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幻想时空小说 >高冷仙尊请自重 >第八章 为君故

第八章 为君故

小说:高冷仙尊请自重| 作者:徐行之| 类别:幻想时空

弥留之际,看到的是今生,还是前世?

那一望无际的黑水汪洋,挣扎的玄色巨龙与飘摇的红衣相互纠缠着,繁复鲜红的符咒,铺天盖地的血雾……一幕幕,浮光掠影般忽闪而过。

红衣道:“这是共生咒,现在你的命是我的了,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你自寻短见,连伤害自己也不可以。”

血雾包裹住巨龙,钻入它的身体,巨龙在刺目的光影中,渐渐化作一个黑衣男子的身形……

他是谁。

宁浥尘恢复了意识,睁眼看到满目的红,和方才梦里的血腥红色不同,这曾经是一生最渴望的色彩,在脑海中想过千千万万遍——与夏允新婚燕尔,举案齐眉。

她的三千青丝如丝缎般铺在枕面上,往旁边一瞥,正瞧见宙洪荒坐在床头前,满头是汗地凝视着自己。正红色的衣服剥去一半,他露出半条臂膀和精壮的胸膛。一条白色布带缠住他的胸口,透出刺目的血色。

“你醒了。”他薄薄的唇泛着苍白,有些起皱干涩。

宁浥尘惊坐而起:“魔君?你怎的受伤了?”

她伸手想去触摸宙洪荒的伤口,又怕弄疼他,正欲缩回,反被他一把柔柔握住:“可觉得身体有任何异样?有什么不舒服的,都跟我说。”

“哼,她哪能不舒服。聚魂香凝了魂魄,断尘泉洗了骨,又得以魔君你用心头血滋养,重塑了肉身。现在的身份,不知道有多高贵。”斐夜方才一直静静地候在一旁,手中还拿着替宙洪荒包扎剩余的布带。

怪不得,宁浥尘发觉周身隐隐散发着一股异香的气味。猛然记起,那日被元迦差点击散了所有魂魄,灰飞湮灭。听斐夜的话,现在是宙洪荒用尽了珍宝,还割了心头血才医好了她。

刚想道谢,便被宙洪荒抢先了说话:“阿浥啊,从今往后,你就跟我一样,是善道口中万恶不赦的魔了。我这样擅做主张,你可会怪我?”

原本死后就已无依无靠,又被元迦伤得万念俱灰,宙洪荒现在是她的救命恩人,也是复仇的唯一指望,宁浥尘只道:“若为君故,沦于恶道,我愿意。”

宁浥尘再次环顾了四周,又盯着宙洪荒今日的喜气打扮,实在忍不住发问:“君主,今日是什么大喜日子?”

宙洪荒迟疑了片刻,几分无奈,几分不安:“是我的大婚,我娶了泣幽姬。”

“哦,她终于如愿以偿了。”宁浥尘垂眸,心中暗暗松了口气。

宙洪荒见此,笑意僵在嘴角,落寞寂寥布满眼角眉梢。

斐夜没好气道:“君主,明明是您有恩于她,何必搞得倒像是亏欠了她?若不是为了救她,您何须违背心意去娶泣幽姬,只为得到那聚魂香?”

“闭嘴,下去。”宙洪荒从未用这幅疾言厉色的模样对待过斐夜,竟真是动了怒。

斐夜剜了宁浥尘一眼,又不敢再多言语,只好先退下了。

现下紫华殿偌大的寝宫里,只剩下宁浥尘和宙洪荒两个人。宁浥尘听着宙洪荒不太平稳的呼吸声,很是局促不安。她知道宙洪荒待自己特别,甚至在新婚之夜还丢下娇妻跑来复活她,实属情深义重。

她正思量着要不要说几句贺喜的话,宙洪荒却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你不要为着斐夜那番话而多想,也不要祝我新婚大喜。我要你心甘情愿地把所有交付给我,而不是因为感激。”

他乃魔道之主,六道之内难遇敌手,却这样对待一个女子,宁浥尘实在想不通自己何德何能,她不敢想象如他这般的男子?-

嵴嫘氖狄獍桓雠恕?

如果真有那样一个女子,她就会成为他的软肋,他的爱迟早要将她引火烧身。

宁浥尘一双眸子仿若受惊的小鹿,怯怯道:“天下间女子,谁能抵御君主的魅力?您这样的恩情,我没齿难忘。只是思来想去,除了我与元迦有几分渊源,其他对您来说似乎并无肾利用价值,委实承受不起您这样的特别的对待。”

宙洪荒叹了口气,非但没有动怒,反而更为宠溺地捋了捋她额前的碎发:“是我不对,遗失了你,没保护好你,以至于你养成如今这般步步为营的心性。六道之内,有我做你的后盾,你实在无需担忧其他。在我面前,你做你自己就好。”

“君主,泣幽姬娘娘已经在月阙等候您多时了。”紫华殿外,沃娜的声音传来,提醒了宁浥尘,今日是属于泣幽姬和宙洪荒的大喜之日,她不该这般霸占着宙洪荒。

宙洪荒好看的眉头微微一皱,朗声道:“让她候着,本君随后就来。”

再面对宁浥尘时,面色瞬时变得柔和:“她是冥王之女,冥界公主,往后……我不得不给她几分面子。假以时日,我一定让你成为魔道唯一的君后。”

宁浥尘浅浅一笑:“我有魔君的庇护得以栖身便觉足够,多的不敢奢求。”

宙洪荒走后,宁浥尘良久没有想通。她本是人道的一个女子,不过十六的年纪,怎么可能是宙洪荒万年等待的女子?兴许是自己长得与那人相像,被他错认了。倘若有一天,宙洪荒突然发现她并非所等之人,今日种种独宠,便成了要命的毒药。宁浥尘只觉后背一凉,仿若细密的虫子覆上般发麻,薄薄的汗水从厚实的发中渗下,不敢再细想。

第二日,宁浥尘便回了女人汤。泣幽姬大婚,尚且没有在紫华殿宿过,她若再留,宙洪荒的其他女人,只怕一个个都立刻容不下她了。

没想到她才回去,沃娜就来了。

“泣幽姬娘娘新婚燕尔,不正是更需要你伺候的时候吗?”宁浥尘嘴上这么问,心里却明白。单凭宙洪荒新婚之夜还将她留在紫华殿渡血成魔这一事,已经叫泣幽姬危急感十足。顾不得自己刚成亲,就又把沃娜派过来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泣幽姬娘娘已成君后,身边自然不乏伺候之人。她听闻上次宁姑娘错将女子魂魄炼化在魂池,以至于被元迦发现,差点连累君主为你失去半身修为,便格外担心女人汤的状况。如今君主助你成魔,你往后治理女人汤可要更上心了。像你对邹静那种方法,是错误的,那不是真正的管教。”

宁浥尘闻言,坐直了身子,摆出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哦?请沃娜姐姐指教?”

沃娜扬了扬高傲的头颅,不屑地笑笑:“你需得进入那些个女鬼的意识,深度了解她们生前遭受的不幸,并加以引导,放大她们对深爱男子的怨恨,让她们对天下男人都产生严重的憎恨。这样,她们才会不惜有损阴德,为女人汤卖命。”

沃娜瞥了一眼仿佛若有所思的宁浥尘,见她神色有几分迷蒙和呆滞,再次嗤之以鼻。

沃娜那不屑的神情,被宁浥尘尽收眼底。

宁浥尘一只手慵懒地托住脸颊,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沃娜:“沃娜姐姐好谋略,我幸得你这番教导。只是你的美貌放眼魔道也算不俗,如今泣幽姬娘娘已成为魔道君后,她可有意为你指个好人选?或者,你没有爱过一个人吧。没有尝过其中甜,也未食过其中苦?”

沃娜一贯坚毅冷漠的脸上,浮现两团少女才有的娇红,她直直地盯着宁浥尘,倔强地大声回应:“自然没有爱过,又何须她给我指婚。”

宁浥尘低眸,抿唇笑笑,若有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