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史上最强赘婿 >第289章:不成功便成仁!再创奇迹!

第289章:不成功便成仁!再创奇迹!

小说:史上最强赘婿| 作者:沉默的糕点| 类别:玄幻奇幻

?

什么是无敌统帅?

大傻算吗?

他不是的,他是无敌先锋。

仇妖儿是吗?

呃!

这个人太牛逼,暂时不列入考虑范围,我们只说正常人,不谈BUG。

所谓的无敌统帅,并不是熟读了多少兵书,也不是何等之聪明绝顶。

周瑜很牛逼,巨牛逼。

但他算是儒帅。

无敌统帅大概像是韩信,霍去病这种人。

这种人不但能够坐镇指挥,也能够上阵厮杀。

这种统帅仿佛天生就有一种嗅觉天赋。

他们是为战场而生的,天生能够激发士气,天生能够练兵,天生能够嗅到敌人在哪里,天生能够嗅到敌人的破绽。

而且最可怕的是这种人甚至是不练级的。

冠军侯霍去病,他练级了吗?

完全没!

跟在舅舅卫青学习了一段时间后,十七岁的他就带着八百骑深入敌境,斩杀俘获匈奴两千多人,其中就有匈奴单于叔祖籍若侯,单于的叔父罗姑比等等一堆大人物。

十九岁的时候,霍去病就担任骠骑将军,率领大军出击河西,歼敌四万,俘虏匈奴王、王母、单于阏氏、王子、相国、将军等一百多人,立下了惊天动地之功。

十九岁,仅仅才十九岁!

苦头欢卓一尘大概就是这一类的天才。

他从小一直在卓氏学习战场武道和兵法,十八岁考中武状元。

十九岁去天涯海阁学习个人武道,国学,算术,哲学。

成为大盗苦头欢之后,他率领麾下二百多人,纵横于越国东部,吴国东南部,来无影去无踪。

在越国官方,天南行省总督确实没有正儿八经围剿过他。

但是在天北行省,在吴国南部,官方可是十几次对苦头欢进行围剿,最多的时候出动了六七千人。

结果一根毛都没有抓到。

他麾下这二百骑,在吴越两国完全如入无人之境。

虽然表面是匪徒,但是他从来不劫掠平民,不祸害地方,只对为富不仁的巨室下手。

而且他麾下的二百骑明明是匪徒,但是令行禁止,拥有极高的荣誉感,甚至都和他一样视钱财如同粪土。

这压根就不是一支盗匪了,甚至是一支拥有精神信仰的军队,尽管他们的信仰只是替天行道。

“殿下,我麾下还有二百部众,我想要全部招来。”苦头欢道。

宁政道:“行!而且这二百骑全部作为你的亲兵,我一个不动。”

苦头欢道:“待我写一封密信,沈公子派人去越国东北海域的大罗岛,他们见到信物和密信后,就会立刻动身来国都的。”

大罗岛?

沈浪知道这个地方,确实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岛屿,而且已经不在越国的海域范围了,也不在吴国海域,用现代地球的话说就是属于公海了。

原来苦头欢的基地在那里,难怪吴越两国动用那么多的人力也找不到。

苦头欢决定做什么事情,一分钟都等不得的。

他开始写密信。

这上面的字,沈浪没有一个认识的。

总之就是很怪的文字,这个世界上没有的文字。

“这些字是你自己造的?”沈浪问道。

苦头欢道:“贻笑大方。”

还真是他自己造的?

这就牛逼了。

苦头欢道:“我们之间的密信不仅仅用自己造的字进行交流,而且就算这些字也只是代码,收到密信之后,还需要进行破译。”

沈浪和宁政不由得惊诧。

这是国家级别的保密方式了,你区区一个二百人的盗匪,有必要这么高端吗?杀鸡用牛刀啊。

“我听张玉音学士说,你是一个学渣啊?”沈浪道。

苦头欢叹息道:“我十九岁去天涯海阁,但是我之前从来没有学过国学也没有学过算术,我一去那里就被逼着和十八九岁的同学一起学习,所以……”

原来如此。

那……真是太惨了。

这就等于说小学都没有读过的人直接进入了大学,直接从大一开始学。

难怪苦头欢天天挨打,天天挨骂,简直怀疑人生。

但是,他竟然也真的学出来了,可见天赋之高。

接着苦头欢道:“殿下,我们只有一个千户的编制吗?”

沈浪道:“暂时只有一个千户的编制。”

苦头欢道:“那我麾下的十个百户呢?”

“喏,在那里?”沈浪嘴巴一努,朝着院子里面横七竖八躺着吹牛的十个乞丐指去。

顿时间。

苦头欢觉得头皮一紧,后背一阵阵发凉。

明明是秋末,阳光温暖,却莫名觉得空气中好冷。

就这十个乞丐?

沈公子您这种天才这么不讲究吗?还是有特别的嗜好?

您是不是偏爱把事情拔高到地狱级难度啊?

没有困难也要制造困难?

这十个乞丐,完全是无药可救啊,就算闭着眼睛去街上拉人,也比这十个乞丐更强了。

太离谱了啊。

这十个乞丐半残疾也就算了。

关键是流浪时间太久了,整个心性全部懒散了。

整个人几乎都废了。

刚才他们练习拉弓,不到三十斤的小弓,没有一个人能拉开。

而且练习不到一刻钟,就要休息两个时辰。

休息就休息,可以站着,最多就是坐着休息。

而这群人竟完全瘫躺在地上。

毫无畏惧之心,面对沈浪和宁政,也完全视而不见,依旧在吹牛,吹得昏天黑地。

瞧瞧此时这些人在干嘛?

一个在抠脚,然后放在鼻子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