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幻想时空小说 >高冷仙尊请自重 >第二十四章 暮成雪

第二十四章 暮成雪

小说:高冷仙尊请自重| 作者:徐行之| 类别:幻想时空

元迦一直在寻找女娲石,上次便在三百六十一年前这处空间寻到了踪迹,对这块女娲石是极为熟悉的。如今又有动静,果然被他发觉。

在他到来之前,宁浥尘隐匿了女娲石气息,出了破庙。

庄晓生一见她出现,明媚鲜妍,姿容无双,再无半分虚态,吃惊不已:“你……”

宁浥尘锋利的眼神刮过他的脸:“我什么?”

“你怎么好了?那你答应助我成魔……”

“我何时答应过你?”宁浥尘冷笑:“敢威胁一个魔,你是嫌命太长了。”她此时没有太多的时间浪费在与庄晓生纠缠上,略施术法,便让他昏了过去。她不能被再元迦发现,否则被他知道她带有女娲石,要强夺并不是难事。

四周忽然弥漫着浓重的妖气,以宁浥尘为中心,将她包围其中。

“哟,好一位俊俏的魔道女少师。”尖锐又虚渺的声音,涟漪般层层叠荡开。

宁浥尘放眼至四周林子里查看,低矮的灌木从中传出轻微的叶子摩挲发出的簌簌声,陆续探出了许多的狐狸头。白的,棕的,黑的,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难不成是三尾狐的家族亲友,来寻仇了?宁浥尘恍惚记起,红尘陌说过她有个挺厉害的亲戚。可红尘陌并非死于她手,再怎么样,也该先找晕在旁边的庄晓生才是。

她试着迈出一步,立即有一只雪白的毛茸茸的小狐狸蹦跶出来到她脚下,大大的耳朵矗立着,一动一动的,圆溜溜的大眼光华闪烁,面相并不太奸诈,而十分讨喜。

狐狸开口道:“女王大人,请上轿。”

宁浥尘惊得后退一步,不是因着狐狸会说话,而是突如其来的称呼让她不知如何反应。谁家的狐狸,怎么教成这样?

一顶殷红如血的轿子从天而降,稳稳落在她身前。

诡异,蹊跷。

宁浥尘拎起狐狸的后脖颈:“谁派你们来的?”

其他狐狸见状,忙聚上前来纷纷匍匐在地:“请女王大人不要为难我等,这是大王的吩咐。”

宁浥尘浑身一抖,扔掉手里的狐狸,正欲遁走,其他狐狸纷纷跳上她的腿,死死抱住。轿子无人抬举,却倾倒起来。里面似有一只无形的大手,猛然伸出一握,宁浥尘竟觉毫无反抗之力,被拽入其中。

狐狸们纷纷跳至杆子上,轿子平地而起,消失了。

月白的清气出现在轿子消失处,稳稳悬于空中。元迦纤长的手指轻轻掩于鼻下:“好浓重的气味,是狐狸。是他。”说罢,他便追寻着轿子的气息去了。

轿子终于停了下来,浓重的狐骚味散去,外面突然清净得很。

宁浥尘抬手拨开轿帘,眼前只见一个红衣的女子背影。她身材高挑,竟和宙洪荒相差无几,脑中顿时出现四个大字:女王大人。她如瀑般的长发极是柔顺地散在背后,随着窗外拂来的风微微飘摇,平添一分撩人之意。虽不见她正面,宁浥尘也觉得心中似有猫挠。

红衣女子微微侧身,轮廓分明的脸庞带着几分冷艳。回眸一笑,胜星华。

那模样,并不逊色于自己。宁浥尘出了轿,迎着绝色美女欣赏打量的目光,款款行至她身前:“这位姐姐,何以用这样的方式绑我来?”

她低头一笑,胜过春日百花绽放,身上那夺人眼眸的艳红,也不能分去这份绝色:“叫哥哥。”

一开口,竟是个男人的声音。

宁浥尘顿时警觉起来,眉头微蹙:“你到底是何人?”

“喜欢你的人。”他直勾勾地盯着宁浥尘:“本王喜欢美色,尤其是和本王不相上下的美色。”他又指着宁浥尘腰际刻着“浥”的碧玉:“你是宙洪荒的人?女少师,真是难得一见。”

听他自称为王,先前又是众多狐妖来请,宁浥尘想到了一个人的名字:“暮成雪?”

“原来你也仰慕本王已久,不如撇了宙洪荒,跟了本王岂不好?”暮成雪说着便要来拉宁浥尘的手,被她一把甩开。

他便是六道内叱咤风云,人人敬畏的妖王,高处不胜寒的至尊强者,可与元迦、宙洪荒比肩。

可如今一见,竟是这般模样,着实令人感到意外。他看着虽平和,那尖尖的眼角依然透着狐狸独有的狡诈的光。宁浥尘并不敢放松,只道:“妖王陛下,我若在妖道久留,魔君必然会派人来寻。若有要事,何不正式书信传与魔君,与他相商?”

说及此处,暮成雪面露可怜之色:“本王何尝没有打听过你的消息呢,可魔道并无你这一号人。你说,你是哪里来的奸细呢?”

说至后半句话,他凑上前来,透着不容人退避的震慑之意。而他的双眸,依然澄澈地恍如一汪清泉。

貌是情非,表里不一啊。此人危险。

br--

/

可他太过强大,她敌不过,也逃不了。但眼下若是退出风华逝,锦弦儿与李华年便会被撕扯地粉碎,尽数被吞噬,所以她不可轻举妄动。眼下,倒是陷入了两难的困境。但好端端的,为何暮成雪会找上她?

“妖王陛下,我不知是何处惹了您?若有得罪之处,还望您海涵。”

暮成雪灿烂一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糯米牙:“我狐族有只小狐狸,前些天捡了块破石头。后来听闻,是你把那物给抢了?此物乃是妖道所有,今日一见,本王想把你连人带物,一起留下了。”

又是女娲石。果然如宙洪荒所说,六道均对女娲石极是重视。

宁浥尘也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那日逗那只小狐狸,抢了她的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