟煜……”宁浥尘喃喃着这个名字,眼眸黯然,仿佛坠入了冗长的回忆。那日雪虐风饕,是她在人道的最后一天,也是与夏允彻底分离的时候。这一切,都是拜璟煜所赐。她还记得,执剑自尽的前一刻,她对璟煜冷冷道“你我情分一刀两断”……

“怎么会是璟煜。”宁浥尘一声苦笑。

时惜华见她如此,不由得跪着往前挪了一点,惊道:“大人竟认识他?”

宁浥尘只道:“你不必管我与他如何。若是他有负于你,你大约便要在此受尽煎熬,直到交出九百九十九个男人的魂魄,方可转生。你明白,他那样的身份,上苍庇佑,必然不会有恶果。”

她起身,拨开珠帘,看清了时惜华的真切的颜。

--

时惜华虽只着洁净到底的粗陋白衣,一双猫儿般的眼眸甚是出彩,灵动,又蕴含着一股子野性。此刻见了宁浥尘,她这双眼,先是惊艳,又是震惊,竟像是见过她一般。

“你是……他画中的女子……”

“我说了,不要多想我与他的事。”宁浥尘神色凌厉起来,睥睨着她,传唤道:“兰儿,先将她带下去。”

兰儿得了令,从外面进来,带走了欲言又止的时惜华。

宁浥尘调了时惜华的生死录,记了她的生辰八字。她并不十分相信时惜华的话,璟煜乃人间帝王,对自己一往情深,怎会在短短时间内又负了一个时惜华?况且在人道时,她并未听过哪家大臣是姓时这个姓的。

时惜华,她从哪儿来,又怎会和璟煜联系在一起呢。

红色符咒在宁浥尘指尖燃尽,风华逝缓缓流动,她融入其中,去探一探时惜华的过往。

时惜华出身贫苦人家,命运多舛,颠沛流离。因为做什么事情都做不太好,她总被养父母嫌弃,卖来卖去,四处辗转。最后,到了一个驯兽师手里。接触驯兽后,她立刻展现出天赋,成为了一名驯兽女。

然在遇到璟煜之前,她竟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奇遇。

在这个村子里,时惜华没有朋友,所谓的“亲人”亦对她冷冷淡淡,她甚是孤独。那日在山林间遇到一只掉入猎人陷阱的黑猫,便将之救下,随后一直养在身边,唤作墨痕。

随着时惜华渐渐长大,容貌身体都长开了。

这一晚,她突然找不到黑猫,便在家中四处去寻。夜色如鸦,墨痕又浑身漆黑,甚是难寻。

“墨痕,墨痕?”时惜华不时地呼唤着,始终没有得到回应。

她寻到了家中的粮仓,又试着唤了一声:“墨痕?”

这次,一声轻微的猫叫回应了她。她浅笑着点燃了此间的油灯,循声而去,只见墨痕团着身体卧在一个麻袋上,正睁着浑圆晶亮的眼睛望着她。

时惜华将墨痕抱起,发现它身下压着一些大小不一的小石块,笑道:“你竟有这种癖好。”

一转身,眼前突然出现一张中年男人饱受风霜而黝黑发皱的脸。男人鬼魅般无声出现在她身后,似是暗中跟随已久。

时惜华骇得往后退了一大步,男人忙伸出双手圈住了她的腰身,将她牢牢抱住。

时惜华挣扎着,他却显得不愿意放,将她越箍越紧。墨痕发出警告的呜呜声,向他猛地扑去,男人的脸被刮出几道深深的红痕,瞬时便有颗颗血珠渗出。

男人吃痛,怒骂一句畜生,捂住了脸,却见满手血痕,立即抄起一旁的木棍便欲打它。

时惜华急忙冲过去将炸了毛的墨痕抱起,又退了几步保持着与他的距离,此时还心有余悸:“爹,你怎么突然出现了?吓我一跳。”

这声爹,唤的如同一个代号。这位养了她两年的养父,叫做杨二。四邻皆知,杨二并不见得对她有多好,只把她看成与他豢养的那些动物一般,当做赚钱的物件罢了。杨二年已年过四十,因着贫穷,曾经跟一个女人搭伙过着日子,但也没有明媒正娶。两年后女人跟着一个外来的卖豆腐的小贩跑了,此后他便一直未娶妻。

杨二嘿嘿笑着,露出黄中发黑的牙:“去你房中不见你,爹担心就来寻了。”

杨二的热切目光仿佛要穿透时惜华的粗布麻衣,直要将她看个透彻。她的身量已不似从前瘦小,开始呈现出一个女人玲珑有致的体态。

“爹放心,我不会再像从前那样逃跑了。”这样的目光看得她极是不舒服,时惜华速速离开回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