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幻想时空小说 >凡中仙 >第二百七十五章:混蛋,你找死

第二百七十五章:混蛋,你找死

小说:凡中仙| 作者:大神三落| 类别:幻想时空

第二卷正式开启,喜欢本书的朋友们请投点推荐票,加个收藏,不吝订阅,感谢,感谢,再感谢!!!qq206389592,请进群与作者一起分享笔墨中的快乐。

妙音观一众弟子心里那个忐忑就别提了!可看到阿仁如此强硬的态度,众人在担忧的同时又多了一丝欣慰。毕竟,有些时候女人再强,也是希望有个男人可以替她们出头的!

出乎意料的是,符灵儿居然率先坐下了,许是她觉得自己已经到了筑基修为,不那么惧怕洛阳天了。又或者说她对神行门的龌龊行为也感到非常不耻,总之,此刻她是真的放下了与阿仁之间的私人矛盾,堂而皇之的选择了支持阿仁。

其余几位主事见这两个最权威的人都如此了,也只好席地而坐,默默的等着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果然,走在最前面的洛阳天察觉到身后的动静后瞬间就变脸了,他没有立即发作,而是冷着脸朝叶虚交代几声,然后就看到叶虚那老家伙颠颠儿的跑了过来

“阿仁师弟,你这是何意?”

叶虚也懒得客套了,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阿仁懒羊羊的举起玉盏,轻声笑道:“没啥意思啊,就是走累了想歇会儿,唔,叶师兄若不急着赶路,不妨坐下来同饮一杯?”

此刻,叶虚的心情真可谓是爽到了极点,这一幕正是他最想看到的,踏仙门与妙音观两家若不彻底的翻脸,那妙音观又如何会帮自己夺得幼兽呢!是以,在看到阿仁如此消极的态度后他不仅没有出言劝阻,反而还添油加醋道:“哎哟!老夫倒想跟师弟小酌两杯,只是,洛师兄乃是急性子,又等了咱们这么多天,若惹得他不悦,怕是会对你”

阿仁一脸微笑的看着叶虚,心中暗道,这个老家伙果然心思不纯啊!这会儿倒表现的这么怕那个洛阳天了。也罢,那就让小爷来加把火,让你们的关系更加“融洽”点!

想罢,阿仁仰头大笑一声道:“哈哈,既然叶师兄如此忌惮洛师兄,那依我看,咱们不妨这样,你我各安排弟子们随着洛师兄上山逮捕幼兽,咱俩就在此痛饮几杯,你看如何?反正有洛师兄在,此行我是没多大把握的!”

叶虚闻言果然一脸怒气,正所谓:老而不死是为贼,像他这把年纪自然看得出来这个小鬼是在挑事。但他有句话说的却是实情,那就是妙音观此行绝对没有把握。

既是如此,那就更得将他拉拢过来了,是以,叶虚只得按捺住心中的怒火,耐着性子道:“阿仁师弟这个提议确实好得很!不过,此行既是来了,那怎么着也得上山去试试吧,万一运气好偏巧就逮住了那只幼兽呢!呵呵,师弟总该相信,有些时候,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吧!再者说了,我踏仙门的弟子可不比妙音观诸位师侄有法阵傍身,若真有点什么差池,那老夫也不好向掌门交差啊!”

呵,这个老家伙,果然是头老狐狸,回答的滴水不漏,既不得罪神行岛,还变相恭维了妙音观一番,如此一来,这皮球又踢了回来

阿仁微笑不语,心中却在酝酿一个计划,那就是,他非常想试试自己的修为到底是怎样的。按照自己的方式,他觉得已经

到了炼气后期或者说是炼气圆满了,但师姐却说自己仍是炼体后期,那么也就是说,他们两个人肯定有一个人是错的,既如此,那为何不趁这个机会试试呢,反正有叶虚这个老狐狸在,肯定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受伤的。如此一来,既解了神行岛对符澜的不敬,又借机测试了自己的修为,真可谓是两全其美了!

阿仁越是不动,叶虚也就越欢喜,结局他已经预测到了,无非就是洛阳天过来狠狠的辱骂阿仁一番,然后自己在中间略微调节几句,到最后,这小鬼还不得不灰头土脸的跟着上山,除此之外,绝无他路。

是以,叶虚仍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道:“阿仁师弟,咱们快些动身吧,洛师兄的脾气可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怎么了?何故不动?”

叶虚话未说完,就见洛阳天冷着一张臭脸走过来冷声问道。

阿仁还未开口,叶虚就连忙装出和事佬的样子抢先道:“哦,没事,没事,阿仁师弟旅途奔波,许是有些累了,便想在此歇息片刻,洛师兄,我们不如也”

洛阳天不等叶虚把话说完,立马呵斥道:“混账,老夫已经干等了数日,一刻也不能耽搁了,现在就走,立刻,马上。”

“这”

叶虚故作一脸为难的看看阿仁,又看看洛阳天,心中却道:阿仁师弟啊,但愿你不要太废物啊,怎么着也得逼洛阳天这老匹夫骂你几句,给我个做好人的机会啊!

妙音观一众弟子霍然起身,拔剑出鞘,全都愤怒的瞪着洛阳天,很显然,他的这种训斥之语让众人都感觉到了极大的侮辱。

洛阳天冷笑一声,不屑道:“哟,怎么着,还敢跟老夫动手不成?”

阿仁见状也跟着起身向身后众人训斥道:“岂有此理,怎可对洛师兄如此无礼,还不快快退下!”

大花乃是大师姐,有义务、也必须要维护门派的尊严,是以,在听到阿仁的训斥后立马急道:“师叔,他”

阿仁摆摆手,示意她噤声。

大花无奈,只得愤愤的将宝剑回鞘,心中那份委屈就别提了。

符灵儿更是感到郁闷至极,刚刚还以为他虽然修为不高,但维护掌门师尊之心却也值得敬佩!哪曾想,他居然是个软弱的草包,若不是碍于有外人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