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幻想时空小说 >高冷仙尊请自重 >第十四章 诉情

第十四章 诉情

小说:高冷仙尊请自重| 作者:徐行之| 类别:幻想时空

因着专程去送香没有送成,宁浥尘便吩咐了兰儿,把锦小思请了过来。

宁浥尘指着那精致华美的瓷罐:“你用同样的方法一再拖延,这是第二个男人骨灰制的香,你带回去,我并不希望这样的事再出第三回。”

锦小思只默默将瓷罐收了,并不言语。

宁浥尘继续道:“我有句话提点你,你不是为爱而死痴痴等待金风玉露重逢的女子,而是死于男人辜负抛弃之下的怨女!”

“我没忘。”锦小思漆黑的眸间闪过一抹杀意:“我怎能用自己的解脱机会去换他平安离开,好让他与那贱人厮守?”

宁浥尘绕到锦小思身边,侧头靠近她的耳边,那不紧不慢的声音仿佛冬日里无孔不入的幽风:“你是个有本事的,他也不能不拜在你的石榴裙下,对不对?我很想要他的魂魄,你即刻就去准备着动手吧。”

锦小思愕然的神情一闪而过,她咬着银牙,答应道:“好。”

她惧怕见到宁浥尘这样的眼神,深不见底。至少面对泣幽姬的时候,只是感受到她的狠厉,并不足以使人被握住最致命之处而感到震慑恐惧。原来像宁浥尘这样轻轻柔柔的温柔刀,只挑拣着最脆弱柔软之处,尚未真正斩下,就能感受到那隐隐的森寒了。

泣幽姬?她的旧主。锦小思心底有了盘算,便向宁浥尘告退了。

锦小思刚走,宁浥尘便召了兰儿:“备好人马在暗中看紧女人汤各处出入口,若见有男子出去,不必着急追捕。纵他一天,再让锦小思的侍女去告诉他,锦小思因放他出去,快被我责罚致死了。”

兰儿先应了声是,随后道:“大人是猜测,锦小思不肯对那李华年下杀手,担心她将他放了,才用这个法子,把李华年骗回来?”

“她也未必不会下手。我倒希望我这番猜测没有白费,一个男人的魂魄力量能有多少?我要的是她锦小思的。”宁浥尘说完,眉角的筋突然急促地跳了两下。她轻轻用手扶住,继续道:“留神着点,此事有变数也未可知。”

宁浥尘隐隐觉得,她这么做似乎逼得锦小思有些紧了。或许更适合的法子,在她还没来得及看完的锦家姐妹的下半段故事里,于是便祭出了风华逝。

兰儿颔首,又道:“这几日月阙那边虽没有再对咱们这边下手,但也并没有罢休。沃娜,时常会过来打探一番情况。上次大人在施法中,沃娜无法接近,才作罢回去。如果泣幽姬不愿意收手,我担心她们还会用其他法子对付大人。”

宁浥尘心更往下沉了一分,泣幽姬的敌意不可忽视,但眼下锦小思的事也不能不管。她神情依然保持着淡薄,宽慰道:“你放心,经过这段时日君主的指点,我布下的结界也非一般人可以轻易打破,一个沃娜倒还不至于。”

说罢,宁浥尘又想到了什么,招了兰儿近身,悄悄在她耳边吩咐了一句话。

兰儿唇边绽开一抹笑:“是,我这就去办。”

风华逝中的流沙开始倒逝,宁浥尘也随着符咒燃尽产生的紫烟,融进那段往事里。

自三尾狐被打伤,李华年来到锦府后三日,清平镇一直太平。李华年与师兄庄晓生取得了联系,约定三日后于锦府相会。三日光景,在真正的锦小思的欢声笑语中,一晃就过去了。

但锦弦儿听着锦小思与李华年有说有笑的谈话,心中却不太畅快。尤其是锦老爷见他二人相处场面,竟跟锦弦儿叹道这两人般配。直到锦老爷有意为她挑选夫婿,她才意识到,若再不主动点,这个属意的人恐怕要成为自己的妹夫了。

是夜,整个锦府皆已熄灯,四野阒然。除了那庭院草木深处,时不时传来声声懒怠的虫鸣。繁华落尽,月色如洗。

--

李华年将纸条揉成一团,在手中攥紧。这是锦弦儿白日里托婢女交于他的,上书:今夜亥时,雨浣池旁,有要事相告。弦儿。

雨浣池整体虽不太大,倒也精致。池上修着一条蜿蜒的木质小道,小道中央被设计成一座拱桥的形式。此时正值夏日,平静的水面上盛开着多多白色的睡莲。经月华一照,那睡莲的半透明之感顿时让整个雨浣池有了一种空灵之感。

一如桥上的女子。

李华年到了。锦弦儿正背对着他,她今夜穿着件轻薄的天水碧罗裙,外罩一件霜色的纱衣。长发仅以一支白玉栀子花簪子挽着简单的随云髻,清爽怡人。

“弦儿姑娘?”因着夜深人静,他轻声唤了一声,不敢惊动其他人,也怕扰了这样美好的一副月下少女图。

锦弦儿似是早有准备,悠然旋身,回应道:“李天师。”

“弦儿姑娘有何要事相告?选在这样静僻的地方,又是这样的时辰,近日虽没有妖狐作乱,但也应该注意安全才是。”李华年一面说着,一面踏上了木道,缓缓向她走去,只在桥脚下驻足。

这样有意地保持距离,令锦弦儿心思一沉,半垂眼帘阖上一半的黯然:“你待妹妹那般亲近,何以对我这样疏远。”

李华年立即解释道:“贫道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弦儿姑娘端庄清冷,非等闲之人可以轻易亲近。”

锦弦儿几步从桥上下来,贴近李华年身边:“你不是等闲之人,是我心上之人。”

“什么?”李华年有些错愕,对上锦弦儿晶亮坚定的眸子,面上已是三分微红:“可我是修道之人啊。”

锦小思弯弯的细眉微微竖起:“一心向道?那你对小思又是什么心思。她和我长得一模一样,为什么不能是我?为什么我不能整日神仙眷侣般和你呆在一处?”

李华年背过身去,不面对着锦弦儿,胸口有些起伏地厉害,凌乱的面色没有被她看见:“弦儿姑娘,我这样的人,替死者超超度,时常捉捉妖,不比经商从政的那些公子,我过不上常人的生活。哪一日,死在那些妖魔手中也说不定。三尾狐一旦抓到,我就立即离开锦府。今夜,就当是梦一场。”

他说完,便逃也似的走了,连那步子都有些凌乱虚浮。

梦碎。

锦弦儿迈着略显僵硬的步子到桥上,无力地靠在栏杆上,眼中落下泪来。那平静的水面忽然有柔和的紫光亮起,缓慢明灭着。

锦弦儿惊了一惊,弯下腰向湖面探去。一团小小的紫光破水而出,直掠向她的脸。近了她才看清,那是一只华美的蝴蝶,通体透明,被繁华复杂的线条勾勒出来,体态绝美。

下一刻,越来越多的紫色光团从满池的睡莲中出现,它们将锦弦儿围绕在中央,漫天繁星一般点缀了雨浣池。

锦弦儿惊叹如此奇景,泪痕尚未干透,却也粲然一笑。

“博得美人一笑,三生有幸。”是男人略微低哑的声音,带着三分魅。桥下的小道上紫光一闪,一个高大的人影出现。

锦弦儿往后退了一步,本能地把双手缩在胸前:“你……你是谁?”

“我那不解风情的师弟惹哭了你,庄某替你教训他?”男人离得近了,他穿着和李华年同样的服饰,如墨般的长发散在身后,头顶用玉冠束着发髻。那通身的气质却和李华年截然不同,李华年是山间的风,他更像是深邃神秘的暮色,看似巍然正色,却临近黑夜。

“你是,庄晓生?”

“正是贫道。”庄晓生大臂一挥,翻飞的蝴蝶们尽数飞入他的袖间,雨浣池顿时变回了素雅洁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