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田园小医娘 >第三百一十八章 初现端倪

第三百一十八章 初现端倪

小说:田园小医娘| 作者:月如玉| 类别:古装言情

纪卿年伸手按住太后身体上的一些穴位,随后闭目凝神,仔细地感受着后者体内的状况,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她的神色也变得越来越凝重。

“果然太后体内的毒素又出现了复苏的迹象,看着状况,恐怕要不了三五日就会彻底爆发,到时候即便是我,也无力回天了,那动手之人,是想要我与太后的命啊。”

纪卿年缓缓的松开手指,轻声自语着,她那狭长的眸子之中带着一抹冷色和怒意。

纪卿年站起身来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种种念头在她的心中一闪即逝,良久之后,她忽然顿住脚步,寒声道:“思来想去,能够明目张胆地对太后娘娘出手的人,也就只有她了。”

她的话音落下之后,明隐刚好端着一盆烧开的热水走了进来,他将手中的银色盆子小心翼翼地放到了一旁的檀木桌上,随后望着纪卿年笑问道:“阿年,你刚在自言自语什么呢,脸上的表情好严肃。”

纪卿年白了他一眼,轻声回答道:“不爱看你就别看,说那么多没用的废话做甚。”

无故被训斥一顿,明隐有些莫名其妙地看了纪卿年一眼,随后似乎也察觉到了对方心情不佳,他识趣地闭上了嘴巴,悻悻地朝着一旁走去。

“谁让你走了,把那盆水端过来吧,我要准备给太后娘娘祛毒了,你就在一旁替我打打下手。”

纪卿年瞥了正准备离去的明隐一眼,随后拢了拢耳后的发丝,淡淡的开口说道。

明隐闻言,只得老老实实地转过身来,他冲着纪卿年摊了摊手,无奈的开口说道:“好吧,我的神医大人,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纪卿年微微点头,随后坐在床塌上冲明隐招了招手,轻声道:“你将太后扶起来坐着吧,其余的事情就交给我。”

明隐点了点头,随后依言走了过去,他小心翼翼地将床榻上躺着的太后扶了起来,让后者的身躯靠在自己的肩膀之上,再之后他便傻傻地望着纪卿年,等待着她的下一步差遣。

纪卿年从怀中掏出了一枚注射器和一根装着不明液体的透明试管,这一次她并未要求明隐回避,直接当着他的面就开始熟练地操作起来。

“阿年,需要我回避一下吗,还是说要我现在暂时闭上眼睛?”

明隐坐在一旁犹豫了一下,随后低着脑袋轻声问道。

纪卿年瞥了他一眼,狭长的眸子中罕见的掠过一丝温柔,她摇了摇头,轻声开口说道:“这次你哪儿也不许去,就给我待在这里好好儿看着吧,反正有些事情早晚你都会知道的。”

一旁正垂着脑袋的明隐一听到她这话,瞬间就抬起了头来,他怔怔地望着纪卿年,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可是阿年你不是一直都跟我说,有些事情让我知道了会有大麻烦的吗,今天为何突然就改变主意了。”

纪卿年动作轻柔地将注射器的针头插入了太后手臂上的静脉之中,随后她头也不抬地开口回答道:“咱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你也早不是当初那座深山里的小小猎户了,有些事情我不可能瞒你一辈子的,现在说和晚一点儿说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分别。”

明隐单手挠了挠脑袋,旋即用一种略带试探的口吻开口道:“阿年,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儿,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怪怪的。”

纪卿年没有理会明隐的话,她神情专注地将注射器内的药剂推进太后的身体之中,随后她猛地拔出针管,另一只手将早已准备好的止血棉球贴了上去,整个动作一气呵成,那行云流水的模样简直就像是一位书法大师在即兴挥毫泼墨一般,看的一旁的明隐目瞪口呆。

“还记得之前那被咱们顶撞了的华贵妃吗。”

纪卿年放下手中的东西,随后抬起头来望向明隐,轻声问了一句。

明隐闻言一愣,一脸呆滞地盯着纪卿年,半晌之后方才讷讷地说道:“我说阿年,咱们夫妻俩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跳脱,你这样东一句西一句的,我真的很难适应啊。”

纪卿年柳眉一竖,随后抓起躺在床上的注射器冲着明隐晃了晃,嘴里威胁着说道:“再敢给我答非所问,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我不介意让你尝尝被针扎的滋味儿,正好你不是对这个挺好奇的吗,今天就让你如愿以偿。”

明隐盯着纪卿年手中那泛着寒光的针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他不由自主地朝着身后挪了挪屁股,随后冲着纪卿年讪笑道:“还是算了吧,这玩意儿是给病人用的,你丈夫我龙精虎猛,就不用打这个来锦上添花了。”

纪卿年闻言,狠狠地剐了明隐一眼,随后伸手在其腰间用力拧了一下,疼的明隐呲牙咧嘴的,可就是不敢反抗。

小小的收拾了明隐一下之后,纪卿年便重新将目光落在了熟睡中的太后身上,随后在明隐疑惑不解的目光注视下,她蓦地从怀中掏出了一柄三寸长的精致小刀。

“阿年,你掏刀子出来做什么。”

明隐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纪卿年手上握着的小刀,那闪烁着森森寒光的锋锐刀锋令得他背脊生寒,他以前从未亲眼看过纪卿年给病人治病,所以自然不知道这种精钢小刀其实是一种手术刀。

纪卿年看也不看明隐一眼,她的所有注意力此刻全都放在了眼前的太后身上,她的左手按住太后肚子上的某处部位,随后右手握着手术刀毫不犹豫地划了过去。

一道凄艳的血光飞溅而出,一旁的明隐骇的说不出话来,若不是他知道纪卿年的为人,恐怕都要以为纪卿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