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幻想时空小说 >高冷仙尊请自重 >第十七章 贼心

第十七章 贼心

小说:高冷仙尊请自重| 作者:徐行之| 类别:幻想时空

“清清,醒来。”

宁浥尘昏昏沉沉之间,恍惚听得有人在唤自己的小名,如沐春风般舒爽。这个名字,承载了她在人道十六年来太多快乐和温暖。此刻听闻,直要流下泪来。

是父亲吗,可他已死。谁,是谁。如此亲近,又那样陌生。

“清清?”

意识开始苏醒,眼皮很是沉重。许久,那样的呼唤没有再响起。宁浥尘终于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并没有回到女人汤,也并不在锦弦儿眼中。此处是个山间干净的洞穴,因不是太深,也比较干燥。现在已是深夜,而这洞内却有着旭日将出前一般素白的光。

那光源处,伴随着似有若无的仙气。

果然是他,昏迷前便觉他已来,没想到此刻还未走。

宁浥尘从大石块上撑起身子,顿感体内已充盈着浑厚的魔力,而元迦是仙,不可能渡给她力量。难道是三尾狐身上携带的那股生命之力,碰触后,连她的虚弱状态都被解除并修复了?

“你醒了,看来恢复得很好。”元迦在远处的一块石头上盘膝而坐,浑身散发着淡淡的月白色光芒,清冷疏远。

此时是三百一十六年前,算时间,元迦还是位仙君,并没有飞升为仙尊。那么,这时候他是不认识自己的。但宁浥尘明明感受到,那气息确实比一位仙君要强太多。她试探着问道:“是你救了我?元迦仙君?”

元迦一贯神情平淡,他并没有正面解释:“我只是将你从那女子眼中剥离出来。看来魔君很是倚重你,你竟这般不顾自己死活地为他卖命。”

他已了解现在的情况,看来是货真价实的元迦仙尊了。

宁浥尘起身,瞥见一旁躺在干草堆上的锦弦儿,衣装破损,露出几处莹润的雪肌,几道狰狞的口子爬在上面,血液凝固后呈现暗黑色,蜈蚣般丑陋。但感应到她气息平稳,仅仅受了些外伤,是宁浥尘最后关头的保护起了作用。

她淡淡扫了元迦一眼,往洞口走去:“你又是来渡我的?”

光影一闪,元迦瞬息出现在她身前:“回头吧,你的心若执迷堕入黑暗,那便是无止尽的,将会越陷越深,再没有哪条路可以回头。倘若尚存一丝缝隙,能让光亮透进来,那便是有方向指引,总有个盼头可以脱离深不见底的黑暗。”

宁浥尘勾起一弯笑意:“仙尊真是,贼心不死。”

元迦却依然认真:“你一朝是魔,我就一直渡。没有什么是不可放下的,总有一日我会渡你脱离魔道。”

宁浥尘微微垂首,笑得露出了好看的牙齿:“所以你这次,特意追到三百多年前来渡我?魔道中人对我的踪迹未必都有你这般清楚啊,元迦仙尊。”

元迦有瞬间的愣神,随后道:“我自有我的目的。这次与你相遇,也是偶然。他日,你一定会为生而为魔感到后悔。”

宁浥尘表面依然噙着醉人的笑意,眼底却是深深的不甘与执着。空气仿佛凝滞。

她与元迦无言对视着,双手在宽大的袖袍下紧紧攥住。眼前的人让她恨到发指,但她并不想杀他。她以前想要的,不过是与他厮守,淡然度过一生。可如今,已是爱而不得。所以她要用最独特的方式对他施以报复,让他也尝一尝,比被欺骗、抛弃痛苦百倍的滋味。

“弦儿。”山间传来一声呼喊,有人寻来了。

窒息般的氛围被这声音打破,宁浥尘与元迦,皆化成两缕风消失在原处。

宁浥尘再次宿回锦弦儿眼中,片刻后,锦弦儿被庄晓生唤醒。紧随而来的,是周身那大大小小的伤口剧烈作痛。锦弦儿吃不住这样的痛苦,嘴唇发白毫无血色,连哭出声都没了力气。

--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触碰到了伤口,顿时大惊:“我的容貌!”

庄晓生亦被她的伤势惊到,不过不是因为她容貌受损,而是认为伤得太轻了。那样的情况下,一具肉体凡胎竟能活下来,仅受了这样的外伤。但此时他只能安慰道:“弦儿,你活着便好,伤总会好的。”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不是她?为什么要让她独享这张脸……”锦弦儿极是痛苦地闭上眼睛,仍有泪水不住地淌出来。她恨,为什么所有的好,都是锦小思占了,而她,频频遭到被心爱之人拒绝,容貌被毁这样的事?

庄晓生思索着,计上心来:“弦儿,不要难过。我有法子让你恢复容貌,或许,能够让你比之前还要美。”

锦小思抬眼看他,有些难以相信:“真能做到?”

庄晓生点头:“六道之中,阿修罗道美女众多,可他们远居在另一片遥远的大陆,魔道女子美艳却诡计多端,天道神女又不可冒犯。而妖道与人道最近,且妖道狐族容颜俏丽,要只要能拿到妖狐的内丹给你服下,你的脸就能好了。”

锦弦儿拉住庄晓生的手,迫切道:“可那些妖物并不好对付,我的脸不能拖!”若是这段时间,她因容貌被毁不能见人,而锦小思却可以正常与人见面,捷足先登真的与李华年修成正果,那她可如何是好?

“眼下,不是有只现成的吗。天雷伤她甚重,现在正是好时机。”庄晓生用袖子拭去锦弦儿的泪水,目光阴骘:“你且等着。”

说罢,庄晓生出了山洞,御剑而去。

提起三尾狐,宁浥尘又想起了她身上携带的神秘力量,温和又无比坚韧,那是万物皆不可磨灭的,新生的力量。她必须先庄晓生一步,找到三尾狐。

但三尾狐会在哪呢?宁浥尘回顾着她附在锦弦儿眼中时的所见,最终忆起无殇涧茅草屋内那一幕。说起来,那时三尾狐并不太像是吸取那病沉珂缠身的女子的精气。狐狸精一贯都是吸食男人的精元,她再怎么饥不择食,也不会挑这样一个病恹恹的女子。

或许,三尾狐是在救她!

宁浥尘向无殇涧那间茅屋赶去,果然,又嗅到了那股熟悉的妖气。她隐了身形敛了气息,进了屋子。

床榻上的女子柔弱的抽泣着,极心疼地轻轻抚摸着半跪在身旁的三尾狐身上的伤势:“你这是何苦?我命数原本该尽了,你这样为我续着,报应都会在你身上的。”

三尾狐周身狼狈,看女子的眼神却清明柔和:“不,小茶姐姐,你曾救过我的命,哪怕是用我红尘陌的命换你的命,我也愿意!”

小茶面如菜色,眼下积了深深的黑色,肤色极是惨白。看这般模样,竟像个从棺材里倒出来的死人,生气寥寥。她摇摇头:“不,陌儿,人活一世也不过几十年,你还有那么长的时光,不要浪费在我身上。”

红尘陌固执地摇摇头,忽然记起了什么。她摊开掌心,一颗鹅黄色石头出现,看着极是古朴,但隐隐散发出澎湃的生机之力。

宁浥尘心头一动,灵魂深处仿佛被这股力量牵引,仿佛那就是她的本源之力。

“小茶姐姐,这是我偶然所得,有了它,你的病就能好了。”看着小茶眼中被石块辉映着的金色光芒,红尘陌发自肺腑地开心笑着。她将石块祭到空中,又轻轻催动。

石块光芒渐盛,柔和的金黄色光芒将一人一狐笼罩其中。小茶整个人竟缓缓有了生气,而红尘陌身上斑斑勃勃的伤痕,也开始渐渐愈合修复。

宁浥尘显了身形,施术将红尘陌禁锢,那颗石头也飞落到了她手中。原本需要术法催动才能运作发出光芒的石块,到她手上,似被点燃一般发出璀璨的光芒。一股极亲近温暖的力量穿透身体,直往灵魂深处汇聚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