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幻想时空小说 >高冷仙尊请自重 >第九章 锦小思

第九章 锦小思

小说:高冷仙尊请自重| 作者:徐行之| 类别:幻想时空

女人汤有个规矩,倘若女鬼们在这儿一直没有等到心中想的那个男人,便非得要为魔君抓到九百九十九个男人的魂魄,才能换来轮回的机会。

锦小思来这儿三百年了,是女人汤创立之初就来投靠的女鬼。容貌清冷秀丽,姿态纤细婀娜,拜倒在她裙下的男人,已有九百九十八个。

这一日,锦小思提前来与宁浥尘拜别。

锦小思很特别,不同于女人汤其他的桃红柳绿,她喜穿黑衣,低低的衣领,露出大片雪白细致的肌肤。她的唇涂着玫瑰腐败般的红褐色,十指的指甲染得鲜红。她斜坐在珠帘外的圆桌旁,两条纤长的腿交叠着,身子懒懒地靠在桌上,双眼痴痴地盯着那平稳的烛火:“我一直运气不好,活着如是,死了亦如是。等了三百年,大仇还未得报。”

对于锦小思,宁浥尘想着她既很快就要走,也就还未窥探过她的过去。“如今还差一人,你便功德圆满。喝了孟婆汤,血海深仇全都会忘记。下一世,兴许会好过很多。”

锦小思轻轻地笑了一声:“我在等待中死去,又将在等待中重生,都等到没有了希望。每每想到这里不免佩服君主,怎样的女子才值得他万年等待。来生,我也希望有个那样的男人能等我一回。”

正说着,女侍来禀:“宁姑娘,来了新客,看了名册,指着要小思姑娘呢。”

平静的烛火,猛然一抖,爆出一星火花。

“最后一个。”锦小思莞尔一笑,起身拜别宁浥尘,出了高阁。在楼上向下望去,只见那莺莺燕燕的女人堆中,被围着一个青涩的男子。

锦小思扶住雕花的栏杆,一只手捂住胸口,指甲几乎陷进肉里去。

宁浥尘见她呆滞在门外,背影僵硬,隐约猜到了些什么。她走到锦小思身旁,顺着她的视线望去——那是个好看的男人,圆而明亮的双眸低垂着,不敢看周边的女人,本就白的皮肤,受了女人们的戏弄而坠下血一般的红。他的双手不知所措地放在膝上,紧紧地抓着青色的衣料。

“我累了。”锦小思的手垂了下来,三个字像是从齿缝间流出来的气般无力。

她转身便要走,宁浥尘一把拉住她的手,奉劝道:“最后一个,三百年的等待,切莫功亏一篑。”

锦小思与宁浥尘四目相对,她的眼神变得十分复杂,嘴唇紧紧抿着,好一会才挣开宁浥尘的手,淡淡答了声是。与此同时,楼下那男子也看到了高阁上的两个女子。

“姑娘!”宁浥尘的美貌是在锦小思之上的,而男子并没有被过多吸引,只深深望着锦小思:“锦姑娘的名字,似曾相识,我们可否相聚一叙?”

锦小思目视前方,面无表情,淡淡道:“今日我累了,改天吧。”

男人急得站起了身,刚欲追随就被身旁的女子们拉扯住了衣服,虽轻轻柔柔的,却像蜘蛛丝一般挥之不去,只得眼睁睁看着锦小思离去,然后便开始独自闷闷地喝闷酒,任凭那些美貌的女子如何挑逗,也无动于衷。

宁浥尘想了想,回了房中,取出了沃娜给她的那只沙漏。

这只沙漏有个名字,风华逝。与众不同的是,一旦启动,那金色的流沙便开始倒着流逝。施法者取了写着目标者生辰八字的特殊符咒,以法术燃尽,就能进入目标者的过往世界。但施术者不能施法操控干预,否则便会遭到反噬。只能寄宿在目标者的眼睛里,看到她所遇到的一切,化作她的心魔。

宁浥尘指尖夹着一张殷红如血的符咒,锦小思的名字与生辰八字,赫然写在上面。深红色的火焰吞噬了符咒,一阵烟灰散去,桌上原本寂静的沙漏,开始自下向上流逝。

她与他相遇在三百一十六年前。

那日是五月十五的白天,锦小思带着一溜侍者刚拜祭完锦家祖先,从--

镇子上的祠堂出来。宁浥尘伏在旷野的天空,因着咒语的牵引,直往那被十来人簇拥着的碧色衣衫女子身上掠去,附在了她的双目上。

丫鬟递了一方水碧色的丝巾给锦小思:“大小姐擦一擦额上的汗吧。进来天气闷热,祠堂里高香蜡烛点得多,您又跪着祷告了许久,实在是受累了。”

锦小思接过帕子,微笑道:“可不是,我都能闻到衣衫上的香火味儿了。但最近镇子上可不太平,接连惨死了五人,都被掏了心,且都是精壮的男子,这是多么骇人听闻的惨事。爹爹作为镇长已忙得焦头烂额,作为女儿,我只能来此烧香跪拜,祈求祖先们保佑镇上人民平安。”说罢,又将帕子递还给了丫鬟。

丫鬟接过,继续道:“大小姐果然最识大体,能为老爷分忧呢。哪像二小姐,整日就知道躲在闺房,读那些不中用的书卷,夫人走后,府中内务事宜全撂在您身上了,当真太辛苦。”

锦小思闻言,嘴角只维持着微笑的弧度,丫鬟又继续说着二小姐的不是,她也没有加以阻止。直到越说越过分,才淡淡呵斥了一句:“好了,她是妹妹,爹和我都宠着些也是应该的。”

丫鬟又不服地嘟囔了一句:“什么妹妹呀,不就是比小姐你晚从娘胎里出来一会……”

一个家丁忽然冲到锦小思面前,大吼一声:“大小姐小心!”

锦小思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身前的家丁身子软软地塌了下去,脖子上赫然三道血爪印。人去了,眼睛还没有闭上。

一个美艳狐媚的女人出现在锦小思身前,她嘴角挂着血迹,面色有些倦怠。她的双手,不,应该是说一双赤色夹杂着几缕深褐色的爪子,还滴着那忠仆的血。而她的身后,是三条赤色的巨大毛绒尾巴,几乎能把她整个人裹住。

锦小思顿时没了任何思绪,脑中一片空白,愣愣定在原地。

妖狐女娇喝道:“就上你的身了!”

“三尾狐休要伤人!”不远处传来一声怒喝,一道剑气如期而至,斩断了三尾狐的一小截尾巴。

三尾狐吃痛,身子如一团棉絮抛了出去,倒在地上,隐去了身形不知所踪。

白衫少年手执长剑,乘风而至。在三尾狐消失之处寻了一阵,也只拾到了一截断尾,并没有发现其他踪迹,有些悻悻。

他见锦小思那帮人正惊诧地盯着自己,便主动过去。

“姑娘还好吗?贫道李华年,师承白城山通元天师,此番捉妖却连累姑娘受惊了,实在抱歉。”李华年揖手,微微垂首,温和的话语,如三月吹过漫漫桃林间最温柔的风。

便是他了。宁浥尘发觉,三百一十六年后,这个男子还是这搬纯净无害的模样。

锦小思眸光流转,清浅如潺潺溪流,受惊的神色已缓和过来,取而代之的是那瞒不住的娇羞,已满得溢出:“多谢恩人出手相助,恩人好本事,我已无碍。恩人说,你是天师?”

李华年抬起头,忽见女子美色过人,面上闪过一抹红晕,随即正色道:“正是,家师算到这清平镇有妖狐作乱,便派贫道和师兄下山捉妖。贫道与师兄兵分两路,被我侥幸发现那三尾狐的踪迹,却让她逃了,实在是贫道的不是。”

见他眉头紧皱,颇为自责,锦小思赶紧安慰道:“怎会呢?若不是道长你出手相救,下一个没命的就是我了。家父正是清平镇的镇长,正为了妖孽作乱一事烦忧不已呢。既然道长有这样的好本事,倒不如先到府上一聚,从长计议?”

李华年郑重地点了点头:“不错,除妖正是当务之急。如此,便叨扰贵府了。对了,还未知晓小姐芳名?”

“我叫锦弦儿。”

宁浥尘惊愕。难不成锦小思,死后改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