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幻想时空小说 >高冷仙尊请自重 >第二章 宙洪荒

第二章 宙洪荒

小说:高冷仙尊请自重| 作者:徐行之| 类别:幻想时空

宁浥尘被元迦轻轻推开,她显然还是不敢相信,明明是只没有肉身的游魂,却深觉痛彻肺腑。

“我不信,你从来都是言出必行的,从未对我空许约……”

宁浥尘泪痕流成满面花雨,但元迦到底没有像夏允那样,连她皱皱眉都会心疼得不行,他依旧冷如山巅之雪:“你只是我晋升的一个劫数,如今我已得到飞升,你于我而言再无半点用处。转世为人,是你最妥帖的去处,别对我存有任何幻想。”

她已失去价值!相约共同赴死,原以为能换来一个重新开始的好机会,却不想自此仙凡永隔!他得道飞升,而她来到这女人汤,杀不了他,就只能万劫不复!

夏允,原是场噩梦。

元迦似乎不想再管她,他一步步迈向泣幽姬:“你在这里每残害一个生魂,剥尽他的能量,就会令他无法超生,成为黄昏鉴里一只枯骨。泣幽姬,为了帮魔君练功,你在大大消耗你的阴德。”

风携着飘零的花瓣忽然而起,撩拨起一触即发的恶战。

泣幽姬移开遮住面庞的红扇,娇艳的脸已敛了笑意,红唇轻启:“阴德?我本是冥界中人,不信这一套。你是天道仙尊,自会替那些冤魂超度,还是多给你自己积点功德吧!”

泣幽姬将红扇一挥,元伽脚下顿时呈现出一朵血色巨花,花瓣拔地而起,汹涌地合拢将他包裹其中。

而下一刻,几道寒芒仿佛破晓的晨光,刺破花朵的桎梏破裂而出。

泣幽姬大惊失色,现在的元伽比从前强太多了!

元伽手中已多了柄剑,古剑通灵,散发着森寒的光,剑气直逼泣幽姬的面门。

泣幽姬身前蓦地出现一道黑影,硬生生接下了元伽的剑。黑影化成人形,那是一个极其好看的男子,不羁的双眉斜飞入鬓,挺直的鼻和棱角分明的轮廓,是鬼斧神工的刀刻。

“君主!”泣幽姬面露欣喜之色,双目含情地望着男子。

泣幽姬的侍女也惊呼大喜:“是君主来了!”

宁浥尘瞧着她们俩在这万分危急的情况下,露出相同的表情眼神,不知道的还以为那侍女也是魔道后宫的女人。可见这位魔君是多招女人喜欢了。

魔君比想象中出现得还要快。泣幽姬早在出女人汤之时便差人去请他出关。魔君正在闭关修炼中,一时半刻无法出来,她想着凭自己的功力怎么也能撑到他过来。算算时间,可能她的人刚到魔君练功之处,但他这会儿怎么就出现了?

他没有去管泣幽姬,反而深深地看了宁浥尘一眼。没有过多流连,他便又化作一阵黑雾射向元伽:“元伽仙尊的做派反而越来越低了,竟然动手打女人?”

一黑一白两道光影纠缠在一起,兵刃相向,霎时大风起,雷电降临,风云变色。

宁浥尘环顾四周,花瓣满天飞扬,身后的女人汤笼罩在一片肃杀之中,仿佛黑暗的陷阱,剧毒的玫瑰。

听泣幽姬方才说,元伽从前败在了这里,大抵就是输给了这位魔君。但从现在的情势看来,这两人难分伯仲,继续缠斗下去也没有结果。

两道光影倏然分开,遥相对立,疾风止,花瓣落。

“如今你晋升仙尊,总算能让我正视你。”魔君孤傲,他负着双手,却丝毫不松懈地盯着元伽。

元伽收了剑:“当年我以仙君之身便不惧向你挑战,你虽强大,我亦从未怕过。魔君,后会有期!”

元伽转过身便要离开。

“元伽,我恨你!”宁浥尘眼中淌下一颗泪,固执地抹去,她发誓今后绝不要再为他而哭。

元伽停下离开的脚步,微微侧过头,宁浥尘只能看见他高高的鼻尖:“恨我也罢,?-

プ铡!?

元伽升起的身躯,化作天边星子般的一点光,让宁浥尘深感遥不可及。

她还在朝着他消失的方向冥想,眼前便被一个高大的身躯遮住。

刚才宁浥尘没有注意,魔君额前两缕龙须般的碎发下,有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眸。此时他漆黑的瞳仁里,倒映着的是她宁浥尘的影像。

“叫什么?”

宁浥尘愣愣看着他:“宁浥尘。”

“不请自来的?”

“我不擅风月,别让我去那样服侍那些男人。”宁浥尘猜不透魔君那不掺情绪的话语中有什么目的,她只是忽然想起,现在的她连唯一剩下的希望都破灭了,也惧怕沦为风尘女子。

“到了女人汤,还想不做那种事?”魔君嘴角勾起一抹坏笑,好看地晃眼:“我宫里还缺一个女人,你只需服侍我宙洪荒。”

宙洪荒身侧的手下即刻会意,询问道:“君主,那给宁小姐安排住在何处?”

“月阙。”宙洪荒不假思索,仿佛是他早早准备了这个地方,就在等一个人,只要她一出现,立刻便能双手奉上。

泣幽姬有一瞬的失神,她甚至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但很快就克制住自己保持平静。不仅是他,跟随魔君的几人也一同失了声。

月阙,是离宙洪荒居住的紫华殿最近的一处楼宇。魔君有过很多女人,多到数不清,即便他再宠,也没有将月阙赏给谁过。身份尊贵如她泣幽姬,也曾向宙洪荒要过这处地方,但仅仅得到了女人汤。

听闻侍奉在宙洪荒身边最久的侍者兰儿说,君主他一直在等一个人,是那个人要魔君修葺月阙作为住所。只是楼建好了,人却没有出现过。现在,却要给这个仅有一面之缘的女人?

只是眼前这个受到如此荣耀的女人,此时此刻的脸上却没有半点感恩戴德之色。月阙,宁浥尘居于人道皇宫之时,璟煜也曾为她建筑楼宇,名为月阙。其实她心中也有一丝异样,何以魔道也会有个月阙。只是与眼前情形相比,追问下去着实没有必要。

方才宁浥尘已经捕捉到了泣幽姬瞬间绝望的表情,心中已有盘算:“君主,我有一问。既然你将月阙给了我,我是否有权利决定如何使用?”

宙洪荒回过头,饶有兴致地盯着宁浥尘:“当然,现在你是它的主人。”

宁浥尘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既然如此,我想把它送给泣幽姬。”

泣幽姬与魔君皆是神色有变,前者感到不可置信,后者,面容上似乎开始浮现怒容。

宁浥尘继续道:“但我不是白送,我要和泣幽姬做笔交易,用你的女人汤,来换我的月阙。”

元迦说,她不适合留在女人汤。她偏要驳了他的话,非但要留在这里,还要主宰这里。女人汤里每多一个亡魂,他的黄昏鉴就多一只枯骨。从此,他们之间的恩怨是非,只能越结越深!

宙洪荒的面色又恢复了平静,眼底滑过一抹深意,宁浥尘不知自己是否看错了,为何那眼神带着浅浅的孤寂的伤:“她同意,即可。”

说罢,他便离开了这里,剩泣幽姬与宁浥尘四目相对,泣幽姬的女侍,也恨恨地盯着宁浥尘,直用目光在她身上剜出两个洞。

“君主活了万万年,你那点心思瞒不过他。我奉劝一句,君主既然护了你,你万不能背叛他。今日这事,我不会感激于你。你我彼此心知肚明,我们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现在,女人汤是你的了。”泣幽姬转身,化为一朵暗红妖冶的花渐渐隐去,和她暗红袍子上的图案一模一样。随后,女侍也一起离去。

宁浥尘想起来了,古书上有记载,那是至美而致命的危险——泣幽姬,冥界公主,她是地狱开出的曼珠沙华,妖娆魅惑却携带着死亡的音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