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幻想时空小说 >高冷仙尊请自重 >第六章 恨难言

第六章 恨难言

小说:高冷仙尊请自重| 作者:徐行之| 类别:幻想时空

宁浥尘在魂池受到的待遇很快便在整个魔界传开了,尤其是斐夜后来的出现,声称是要保护她,就更加肯定了宁浥尘在魔君心中的分量。

斐夜在魔道身份极为显赫,魔道设有三大长老,五位父师,九位少师。斐夜便是少师中最年轻的一位,人们都要尊他一声“夜少师”。

从此所有人再与宁浥尘打照面,都不得不给三分颜面,不再把她看成一个无依无靠的孤魂。

斐夜来后,宁浥尘也只见过他一面。他道明来意,便隐匿在了暗处,说只当宁浥尘遇到危险才现身相救。

斐夜见到宁浥尘后,却不太相信她就是魔君万年等待的人。

美则美矣,也就是个凡人的魂魄,怎能和魔君一样拥有极其高贵的魔族血统。必然是魔君他,思念成痴了。

如果不是这一日元迦出现,斐夜想,他大概不会这么快就又与宁浥尘见面。

宁浥尘伏在窗沿,寂寂赏着落雪红梅,似乎期待着什么。

直到将邹静的魂魄炼化在魂池后的第三日,元迦终于来了。在这冥界与人道的交界处,无阳光,无白昼。他踏着一缕金光,从东方的天际出现了。

他这样桀骜的仙,是断不愿意踏入女人汤这种污秽之地的,也不愿意触碰到宙洪荒设下的结界。这次,也是远远地立在梅林边。

宁浥尘原想用邹静赌一把他会不会来,看来她赌赢了。

沃娜见她欲出去与元迦相见,便也立刻跟上。

宁浥尘款款而至,风姿绰约。元迦淡淡扫了一眼她不同于以往的打扮,道:“何苦这般执着?”

“元迦仙尊慈悲为怀,一只冤魂都要超度,更何况一个不愿转生的我。你前生欠下我那样一份情债,尚没有还,我又怎舍得离去?”

元迦叹了口气:“终是我历劫连累了你,实属抱歉。夏允那句诺言,我作为元迦已然无法实现。助你轮回,是我对你最大的偿还。”

“如果道歉有用,世上何来这许多报不完的孽债?我告诉你,我永不原谅你的负心,决计不去投胎转生。”宁浥尘不甘,当初明明是两个人的海誓山盟,生死相随,如今怎就只她一人空守承诺。

欺骗,背叛,她恨透了眼前这个剥夺了她所有美好愿想的男人。

“执念太深,终将成魔。一入魔道,万劫不复。我没想到,你心性变化如此之快,竟杀了邹静。”元迦盯着宁浥尘,面色不喜不怒,他那双眼睛如果笑起来,一定特别温柔迷人,但他只是冷冷地瞧着宁浥尘,仿佛山巅终年不化的冰雪。

宁浥尘浅浅的梨涡醉人,抹过蜜一般的嗓音直令人发酥:“别给我贯上这杀人的罪名,她在阳世可是因你而死,我不过借她魂魄给魔君用用罢了,迟几百年去投胎,也不是什么大事。再说我俩的孽,究竟谁的更深?如果我没有记错,上次见面时仙尊说到,你已不是人道的夏允,我和你再无干系。那么邹静呢,她就和你有关系?”

“自然也与我没有关系。我说了,我只是不能放纵你如此残害魂魄,这是我的职责。”话语的重音,落在“职责”二字上。

既然他成了神仙,宁浥尘倒非要让他出次丑,丢一丢神仙的脸。

宁浥尘就是看不得他这般高高在上的模样,能够这样平平淡淡地过着每一天,将曾经欠下的孽债尽数抛却,却还要圣洁地来将她点化。

她一早便为他的到来做了准备,传唤来阁中八名顶顶好看的女子,会一会这位清心寡欲的仙尊。

从四周缓缓行来八名步履生姿的妖娆美人,袖间各色柔软长纱飞出,交织在元迦身上。浓烈的香气弥漫开来,若是换了寻常男人,早已欲罢不能。但元--

迦依旧那般镇定自若地站立着,还能置身事外。

飘飞的长袖像片片彩云,元迦只是淡然置身其中。女子们的身段妖娆魅惑到了极致,在元迦面前使尽了浑身解数,他却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一切,瞬间显得无聊到了极点。

“行了,你们下去吧。”宁浥尘有些气恼,元迦这副冰块脸,实在令她讨厌。

元迦淡淡道:“你若再不让她们离开,我便只能替天行道收了她们。”他依旧平静如深井之水,宁浥尘无法察觉出他有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

他向她伸出手,仿佛哄一个小孩:“还要继续沉沦在这无边的苦海,不肯放下心中的怨念么?跟我走,去投胎转世。”

宁浥尘恨极了他这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看她的眼神,不再像当初的夏允那般充满怜爱。她已惹不起他的爱,挑不起他的欲,更无法惊起他的恨。

她整理了一下衣衫,不屑地看他一眼:“我与你是已是命定的宿敌。你害我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又假仁假义说来渡我轮回?”

他眉头一皱,淡淡道:“我不忍你继续在这里受无止尽的痛苦。”

宁浥尘却妩媚一笑:“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就是受苦呢?我倒觉得有我很有做魔的天赋。”

元迦一抿唇,宁浥尘感觉到他的情绪终于发生了细微的变化:“屡教不听。既然你掌管了女人汤,作下恶业,我只需把你和这里一同毁去,黄昏鉴便再也没有冤魂了。但天道慈悲,你只要离开这里转生为人,我便不再追究。”

最后的通牒。

元迦说得大义凌然,仿佛面对的不是昔日最爱的情人,而是大奸大恶之徒。看起来,真是半分情面都不顾。

他终于对自己没有耐性了么?

方才的女人们无法诱惑他,不代表她不可以。

宁浥尘放声大笑起来,笑得领子都滑下了肩头。她掩着唇,笑够了,款款上前说道:“在我这女人汤,来了,便是享乐的。男女之乐,你们这些清心寡欲的神仙是没有体会过的。”

她搂住他的脖子,与他直直对视,笑眼千千。一只手探入他的衣领抚摸上他结实的胸膛,她像情人一般跟他呢喃着耳语:“元迦神君,要不要也进去风流一下?”

当初的夏允深深地爱着宁浥尘,如今的元迦,也不可以不爱。

而他就这样淡淡看着她,好像她引诱的不是他一样。

宁浥尘的另一只手抚上他的脸颊,将红唇凑近他唇边,正欲轻轻接触,一只手忽然捏住了她的下巴。

元迦将她轻轻一推,宁浥尘仿佛受到了最大的拒绝,倒在了地上。

“区区女鬼,胆敢亵渎本尊!”元迦挥手间,一道金色光芒便直刺向宁浥尘。

那样神圣的气息扑面而来,强大的威压让她如一滩死水般僵在原地无法动弹。

宁浥尘眼中与心中皆是一片荒芜。哀莫大于心死。若不是眼前忽然出现的黑影替她挡了一下,她想,原本可以不听到这句话从元迦口中说出。这比杀了她更痛。

“爱你的夏允,已经死了。”

他离开前,背过身去,特意留下这样一句话。那一袭白衣,飘然世外,在东方天际隐去。

宁浥尘是元迦飞升的劫数,也同样可以成为他积攒下的一点公德。

她卧在地上,抚着起伏剧烈的胸口。她只觉得视线愈渐模糊,而没有看到,自己的魂魄,正在一丝一缕地消散,变得越发透明。

恍惚中,听到斐夜在呼唤自己的名字,终是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