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幻想时空小说 >高冷仙尊请自重 >第一章 再逢君

第一章 再逢君

小说:高冷仙尊请自重| 作者:徐行之| 类别:幻想时空

曾为了夏允,宁浥尘闹着上过吊喝过药,几度佯装着寻死觅活骗取家族的同情,到底也没有得逞。不知飘了几日,直到迷迷糊糊地游荡到黄泉,看着眼前排起的喝孟婆汤的长队,宁浥尘才意识到,这次真真地是死透了。

“孟婆汤助你早日轮回而你不愿饮,不如就去女人汤。”队伍还长,远远听见前面女鬼拒不喝汤冒犯孟婆,女人汤三个字,让剧烈反抗的女鬼顿时安静,被阴兵押走时发出绝望凄厉的一声不。

宁浥尘东张西望地寻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看到那人的踪影。在与他相聚之前,绝对不能饮下孟婆汤,遂幽幽遁去…

出了冥界,忽见有处灯火通明的奢华宅邸,通体是暗暗的红色,在浓如墨夜色笼罩下格外醒目,散发出致命诱惑的气息。

近了,才见梁上垂下硕大的红色灯盏,氤氲着迷蒙的柔光,气派奢靡的门楣上,一块红底的牌子上书着三个鎏金大字——女人汤。奢华如斯,门口竟无半个人影看守。

里面隐隐传来男人和女人低低的说笑,酒肉香气和撩人的脂粉气息,像一只无形的钩子勾着人不放。

他会在吗?

宁浥尘幽幽地进入,撞见满目春色,满眼是露着香肩玉臂的妖艳女人。笙歌燕舞,酒色生香。她瞥见有个女人柔弱无骨般贴着男人,那男人的手滑过她不着寸缕的双腿,直朝裙底探去……美女以红唇渡酒,以肉体相亲,她们极其善于撩拨男人的情致,一颦一笑都销魂蚀骨。男人和女人此起彼伏的谈笑声,交织成一片靡靡。

“请问,有没有一个叫夏允的男子来过这里?”

宁浥尘柔柔抓住一个送酒的女侍,弱弱发问。这突来的女子,过分的美貌,另整个儿莺歌燕语的氛围一瞬变得沉寂。三百年来,光顾女人汤的从来只有男人。

而这里的主子,断然不会把没有管教好的烟花女子放出来。

女人汤的主人就在那不可靠近的高阁中。珠帘背后,她对这一幕洞若观火。

“女子怎能擅闯女人汤?”她细长的柳眉微微竖起,对这事感到有些奇怪。

此处乃是魔君的地盘,设有特殊的结界,仅人道的男子可以擅自进入,有进无出。囚于此处的孤魂野鬼,皆是女人的魂魄,禁了自由。

宁浥尘见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焦在了自己身上,有些惊慌有些焦急,不免加重了手上的力道重问了一遍:“夏允他来过这里吗?”

“带她上来。”被抓疼了胳膊的女侍正欲发怒,忽听得高处飘来一句话,那声音如同暗夜携进风里的魅惑花香,懒懒幽幽又极具诱惑。

宁浥尘被带入了高阁,隔着艳红如血的珠帘,只瞧见一具姣好的身躯侧躺在华贵的软塌上。女人身披薄薄的一件锦袍,暗红的布料上又用更深的颜色绣着锦簇的花团。衣裙的衩几乎开到了臀部,将她一条腿衬得愈发白净修长。

尽管看不清她的长相,凭着这声音和身段,饶是个女人也无法不沉溺于她的美。

“真是个六道之中难得一见的美人。”她一声由衷赞叹之后又淡淡发问:“你可是在等一个男人?”

宁浥尘也不作隐瞒,坦言道是,又问:“你是谁?”

她掩唇轻轻一笑:“我是这里的女主人,泣幽姬。女人汤,收留着生前被男子始乱终弃的女子--

,亦有死后因怨念太深不能轮回的魂魄。这里的鬼魂,大多是年轻的女子。在容貌和身体都如花苞般初绽之时,她们贪图一时的欢乐,只留下一夜殷红如赤豆的斑驳血迹,绚烂的生命便在男人的手中荼蘼凋零,化为一缕香魂。可怜风月债难酬,阳间薄情男子,死后魂魄会先被引来这里。所以这里每个被弃了的女人,都在等待她们心中的那个男人。重遇,再杀之而后快。告诉我,你等他做什么?”

“重生。”宁浥尘定定说道:“如果我不愿杀他呢?”

宁浥尘只觉里面射出两道寒芒笼罩着自己,泣幽姬又漫不经心道:“那么你就放他走,代价是,你永远要留在这里为我所用,用你的身体换取男人的生魂!”

宁浥尘摇摇头,她怎么舍得杀她的夏允,现在她只想找到他,茫茫黄泉,似乎这里能等到他的可能性最大:“那你这里,总能等到心中所想之人?不负心的男子呢?”

“若是你所爱之人没有负你,你便没有来到女人汤的缘分。”

还不等泣幽姬回答完,侍女慌慌张张地跑进来跪在地上:“公主,天道的元迦仙君来了,就在楼外。”

一只纤纤玉手伸了出来拨开珠帘,五指胜过无暇白玉。接着映入宁浥尘眼里的,是泣幽姬眼角下那颗盈盈欲坠的痣,殷红如血,如泣血泪。这张脸极尽妖娆,那桃花般的双眸只消朝男人看一眼,便能将三魂七魄勾去一大半。而此刻听得这个消息,这双眼立即噙了一抹狠厉的光,透出三分毒辣。

“早几日听闻天道元迦仙君刚晋了仙尊,这下便来找我的麻烦,我倒要看看他升了几分能耐。”泣幽姬站起了身尽显妖媚体态,扭着不可一握的纤细腰肢便要出女人汤。她身边紧跟着一名着黑色装束的女侍,样貌虽不是极佳,但也颇为养眼。

“哎,你还没告诉我……”宁浥尘为了等她的回答,也急忙跟了出去。

女人汤周边种植着大片的梅树,白雪飘飘,梅香漫漫,其实和里面的景象很不搭。梅边下,月色长袍的男人背对着女人汤,颀长挺拔的身姿凌寒而立。

宁浥尘只觉得这个背影万分眼熟,又对这人睥睨万物,冷若冰霜的风骨感到太过陌生。

泣幽姬一声冷哼,打开手中的折扇遮了半张面孔:“元迦仙君,不对,现在该称阁下一声仙尊了。两百年前你从这里落败而归,今日再来,又想自讨苦吃?”

“近日黄昏鉴的头骨多得满溢,可见这里又害了多少人命。冥界公主,你若自此回你的冥殿不再插手魔道之事,我不会与你纠缠。”元迦转过身来,目光落到泣幽姬身后的白衣女子身上,略有踟蹰。

宁浥尘撞上他的眼神,大喜得声音都在颤抖:“夏允,是你!”

她笑着扑向他,牢牢拥住他,却仿佛抱了一身风雪。

“我是元迦,你说的那位,已经和你一同死了。”元迦的声音如同月华洒下,清冷疏离。

泣幽姬的双眼流转过机敏的光晕,嘴角微微勾起,心中了然三分。元迦仙君飞升为仙尊,多半历的是个情劫。只是这女子过分执着,不知还有怎样的变数?

宁浥尘从未见过夏允对她如此冷淡,虽然彼此贴得很近,却感觉他离自己很远,是如此难以置信:“可你不是说,来世定不负我?”

“我与你,终究只有一世之缘。这里不好,去饮孟婆汤,忘了夏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