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幻想时空小说 >高冷仙尊请自重 >第二十八章 镜中魂

第二十八章 镜中魂

小说:高冷仙尊请自重| 作者:徐行之| 类别:幻想时空

翌日,妖女被处以火刑,大快人心,镇民无一不拍手叫好。锦老爷听闻此讯,正欲赶去刑场,一口气没有提上来,昏了过去。

熊熊烈火燃起,锦小思被绑得结结实实,无法动弹。那声声凄厉绝望的惨叫,被火焰舔舐吞没,烧灼成灰烬。

李华年远远地,呆若木鸡地立着。不忍看,不忍闻。这饱受痛楚的尖锐叫喊,比他往日受过的任何一种伤,都要疼痛。眼眶极是酸胀,他想逃离这里,双腿似石化了一般沉重迈不动。

“不是我!不是我……”那求饶的声音,愈渐微弱,远看着只剩一个单薄的人影沐浴在烈火之间。李华年再无法忍受,施法离开了此处。

她被烧死了,平息了所有镇民和县衙官的怒火,也安了锦弦儿的心。

良久,众人散去。真正的锦弦儿带着几个家仆缓缓而至,面色冷峻。她拿出一些财物,对预备收拾残局的小厮道:“两位差大哥,喝点茶吧,轻容我与我姐姐做最后的道别,她的尸体,我们锦府会带回安葬的。”

“锦家二小姐,你真是心善。你这个蛇蝎姐姐这样害你,你愿意替她处理身后事。”

她温婉一笑,迷了这两人的眼:“她始终是我的姐姐。麻烦你们都离开一会儿,我想单独再与她说几句话。”

锦弦儿将所有人支开,目睹着一具烧得焦黑的骸骨,竟丝毫不胆怯。祭坛上还有滚烫的余温,锦弦儿却仿佛置身春日暖阳照拂之下。她从宽大的袖间掏出一面八卦镜,这是庄晓生原先送给她防身用的,可镇死者之魂。

“妹妹,那些恶鬼很凶的,你一人下黄泉,会很害怕吧?姐姐带你回家。”她念动咒语,一缕浓郁的白色灵魄从那焦黑的尸骨中脱出,被收纳入这八卦镜中。

锦弦儿冷冷道:“下一世,你若还与我纠缠,再度双生,那可如何?每每见到你,仿佛都在照镜子。我便将你封印到镜中去,让你永无重生之日。”

锦弦儿坐在妆台前,颇是欢愉地梳妆。那日李华年留在牢狱中的剑穗,已被她拾回,放在枕边。

这是一张精致无双的面容,肤若凝脂,清水妙目。不点而珠的唇畔,绽放出宣示主权般的胜利微笑。铜镜中,映出一张一模一样的脸,四目相锁,铜镜中的人竟默默流下两行血泪,一闪即逝。

房门被敲响:“小思,可歇下了?”

是他。锦弦儿速速妆点完毕,小跑着去开门:“还未歇下,你找我,有事吗?”

“我是来向你道别的。”李华年笑得无力,眼眸无光,仿佛心若死灰:“妖孽已除,清平镇已恢复太平,师父教诲不敢忘,我回白城山了。”

锦弦儿笑意僵在嘴角,有些吃惊:“为何?你留下来,有我天天陪着不好吗?”

他宠溺地戳了戳她的额头,道:“你还是这样天真活泼。从前你姐姐护着你,宠着你,我看在眼里,也想像她对你一般对你好。现在她走了,你要快快长大,替她好生打理锦府。”

“可是,你不是喜欢我吗?”锦弦儿觉得身子有些发软,竭力屏住,将拳头攥得紧紧的。

“是,像对待妹妹一样喜欢,和你姐姐对你是一样的。她只是一时蒙了心,害了你,更害了自己。”他眼角晶亮,似有泪光:“我回去后,每天都会替她上香祈福,哪怕是助她消去一点点罪孽,也是好的。小思,别太恨她,她肯定会悔过的。”

李华年转过身去,没让她看到眼泪掉落。腰间的佩剑飞至脚下,他乘风而来,又随风而去。

锦弦儿心头满是空寂的悲凉,心机用尽,原以为成为锦小思,就可以和他厮守一辈子。可到头来,她什么都没得到,他什么也不愿意给。她静静躺回床上,将他的剑穗放在心口紧紧握着,眼神空洞地仿佛虚空的夜。

br--

/

这一夜,妖气甚重,又有狐狸出没。

狐狸摇着巨大的三条尾巴,闪入了锦府。锦弦儿房中的门窗忽然被紧紧闭上,室内忽然显得极是凝重逼仄。

“你身上果然有我女儿内丹的气息!好啊,是你害死了我女儿!我要报仇!”红光闪过,一个美艳妇人出现在锦弦儿房内,咬牙切齿,眉目含恨。她一双手化为两只利爪,像床榻上的锦弦儿狠狠剐去。

锦弦儿惊恐万分,却无处可躲,被一掌拍飞,一口浓血吐了出来,重重撞在梳妆台上,碎了满地的瓶瓶罐罐。那面八卦镜也随着掉落,磕在地上,裂开几丝缝隙。

“我要你,魂飞魄散,永不超生!”妇人又是一掌,携着掌风扑面而来。

八卦镜中冲出一个魂魄,死死将锦弦儿护在怀里,生生受了狐妖那一掌。

宁浥尘和黑衣的锦弦儿及时出现,击退了狐妖,并施法替锦小思稳固住魂魄。然而,那一掌也非同小可,为了保护锦弦儿,她的一缕魂被击散了。

此时的锦弦儿顾及不了突然出现的两人,一心全在突破封印的锦小思身上。锦小思躺在她怀中,渐渐变得透明。

“小思,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还要保护我?”

锦小思用力露出一个笑意,眼儿弯弯如皓月:“我说过,以我之败落,换你之鼎盛。姐姐,好好活着……”

事至此,宁浥尘将三百一十六年后的李华年魂魄召唤到身前,带着失魂落魄的黑衣锦弦儿,一同退出了风华逝。三人回到了女人汤,宁浥尘助李华年还魂,他回到自己的躯体,活了过来。

李华年了解前因后果后,心绪亦是十分复杂。

兰儿见他们回来,终于放下了心,忙到宁浥尘身边伺候,端上茶水,送上汗巾。

宁浥尘暂无空理会,看了一眼呆呆的锦弦儿,道:“自小思死后,你心病甚重,很快因忧思过度而患上恶疾,无药可医。派人多次往道观送去信笺,表达相思之情请求一见李华年,也没有得到回应。你在等待回应中死去,至死也不知道其实李华年真正爱的人就是你自己。”

锦弦儿身上的黑衣竟如烟雾飘散一般消逝,变成了一件白衣。

宁浥尘知道,她释怀了。

“小思的魂魄为了护我,被寻仇的三尾狐妇人打散了一魂。所以她轮回转世,便会变得心智不全。因着我的妒忌,害了她三百年。小思,姐姐对不起你……”锦弦儿笑着,眼眶确实红红的,眉目间的戾气已消失不见。她转身又对李华年道:“好好待思弦。我再祝你,金榜高中,洞房花烛。”

她缓缓行至宁浥尘身前,跪下行过大礼:“浥主子,我求你,放过他,我愿用我的灵魂作为交换,献给魔君。”

这正是宁浥尘想要的,眼下成功了,却并没有感到高兴,甚至,还有不知道为何会有的一丝感伤。

“不,弦儿姑娘!都是因为小生,才致使一对双生姐妹得到了如斯下场!我有罪!”他跑到宁浥尘身边,道:“姑娘,莫再伤她!就让小生用自己的命,来偿还吧!”

宁浥尘摇头:“不,你的每一世都是善人,无罪过。”说及此,宁浥尘觉得非常不对。李华年既然不是负心之人,身上又无孽债,何以来到女人汤?

不等她想明白,锦弦儿和李华年都被一股清气缠绕,带离了此处。

女人汤终年累月处于黑暗之中,外边忽然光芒大盛,凝结出一股浓郁而神圣不可冒犯的仙气。

太熟悉的气息。

宁浥尘化作一缕黑气,出现在古宅上空,与元迦并立在云端。他的白衣随性翻飞着,依旧冰冷如霜,仙姿卓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