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幻想时空小说 >逐尘录 >二三 既然心死多活无意,虽是戏言弄假成真

二三 既然心死多活无意,虽是戏言弄假成真

小说:逐尘录| 作者:芦水山芋| 类别:幻想时空

“什么人!”

有手下大声叫喊,小乙诸人往外看去,只见二人慢慢朝这边走来,看那身形,却是十分眼熟!

童陆见那二人过来,大喊出声,

“葱头前辈,你来得可不是时候哦。哎,你也真是,每次要紧关头都见不着人影,打完了,就又出现了!”

来人正是葱头,他身边那位,小乙几人也曾见过,正是灾民营地之中,照顾过小乙浪哥儿的那位小伙。众人也曾去寻过他,却一直没能寻到,也不知他怎的又跟葱头待在了一起。二人一同走来,小伙与众人招呼,身份也定然不会存疑了。

葱头只是对小乙几人微微点头致意,便径直来到程辉面前。二人都是面无表情,对视良久,葱头叹了口气,方才打破平静气氛,

“说说吧,都发生了些什么事!”

又过了好一阵,程辉嘴角上扬,轻笑一声,说道,

“反正我也不想活了,告诉你们,又有何妨!”

众人围聚过来,听他如何说道!

程辉双手抚摸那双剑,又从地上捡了块碎石,在脸上按压一阵,那碎石之上竟然沾上好些小虫,众人心惊不已,胆子小些的琴哥儿被吓得不轻,赶忙捂住了眼睛。程辉轻轻拨弄那小虫子,笑道,

“这东西,也真够奇怪的,只长在脸上,根本没脸见人!”

长刀男子急道,

“所以,你是中了这虫蛊,这才叛变的么!哼,真是一点骨气也没有!”

程辉大笑起来,

“也是,也不是!你这头脑太过简单,难怪成不了气候!”

长刀男还要争辩,却被双刀男子喝住,他气呼呼抱起手来,侧过身去!

程辉笑了笑,慢慢说来,

“我同他们一样,从小在这儿长大,对这又怎会没有感情?我本名程忠,不知你们听过没有?”

小乙大惊,回他,

“难道,你就是这八百里洞庭水军都督?”

他武功这般高强,小乙不由得往大处去猜!程辉点头道,

“徒有虚名罢了!”

小乙道,

“难怪本事这么大,谁能想到,这一方军首,竟然是黑水寨的人!”

程辉道,

“也算是我们安插在官府最大的一颗棋子吧!我也从未想过能够成为这样的人,现在想想,这么些年来,我一点儿都不快乐!没有亲人陪伴,没有爱人相随,连我最爱的梦儿再到我,都认不出我是谁。若是能够选择,我只愿每日与他们相守,去他娘的权势地位,去他娘的忠贞大义!”

程辉看着伊伊手中那个泥捏的女孩,笑着问她,

“把她给我好么?”

伊伊走上前来递给了他,很是痛快,程辉谢过,把那泥人儿脸上轻揉了一番,又道,

“这下子倒有些像了!嗯!梦儿,我的女儿,她死的时候,也只有六岁啊!你们以为骗得了我?呵呵,真是可笑,可笑!”

程辉眼中露出凶狠神色,小乙一见他这般模样,这许多仇怨,只怕也是因这女儿而起了。程辉接着道,

“我在官家任职,照看不得她母女二人,可你们是怎么做的?我在外奔忙,对我黑水寨构成威胁的,哪次不是我来摆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你们就是这般对我的?呵呵,可笑,可笑!从上到下,一口咬定她母女二人是被水淹死的,梦儿三岁便能在水中游上半个时辰,叫我如何能够相信?”

长刀男只怕也不知其中缘由,问他道,

“我当时出了远门,没亲见此事,难道真不是被水淹死的?”

程辉也不看他一眼,只是对着那小泥人说话,

“听到噩耗,我真想一死了之,与她母女二人一同去了,最让人难过的是,我还不能表现出丝毫痛苦之色,那种感觉,你们懂么?可静下以来想了想,觉得其中必有蹊跷。我亲自查验了梦儿尸体,虽然腹部胀大,可是肺并无太多积水,绝对不是被水淹死的!”

大刀男道,

“你,你竟然切开梦儿身子查看?”

程辉笑了笑,接着道,

“后来我知道了真相,那该死的程勤酒后乱性,半夜前来招惹枫妹,梦儿上前帮母亲,却被他活活掐死!那狗贼见死了人,干脆一不作二不休,把枫妹也一齐弄死了!大哥,你说说看,我刚才所讲,有没有一句是假?”

众人眼望双刀男,他咬碎银牙,终于开了口,

“这事,是我们对起你!可是,可是你也不必对所有人大开杀戒吧!他们,他们多数人都是无辜的啊!”

虽然没有回答,但大家都已明白真相,围观众位手下也是低下了头来。

程辉笑道,

“我都不知道你们用的什么法子,把这死了的人儿都弄得像溺水而亡那般!她们都死了,还要受你们如此摆弄,呵呵,真是够厉害的!我这些兄弟,都是从这岛上出去,他们跟我出生入死多年,都是我的心腹,得知了此事,又岂能咽得下这口气!至于火神,呵呵,入伍这么些年,早就忘了!”

程辉长吐一口气,又道,

“我疯了,彻底疯了!你们不是说她母女二人是被淹死的么?那好,我就让你们也被水淹死。长眉仙翁,没想到,你的消息如此灵通,竟然在第二日就来到这儿!好吧,那这戏就演到底,正好让你把真实情景传出去,嗯,你干得倒还真是不错!”

仙翁不语,没想自己竟是被人利用了。程辉笑笑,又道,

“不过,还有不少人在外,不能一次将麻烦解决,此后又费了不少功夫。你们藏得挺好,竟然在我眼皮子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