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后手 >第六百七十九章 两封电报

第六百七十九章 两封电报

小说:后手| 作者:可大可小| 类别:历史军事

胡然蔚自从知道张奉新在法租界巡捕房的消息后,确实很紧张。

早上曾紫莲才跟他见过面,通知他张奉新不见了。

可现在金惕明突然告诉他,张奉新关在巡捕房。

胡然蔚当时的心情可想而知,他当时手足无措。

如果不是没有与曾紫莲的紧急联系方式,他肯定会冒险通知曾紫莲。

直到法租界巡捕房后,胡然蔚才知道,自己差点上了金惕明的当。

张奉新不是关在巡捕房,而是曾经关在巡捕房。

早知道的话,自己何必这么紧张呢。

金惕明绝对不是故意描述得不准确,胡然蔚在巡捕房也意识到了,金惕明很有可能是在试探自己。

从宪兵分队到法租界搜捕房的路上,胡然蔚虽然没有干出格的事情。

可是,他的神态,如果仔细观察的话,肯定会有破绽。

在金惕明面前,胡然蔚不会抱任何侥幸。

金惕明故意用一个错误的情报,误导自己。

虽然金惕明并没作出其他举动,但胡然蔚感觉,金惕明的目光,像刀子一样,一刀一刀地解剖着自己。

特别是在巡捕房之后,这种感觉尤为强烈。

“还有一种可能,张奉新被军统藏起来了。”胡然蔚突然说。

他知道,金惕明对自己已有所怀疑。

可是,金惕明没有证据。

胡海燕去了重庆后,胡然蔚就再也无所畏惧。

金惕明怀疑又如何,自己之前就被他怀疑过,只要他没拿到证据,就奈何不了自己。

再说了,哪怕就是暴露,也要完成任务。

“他们躲在法租界的时间越长,暴露的机会就越大。”路承周缓缓地说。

他很希望,曾紫莲能隐蔽起来。

天色越来越暗了,对海沽站来说这是机会。

夜幕降临,更有利于保护他们。

路承周知道胡然蔚的意思,他也担心曾紫莲会在码头,才故意这么说的。

“不用找了,张奉新已经死了。”码头突然来了一辆汽车,川崎弘从车上下来后,冷冷地说。

“张奉新怎么会死呢?”路承周惊讶地说。

这个消息,确实是他最愿意听到的。

但他也担心,这是川崎弘故意散布的假消息。

张奉新在巡捕房,愿意跟军统的人离开,说明他与军统有可能是一伙的。

面对这些日特,路承周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精神,任何可能性都要想到。

“军统很狡猾,故意将张奉新的尸体让巡捕发现。”川崎弘叹息着说。

“这么说,张奉新是死在军统手里?”路承周没看到张奉新的尸体,总是不太放心。

川崎弘的汽车后面,有一辆卡车,张奉新的尸体就装在里面。

路承周爬进车厢,确认是张奉新后,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张奉新是背后中枪,显然他是想来找我们。”路承周笃定说。

“他是头蠢猪!”川崎弘冷冷地说。

“听说张奉新到处买‘白面’。”路承周轻声说。

他想提醒川崎弘,如果张奉新没有毒瘾的话,也就不会去买白面。

就算在北平落入军统之手,在法租界也有机会逃脱的。

“川崎课长,张奉新的尸体在哪发现的?”金惕明突然问。

“在第五号路。”川崎弘说。

张奉新死在法租界第五号路,距离码头也有点距离,宪兵分队的行动,自然只能结束。

回到康伯南道22号后,在川崎弘的主持下,召开了一个分析会。

会议的重点,主要围绕在,张奉新是不是真心与日本合作,他提供的情报,是不是真实可靠。

“我认为,张奉新与军统的关系是融洽的。否则,他不可能自行去买白面,更加不会被巡捕抓了。”金惕明说。

神出鬼没的“火柴”,这么容易被抓住,实在出乎他的意料。

“张奉新就是个墙头草,他在宪兵队是一套,被军统救走后,又是一套。如果他承认与我们合作了,军统恐怕早在北京就处死他了。”路承周分析着说。

不要说张奉新本就意志薄弱,就算换成其他人,也绝对不会承认当了叛徒。

真正的叛徒,都是贪生怕死的,内心渴望活着。

只要有机会,他们绝对会抓住。

“我觉得,张奉新一直就是军统的人,他与我们也是假合作。”金惕明说。

“你的意思,贾明不是火柴,也不是军统的人?”路承周问。

“这个……”金惕明可不敢作这样的保证。

“我看贾明就是火柴,至少他也是军统的人。”路承周言之凿凿地说。

他断定贾明是火柴,任何人都不能反驳,哪怕是川崎弘。

“报告!”

正当他们在会议室讨论的时候,松本昌弘突然来报告,他的眼神很兴奋,似乎发现了什么秘密。

“我们再次破译了军统海沽站的密码!”松本昌弘举起手手中的电报稿,激动地说。

这次能破译军统海沽站的电报,最主要是因为金惕明拿来的那本资治通鉴。

当然,刘井华也出了点力,毕竟他是军统电讯专家。

可是,这些事情,都被松本昌弘忽略了,此次破译军统海沽站的密码,他只承认是自己的功劳。

“军统说了什么?”川崎弘问。

“两封电报,说的都是今天的事。这是刚刚破译的电报,海沽站向重庆汇报,张奉新已经叛变。”松本昌弘得意地说。

“你们全部破译了?”川崎弘接过电报稿,将信将疑地说。

“不错,因为得到了他们的密码本。”松本昌弘笑着说。

“是不是那本《资治通鉴》?”金惕明心里一动,问。

“不错,军统很狡猾,只用了其中二十页。但我们也不是吃白饭的,这个世上,就没有大日本帝国皇军破译不出的密码。”松本昌弘得意地笑着说。

“看来,贾明的身份不用再怀疑了。”路承周看了金惕明一眼,缓缓地说。

这两封电报很及时,不但坐实了贾明的身份,也让日本人释疑。

有了这两封电报,会议自然也结束了。

然而,金惕明散会后,又去找了野崎。

没想到,川崎弘也还在野崎的办公室。

“川崎课长,野崎队长,我认为胡然蔚今天很可疑。”金惕明笃定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