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幻想时空小说 >高冷仙尊请自重 >第十八章 红尘陌

第十八章 红尘陌

小说:高冷仙尊请自重| 作者:徐行之| 类别:幻想时空

“还给我!”红尘陌疯了似的尖叫。她无法动弹,眼睁睁看着最重要的东西在最紧要关头被人夺取,愤怒地红了眼。

小茶眼中闪过一抹绝望之色,喉头忽觉有些痒,重重地咳嗽起来,直到一口血喷出。

红尘陌怕了。那能杀人的凶狠眼神,顿时蒙上一层水雾,转为哀怜:“求求你,还给我,这能救我姐姐的命!”

宁浥尘将手掌一握,还有些流连那恍如至亲相认一般的感觉,收起了石头,她淡淡一笑:“还给你?可现在它我的东西了,你不是我的对手。姐姐?你是妖,她是人,你竟为一个人愿意放弃妖道长生?为救一个垂死之人,杀害数人造下恶业,值得吗?”

红尘陌泣道:“虽不是亲姐妹,可她待我恩重如山,救过我的命,我亦无以为报。姐姐不能没有这灵石相救,求求你,先救她,这灵石可以拿走,我绝不再纠缠!”

宁浥尘充分发挥出做魔的潜质,甚至思考着,是否可以等这个叫小茶的女子死去,扣押她的灵魂去女人汤,为宙洪荒效命出力:“依现在看来,你没有让我做事的条件。”

不论在六道哪一处,实力才是说话的底气。

红尘陌沉默了片刻,被突然杀出的宁浥尘气到身子微微颤抖,她的好性子被磨没了,咬牙道:“你可知我的表兄是谁?若我又三长两短,他必然不会放过你。他是妖……”

宁浥尘缓步踱到红尘陌身前,半蹲下来,以食指勾起她尖瘦的下巴:“小狐狸,我不管你的表兄是什么妖,今日这灵石我拿定了,你可以继续向往常一样,杀害那些男子,吸光他们的精元,来给这位小茶姑娘续命。”

“什么?陌儿,你竟然……”小茶听闻此言,病中敬坐而起,又咳出了血。

红尘陌万分焦急,无奈动弹不得:“姐姐,我实在没有办法了姐姐,对不起,我不能看着你死!”

宁浥尘忽然察觉到,外面有人来了。她解开了对红尘陌的束缚:“那个道士来找你麻烦了。”

红尘陌站起身,满怀恨意地看了宁浥尘一眼,又不舍地趴到病榻前,眷恋地摸了摸小茶的脸:“姐姐,那日你救了年幼的我,没让我死在你父亲箭下,又给我治伤,仔细照顾我。这份情,我无论如何也要还你的。我先去解决那个坏事的道士,你等我。”

说罢,红影一闪,红尘陌便出了茅草屋。

“陌儿,陌儿……”小茶气若游丝地呼唤着红尘陌,并不能阻止她。她冷漠地看着宁浥尘,闭上了双眼:“我本就该去了。你们这些无恶不作的恶魔,要杀便杀吧。”

“无恶不作?我便让你死不如生。”宁浥尘发出一声冷笑,本欲打算亲手了结了小茶,再把她的魂魄囚禁于女人汤,可真当她扬起手欲施法之时,却停滞了。反手放下间,灵石已出现在手上。

小茶只觉得体内被注入一股温和而蓬勃的力量,整个身体犹如枯木逢春般,感受到了许久不曾有的生机活力。她睁开眼,只见眼前这个绝美的魔女,正驱使着灵石,帮她祛病治疗。她万分惊诧:“你为什么这么做?我不会感激你的!”

“记住,你的命是红尘陌用自己,以及不少无辜者的命换来的,替她好好活着。”宁浥尘收了灵石,留下一句话,便化为轻烟离开了此处。

小茶在轻烟消散之际,哭着说道:“你到底是魔,还是仙?”

宁浥尘的心陡然一颤,她尚未真正害过谁的性命。不过在她算计邹静的魂魄之时,使得她推迟不知多少年才能转生,便已离魔不远了。此时身已然成魔,而恶念突生之际,她却还是下不了手。

那日宙洪荒满怀歉意地告诉她,她也是其余五道之人口中万恶不赦的魔时,她尚未能真正理解。宁浥尘心中苦笑,自己真是只不成器的魔,愧对万恶不赦,无恶不作这一形容。

宁浥尘在无殇涧附近找了一会儿,并没有找到红尘陌与庄晓生。相反,她又与一位老熟人不期而遇。

元迦似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他用仙术探了探远处茅草屋内的气息,喃喃道:“奇怪,怎么会突然没了?”

上次他的出现,便是三尾狐动用灵石抵挡天雷之际。宁浥尘隐隐感到,元迦可能同样感受到了灵石的力量,前来寻找的。宁浥尘已将灵石纳入?-

约旱目占洌馑×肆槭ⅲ婧蟮溃骸霸认勺穑愦诵械哪康目纱锍闪耍俊?

元迦只是看了她良久:“得与失,有时候不是绝对的。记住我同你说过的话,魔道,不适合你。”

说罢,元迦祭出一面镜子,在镜中折出的光芒下,整个人如流沙般进入了镜中,一道消失不见。

泣幽姬曾跟宁浥尘提起,上古神物,昆仑镜,可使驱使者自由穿梭时空而不受任何限制反噬。原来,元迦是有此等宝物,难怪会出现在这里。

宁浥尘算了算时间,她在风华逝中已停留了一个多时辰,现下还有些精力,她打算看一眼锦弦儿,再回到女人汤。等她回到那个山洞,发现庄晓生已提着一只奄奄一息的三尾狐狸到了锦弦儿跟前。

红尘陌到底初化人形,修为稚嫩,不是庄晓生的对手,被重伤打回原形。她被重重扔在地上,口中发出一声哼闷,嘴里不住渗出血来。看来命不久矣。

庄晓生一剑破开了狐狸的肚子,红尘陌发出凄厉的一声呜咽。一颗珍珠般大小的赤红如血的圆润珠子升了起来,被庄晓生卧在手中。

宁浥尘蹙起了眉,一股酸涩之感涌上心头。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