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幻想时空小说 >高冷仙尊请自重 >第十三章 未了劫

第十三章 未了劫

小说:高冷仙尊请自重| 作者:徐行之| 类别:幻想时空

往后这几日,宁浥尘每日都遵着与宙洪荒的约定去跟他学新的术法。如她对元迦所言,确实有做魔的天赋。这魔道术法她学起来没多久,便能用得十分得心应手。而锦小思那厢,依旧对李华年敬而远之。

兰儿这会儿又端来了一盒香告诉宁浥尘,“锦小思”为了打消李华年见她的念头,又故技重施,当着他的面与另一个男子缠绵,将他气走了。兰儿说道:“女人汤始终不是人间的烟花柳巷,享乐,便是要用命抵的。这种在极度痛苦中死去而得到的灵魂有何用!大人,不能再由着她这样胡闹下去了。”

宁浥尘对锦小思这种浪费男人生魂的行为倒也并不十分生气:“我倒要看看,她要这样逃避到几时。把这盒香带上,去她那里。”

锦小思并不在房中,她的女侍告诉宁浥尘,她出去了。

宁浥尘和兰儿到梅园的时候,远远瞧见了白梅下,那一青一黑两个身影。

“那人不是李华年?她怎么突然愿意见他了?”兰儿疑惑道。

宁浥尘唇边勾起淡淡一抹笑意,她这么快就忍不住还是和他相见了。照这样下去,只要李华年的性命受到一点威胁,她就愿意拿自己的魂魄来换他平安吧。

两人相顾无言,李华年眼中光华如烧滚的水,流转不已,内心已然挣扎不已,最终憋出了第一句话:“姑娘,为何流连在这烟花之地?何苦自污?”

见他面容恳切,锦小思心底反而泛起一丝寒意:“你也觉得我这样很贱,是么?”

李华年脸上闪过一抹窘色,从脖子根往上燃起阵阵的红:“我不是此意,人若想不被他人看轻,首先不能自轻自贱。但姑娘再这般放纵下去,那……”

锦小思青艳冷冽的脸霎时浮满怒意:“你以为我图享乐的?我如今这般不堪,还不是为了……”

她硬生生吞了下半句话,微微侧头垂眸不去看他:“罢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我什么时候才能解脱呢?我也不清楚。”

李华年闻言,迅速摸遍了身上所有藏钱之处,也不过十几两盘缠。他的脸依旧涨得很红:“只要,只要你愿意,我……我可以向那位姑娘替你赎身……”

他的话说得并不十分利索,那语气却是不容置疑。

“你愿意带我走?”锦小思讶然,他这一句话,便如暴雪后放晴的第一缕阳光,叫她看到了温暖的希望。那是与她以往,杀掉身上的男子用他们的血温暖自己的感觉,不一样的。

“我不愿看姑娘在这里沉沦。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见到你,就……我就……”李华年扭捏地像个大姑娘,后半句话噎了半天也没说出口。锦小思颇为动容,她将他未说出口的,给理解成了她以为的意思。她原以为,等到这句话,即便再不能往生,也值了。

她眼中的泪与唇畔的笑在同一时间绽放:“那你会娶我吗?”

李华年闻言,一愣后即正色起来:“锦姑娘,小生万万不是存了这样的心思的,你不要误会!再者,我家中已有未婚妻,这样做,即负情于你,又辜负了她,如何使得?”

一时间,只剩落梅的声音。宁浥尘与兰儿相视一眼,也觉得场面颇为尴尬。

锦小思整个人仿佛凝成了一块冰,下一刻就会碎去。她原本以为自己会怒不可遏,给他一巴掌,甚至杀了他。真要起这个念头时,便消散了。她只问道:“她在你面前,是什么样子的?--

“她叫思弦。说起来,她名字里和你一样,都有个思字。你的眼睛跟她很像,她没有你这般风情美艳,喜欢粘着我,又容易哭。我若负她,真不知道她往后该怎么活了。”他言语之间,是万般的割舍不下。

“思弦?思弦……”

李华年认真道:“其实我每每见你,都莫名会有一种歉意,所以我想帮你。”

是命。

“只是歉意么……”锦小思微微昂首,浅浅的叹息消融在冷风之中。她回头,看到宁浥尘与兰儿正站在不远处,有一时的愣神,随后便化作一缕黑烟消失了。

李华年一见宁浥尘,立即跑过来,神色十分真诚:“姑娘,你便发一回慈悲,放她出去吧。小生可以替她赎身。”

宁浥尘只道:“我没有资格放了她,也无人可以替她赎身。能否解脱,在她一念之间。”

天道,帝君殿。

天帝召了元迦,两人对弈。随侍的一众仙娥,明明都只是薄施粉黛,一个个脸却红扑扑的。这两位仙放眼六道,尊贵祥瑞无比,不可直视。然而小仙娥们已按捺不住欢喜之情,拼命按着礼数,十分克制地低垂着头,时不时抬眸,眼神忍不住往两位仙尊飘去。

天帝眉目半阖着,亦透着不容冒犯的威严。他落下一枚白子,道:“近日,你往冥界走动得多了。”

“我不在的时候,冥界变本加厉,所以去提点提点。”元迦亦是波澜不惊,两人相对,如一池常深的潭水,无一丝涟漪。

“你成功飞升仙尊是件喜事,我卜算过,可你的劫数并没有完结。”天帝将棋子放回钵中,正色平视着元迦。

“总有一日会圆满的。”元迦亦将棋子放回,看了一眼棋盘,道:“天帝一心二用,输了。”

元迦一贯是性子淡的,除非苍生大事,别的都不能让他多忧心。正因如此,天帝才不放心他往女人汤那处时常走动。天帝道:“棋输了,还可以再来。你不比常人,若是走错一步,满盘皆输,再没有重来的机会了。你身系守卫六道和平,保护苍生的大任,不能为了一个女子……”

元迦打断了天帝:“天帝无须多虑,我于她是愧,只是渡她脱离魔道罢了。”

他是如此云淡风轻,越是显得不在乎,越让天帝感到了凝重。天帝继续道:“你与她纠缠太多,不是好事。如今她已成魔,诛灭,是理所当然。”

“我自有分寸,多谢天君提点。”元迦眸中点点光华淡淡,似飘起了雪。

天帝点点头,手一扬后,一名小仙娥端上了铺着丝绒红布的鎏金托盘,有一面流光璀璨的的镜子放在上面,眼看着是件极其贵重的仙家宝物。

“这是昆仑天宫送来的。”

元迦顿时明白,平静如他,语气亦夹着一丝惊叹:“此乃上古神物,昆仑镜。”

天帝道是:“自你回天后,我一直命你寻找女娲石碎片。但你几番追寻,每每抓住一缕女娲石的气息,却转瞬即逝。我猜想,这女娲石兴许并不存在这一时空。但还能感知到,说明有人曾去到那片时空,沾染过一些气息又回来了。所以,便跟昆仑天宫开口借了这神物给你。”

“昆仑镜,可自由穿梭于时空之中,而不费任何仙力,不受反噬。天帝的意思,我亦明白,我会追查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