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幻想时空小说 >高冷仙尊请自重 >第十六章 桎梏

第十六章 桎梏

小说:高冷仙尊请自重| 作者:徐行之| 类别:幻想时空

风华逝里,三百一十六年前。

宁浥尘寄宿在锦弦儿的眼中,就在一行人前往无殇涧之前,她看到了天际那抹流星般的光芒。相距如此遥远,但她绝不会辨认错那气息——远古山脉之巅,刮了万万年的风雪,凝成的不可触碰的寒。

那是元迦。

难道三百一十六年前,他来过人道吗?他又是来做什么的?

宁浥尘很想知道,可她却不得不暂时退出,此时她的力量已经快支撑不住继续驾驭这风华逝,也不够维持外边布下的保户结界。她催动意念,魔力涌动,却没有从锦弦儿的眼睛中出去。

“这是怎么回事?”宁浥尘再次尝试,可依旧无法离开。多次尝试,均是无用。她,被囚禁在了锦弦儿眼中。

宁浥尘不再挣扎浪费气力,安静地开始回想。有结界保护,只要她不出来不撤去,外界等闲人就无法闯入害她。

“真是百密一疏!”宁浥尘懊恼道。外界人虽无法闯入害她,但反过来改了她的结界,也能将她困在里面。只要她还在风华逝中,便要耗费巨大的力量去做支撑运转,如果一直出不去,她就会被风华逝吸干所有力量而死,连灵魂都不会剩下!

眼下不宜再多做挣扎,不能再耗费已不多的能量,她只能静静等待,看看是否会有转机。

锦弦儿一行人在锦小思的带领下去往了无殇涧。

“这里好重的妖气,那妖狐也许还没走,大家都小心些。”李华年提醒众人道。

靠近画面中那猎户家了,李华年与庄晓生皆是收了笑容,敛色屏气,十分机警。小小院子的柴扉,歪歪地虚掩着,似是许久无人来往,稍一用力推,便会倒在地上。

那猎户家昔年,庭院落英缤纷,鸟语花香。如今却是花草凋零,枯木斜阳。

妖气,愈发浓重。李华年以眼神示意锦小思,让她和锦弦儿留在院中,不要再靠近。他则和庄晓生敛了气息,缓缓靠近那扇并不密实的破木板拼成的门。

女子低迷而又虚弱的哭声传了出来,李华年与庄晓生对视一眼,轻轻一点头,庄晓生便破开了门,李华年如一阵疾风般冲入了内室。

只见妖飘浮在床榻之上,正正对着那病恹恹的女子,淡淡黄色光芒中有着碎碎点点的金色,形成一个温暖如春的团笼罩着一人一妖。见到突袭闯入的两个男人,妖狐与那女子皆是一惊。

“孽畜!勿伤人命!”庄晓生飞起一剑,直往三尾狐刺去。

三尾狐周身一旋,避开了他的剑,落在了地上。她回头望了那女子一眼,化作了一道虚影,掠出门去。

李华年和庄晓生正欲追,只听见外面院中传来女子的一声惊呼。

三尾狐缓缓摇动着三条巨型狐尾,忽地向锦弦儿扑去,锦弦儿便发出一声惊呼。会些功夫的家仆们,却是一点都帮不上忙,一个个被三尾狐的掌风拍得东倒西歪。此刻她才深觉,她挑的这些能干的人,一个都帮不上忙。

寄宿在她眼中的宁浥尘,忽觉受到一股妖力冲击,那眼睛对她的桎梏似乎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缝。且这股妖力有些不同寻常,里头夹杂着几缕不同于妖力的极细柔的力量,竟使她产生一种十分亲切的感觉,仿佛灵魂得到了浸润。

宁浥尘还来不及细想,一只妖身上为何会携带这样非魔非妖非鬼的力量,就感觉到锦弦儿的身体被人重重推开。锦小思硬生生挡在了锦弦儿身前,三?-

埠闵狭怂纳怼?

李华年与庄晓生还是略晚了一步。锦小思清丽的眉目间,霎时浮现出妖媚之色。她一把抓住了身旁的锦弦儿,紧扼锦弦儿的咽喉:“臭道士,都离我远点,否则,她的小命就没了!”

锦弦儿快要喘不上气,庄晓生上前了一步,李华年立即拉住了他:“师兄!两位姑娘的命都在她手上!”

所有人不敢轻易上前,三尾狐附身的锦小思,一面扣着锦弦儿的脖子,一面向外退,等到离开了院子一定距离,她在锦弦儿耳边道:“你是谁?为什么我无法上你身?”

锦弦儿额上不断渗下细密的汗珠,但对她这句话还是觉得云里雾里:“什么……无法上身?咳咳……”

眼见着李华年与庄晓生步步相随跟了出来,没有放过她的意思,三尾狐不再多作纠缠,将锦弦儿推开,又从锦小思的身体中出来,一掌击在她背上。锦小思的身子如一只断弦风筝般软绵绵地飞了出去,李华年纵身跃起将她接住。

“华年哥哥,对不起,连累你们了……”锦小思气若游丝地吐出一句话,又泛出一口血,便晕了过去。

三尾狐正欲飞身遁走,却见头顶一片天变得乌云密布,电光闪闪。浓郁低压的云层见,传来阵阵厚重沉闷的雷声。

庄晓生将剑端正持在胸前指着天,右手中夹着一张黄符,他吟诵了几句咒语:“天雷,降!”

随着最后几个铿锵有力的字,一道振聋发聩的雷电气势万钧地劈下,仿佛是条有灵性的白色巨龙朝着三尾狐奔去,张开的巨口间发出震慑的怒吼,令人肝胆欲裂。

三尾狐周身开始氤氲着一层淡淡的黄色柔光将她包裹在其中,看似微弱,却暗流汹涌,蕴藏着极澎湃的生机之力。方才宁浥尘便觉得奇异,一只妖若是吸食人类的精元,周身怎会有那样的光团?

电光火石间,锦弦儿内心那个声音再度响起,有些微弱,却让人不得不遵:“快!抱住她!”

锦弦儿与三尾狐离得很近,即使跑也跑不了多远,必然会受她连累被天雷劈中。内心的声音似是与她一样,包含着一股强烈的求生欲望,因此她没有多想便冲了过去,在天雷降下之际,与三尾狐抱在了一起。

宁浥尘借着天雷带来的巨大的外界力量,透过先前那一丝丝裂缝,拼命将自己的所有力量向外输送护住锦弦儿。裂缝越来越大,同时,她仔细分辨着三尾狐周身那股力量,不断吸取其中蕴含的生命之力。

女人汤。兰儿正急得焦头烂额,忽见那固若金汤的结界陡然发出一声脆响,随后便生生裂成了碎片,消逝不见。然而,她并没有看到宁浥尘回来。风华逝中的流沙,依然静静地倒流着。

锦弦儿与三尾狐抱做一团,受了天雷冲击滚向了一边。三尾狐周身的毛色已变得乌黑,露出了一块块焦灼斑驳的皮。两人顺着下坡滚着,直往那无殇涧深渊处去。三尾狐拼尽最后一点点力量与锦弦儿分开,在掉落深渊之前遁走了。

天雷的力量太过强大,宁浥尘只听到结界碎裂的声音,随着力量耗尽,神识虚弱,几乎不能洞悉到外界的一切。

锦弦儿的身体不断下坠,耳边只剩下呼啸的风声。

那是一道紧紧追随而来的白光,一张无比熟悉的容颜出现,那声音听上去依然清冷不可亲:“原来在这里。”

是他,他来了。

来了就好。锦弦儿闭上了眼睛,宁浥尘同时也完全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