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嘉平关纪事 >374 切磋

374 切磋

小说:嘉平关纪事| 作者:浩烨乐| 类别:古装言情

?????吃过了早饭,耶律南和齐志峰跟沈茶和金菁告辞,准备各回各家。

“不过就是上街上走一走,你也不用那么着急,吃过午饭再出来也不晚。”沈茶站在客栈门口跟恋恋不舍的齐志峰说道,“虽说给家里送了信,但一晚上没回去,令尊令堂还是会担心,好好的跟他们说说话。”

“小茶姐姐,你就放心吧,我知道应该怎么做。我爹肯定没空管我,这段日子可忙着呢,巴不得我不在他眼前瞎晃,他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了,看到我这么闲,恨得他牙痒痒。我为了拯救他的牙,也只有勉为其难的天天往外跑了。”齐志峰翻身上马,朝着沈茶挥挥手,“午饭肯定不会在家里用的,我已经订好了临潢府最好的馆子吉庆楼,他家别的菜品就算了,烧羊肉和烤鱼在整个临潢府里是最棒的,连王叔吃了之后都赞不绝口。虽然风味与嘉平关城不同,但我想着你们应该会喜欢的。”

“鱼羊合在一起就是个鲜字,必然是好吃的。”

“那我们就说好了啊,最多两个时辰,我就会回来的!”

“好!”沈茶点点头,目光从齐志峰的身上转向耶律南,“今晚上宫宴,南公子必然会很忙碌,就不用担心我们这里了,咱们晚上见!”

“晚上见!”耶律南点点头,“宫宴戌时开始,过了酉时,我会派人来接各位的,请各位准备好。”

沈茶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目送耶律南和齐志峰离开,等他们的身影彻底消失,两个人转身回去。

“这个小子,之前来嘉平关城的时候,跟个小大人似的,我开始以为他很沉稳的,没想到却是这么个活泼的性子。”金菁无奈的摇摇头,“看来之前都是装的。”

“他当时顶着一个使臣的名头,自然是要沉稳的,没什么可奇怪的。”沈茶揉揉自己的脖子,“外面下着雪,也没法出去练功,这一路上颠簸,浑身酸痛,该找个地方好好松松筋骨了。”

“将军!”掌柜的就坐在不远处看帐,听到沈茶的话,走到她跟前,深深一揖,“顺着这条走廊,走到最里面,就是一个练功房,若将军想要活动一下,可以去那里的。”

“多谢!”沈茶微微颔首,看到掌柜的重新回去看帐,侧过身看看梅林,“你去忙吧,顺便把安、李两位校尉,还有戴乙那个小子叫过来。这些日子太忙了,都没时间考校他的功夫。”

梅林应了一声就走了,没多会儿的工夫,就看到安鸣带着李骏和戴乙走过来。

人到齐了,沈茶带着他们按照掌柜的话,很顺利的找到了那间练功房。

“一个客栈,居然会有个练功房,这也太奇怪了吧?”戴乙走进练功房,看到里面刀枪剑戟都样样齐全,虽然比不上他们沈家军,但比他家武馆要强太多了。“老大,这个掌柜的会不会也是习武的人?还有这客栈里的跑堂的,感觉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

“这回戴乙兄弟说的不错,属下也是这么认为的。”安鸣和李骏对望一眼,同时叹了口气,“这客栈是辽王名下,交给那两位公子管理,想来在这客栈里面的人也不是简单的。属下看了一个晚上,发现掌柜的和跑堂的伙计,都是身手极好,且极有眼色的。我们来这里只有一天,他们似乎就已经摸清了我们的情况,我们不用多说话,也不用吩咐他们,他们就知道我们想要干什么。”

“行了,不用疑神疑鬼的,辽王名下的产业,又是耶律南和耶律岚这两位公子共同打理,自然是要用自己的心腹了。之前这里一直都是接待各国达官显贵,这些跑堂的伙计也要充当护卫。万一出现什么意外的情况,也有忍受应对。”金菁摆摆手,“如果当初萧家的那帮人遇到的是他们,根本就用不着咱们动手。”

“军师的意思,他们已经到了可以对抗萧家护卫的程度?”

“萧家的护卫也不怎么厉害,算是中下等吧,不过,据我观察,掌柜的和跑堂的伙计倒是能跟萧家死士有一拼。不过,你们说他们对我们很了解,这是肯定的,你们不要忘了,这个客栈是充作驿馆来用,即使是两位公子的人,在接待使团之前,也要他们去接受一些待客的训练,免得丢了辽国的脸面。”

“还……还有这个说法?”安鸣和李骏相互看了一眼,“以前都没有听说过。”

“这个我倒是知道。”戴乙很郑重的点点头,“以前在京中的时候,遇到使团来访,礼部那帮大老爷至少要提前一年开始准备,使团很多情况他们都是了若指掌的。”

“小戴子说的不错,就是这么一回事,接待使团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容易,尤其是这种一下子接待很多来访使团,就更难了。除了要准备好驿馆,让使团成员产生宾至如归的感觉之外,还要考虑各位使团所在国家的风俗习惯,要了解他们的生活细节、饮食细节等等。”

“使团的情况要通过公函的形式递到礼部,除了那些表面上要照顾的,还有军师所说的细节。就拿我们自己来举例子,比如屋子里不能用什么样的熏香,每日的茶饮种类是什么,最重要的是饮食。什么东西不能吃,什么东西要少吃,什么东西是合口味的等等。如果这上面出了差错,让使臣出现了严重的不适,就是接待官员的失责,轻则罢官,重则丢命,甚至全家都要跟着遭殃。所以,他们小心又小心、谨慎又谨慎,生怕我们哪一点不如意。”

“原来是这样。”安鸣和李骏同时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