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谋断九州 >第二百六十九章 自顾不暇

第二百六十九章 自顾不暇

小说:谋断九州| 作者:冰临神下| 类别:历史军事

徐础猜对了,在冀州军的地盘上,胆子这么大的人只有请来的贺荣部骑兵。

营内的冀州将士全是沿途哨兵与巡卒,总数不过一千出头,营外的骑兵纵横驰骋,呼啸不绝,夜里看不清多少,但是肯定远远多于一千。

一名冀州将领跑来,脸色既恐慌又羞愧,拱手道:“望吴王海涵,这些贺荣部的人蛮横惯了,入塞之后也不懂规矩,他们擅自围营,并非上头的军令。”

“无妨。只是我与贺荣部从无来往,更无冤仇,他们为何要来见我?”

“据说晋军那边已经派出贺荣部骑兵攻打东都,这边也着急了,想带吴王同去东都……”

徐础笑道:“明白了,劳烦将军请贺荣部大人进营,我与他们面谈,若能说通,再好不过,若不能,我随他们走一趟,不令将军为难。”

将领慨然道:“我既奉命在此守卫吴王,当尽忠职守,绝不畏强而退,请吴王放心,贺荣部从这座营中带不走任何人!”

将领告退,田匠道:“他还是会请贺荣部大人进营,如果谈不妥,他还是会乖乖交出吴王。”

徐础笑道:“何必强人所难?他自有不得已的苦衷。”

“嘿,徐公子倒真是大度。”

“不,这不是大度,我只是比较相信自己这张嘴。”

田匠也笑了,“我能留下吗?见识一下徐公子不称王之后的口才。”

“请便。”

“不过有个麻烦。”

“什么麻烦?”

“徐公子虽已去掉王号,外面的人却不认,冀州将士尚且口称‘吴王’,贺荣部更视徐公子为真王,欲劫为人质。以这样的身份,徐公子不好说话。我有个主意,只是要稍稍委屈徐公子一下。”

徐础笑道:“这个主意好,不过我若是真被贺荣部带走,请田壮士不要跟我争。”

“徐公子自信,我亦相信徐公子。”

徐础命人再添酒菜,筷子依然只有两双,田匠坐主位,他侍立在一边。

小半个时辰以后,冀州将领终于引来了贺荣部大人。

贺荣部贵族名头繁多,中原一律以“大人”相称,他们也喜欢这个称呼,大人的数量这些年里越来越多,往往难分尊卑。

来的人不少,进帐的就有七人,外面叫嚷声不断,显然还有更多人。

这七人的装扮都差不多,身穿油腻的皮袄,头戴毡帽,帽子上插满数量不等的翎羽,背弓负箭,腰带里别刀,不止一口。

七人随意站立,不分主次,既不拱手行礼,也不打招呼,不客气地四处打量,最后目光全落在田匠身上。

田匠虽是巷闾出身,却从来没怕过任何人,面露威严,便是徐础与他同坐,初见者通常也会当田匠是吴王。

七人用本族语言交谈,不知在说些什么。

徐础上前一步,拱手道:“哪位能说我们的话?”

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上前两步,他帽子上的翎羽比别人都要多几根,胡须也更浓密,生硬地说:“你是什么人?让吴王站起来跟我说话。”

徐础摇头,“在下田匠,吴王护卫,也是军师,在问清诸位的来意之前,吴王不会与你们交谈。”

对面七人道笑,带头者拍拍腰间的刀,“想知道来意,问它。”

徐础也有刀,二话不说,直接拔刀出鞘,厉声道:“以刀问刀,这有何难?”

七人吓了一跳,纷纷拔刀,帐中别无卫兵,他们以七对二,占据优势。

带头者转头向同伴说了几句,然后又向吴王军师道:“真要用刀,我们也不必进帐了。你这个军师不会说话啊,吴王用你,可有点危险。你这里有酒有肉,为何不请我们坐下来边吃边谈?”

徐础收起刀,“未请教阁下如何称呼?”

“我叫贺荣平山,乃是左神卫王,你可以叫我‘山大人’。”

贺荣部王号数百,左神卫王并不知名,徐础拱手道:“山大人请坐。”

贺荣平山左右看了看,从徐础身边走过,直接坐在“吴王”对面,也不用筷子,从怀里拔出匕首,插一块肉送到嘴里,又喝一口酒,肉咽下去,酒却吐出来,扭头向同伴道:“南人会做菜,不会酿酒,拿咱们的来。”

一人上前,从腰后解下一只皮囊,送到贺荣平山手里。

贺荣平山倒满两碗酒,向“吴王”道:“敢尝尝吗?”

田匠不吱声,端起酒来一饮而尽,放下碗,神色不变。

贺荣平山大笑,也喝光一碗,又倒满,“好酒量,咱们继续。”

田匠拿起碗再喝。

两人你一碗我一碗,一囊酒很快喝光,又有一人上前送上皮囊,贺荣平山收起脸上的不敬,盯着“吴王”,只管倒酒、喝酒,同样不再说话。

第二囊喝完,第三囊送上,冀州将领进帐,见吴王站在一边,不知名护卫却与贺荣部大人拼酒,不由得深感意外。

徐础冲他轻轻摇头,贺荣平山的一名同伴则斥道:“这里不用你,出去等着。”

冀州将领面色难看,却不敢回击,讪讪地退出帐篷。

第五囊酒送上时,贺荣平山推开,他还能喝,但是觉得已无必要,“吴王好酒量,都说你是个文弱书生,不像啊。”

田匠依然不吱声,徐础在一边道:“传言往往不实,为了贬低吴王,什么话都能编出来。”

“你怎么不说话?瞧不起我吗?我部中有将士三万,吴王有多少?”

田匠冷冷地说:“贺荣部单于来了,能与我谈,你,找他。”

贺荣平山瞥了一眼徐础,“你的军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