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 古装言情小说 >快穿之女配要翻天 >第609章 皇上驾到

第609章 皇上驾到

小说:快穿之女配要翻天| 作者:百里逐月| 类别:古装言情

就在苏好离开的这段时间,不远处的白墨忽然看着她的酒杯目光微闪,然后飞快地挪了过去。

苏好之前坐的地方本来就不受注意,他刚把自己准备好的药粉撒进去,忽然被一只手拽住了手臂。

苏好转过身,忽然看到白墨和罗希对峙的画面。

她的目光落到白墨的手上,眸底顿时泛起一抹冷色。

白墨分明是想趁她不注意给她下药!

罗希看到她过来,手上的力道忽然送了开来,迅速把手臂收到身后,手臂微微颤抖:“心月小姐,这个男人要怎么处置?”

“报警,然后让人验验这杯酒里加了什么,顺便调查下白先生,如果他想给我下药,我绝对不会轻易了事的!”

白墨脸色瞬间变得铁青无比:“桑心月,你别给脸不要脸,就算查出来了又怎样,我做了什么啊!”

罗希扯了扯衣领,礼貌地笑了笑,然后说道:“白先生,容我给你科普一下,如果您刚才在酒杯里下的药是崔情药,想和心月小姐发生关系,那么您就犯了强.奸罪,只是被我们提前阻止了,所以属于犯罪未遂,但并不意味着您不受惩罚。”

“总之,就是一句话,您等着律师函吧,我们绝对不会轻易原谅您的!”

罗希很快交代人带警察过来,把这里封锁起来,然后检验酒杯中的成分。

白墨气得脸色发青,却不敢有什么动作。

“小月,我们家白墨和你好歹是青梅竹马,你怎么这么狠的心肠,竟然陷害他,你对得起我们这么多年的关照吗?”白母走了过来,擦着眼泪哭诉道。

她字里行间的意思,就是桑心月勾.引白墨,陷害白墨。

这个世界,总是对女人比较残酷。

苏好没有丝毫反应,直接把事情交给罗希帮忙处理,然后去拘留所看望桑慎,在桑慎答应断绝父女关系之后,直接把自己当初录下的音频交给他。

桑慎最后无罪释放,把蔡可曼送进牢里。

桑心梓没有收到太大的处罚。

但是他已经知道桑心梓并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桑家破产,桑慎过得群困潦倒,桑心梓更是没有一技之长,他们来碰瓷过苏好,但是都被罗希一一挡了回去。

白墨因为那件事情也受到了处罚,不敢在对苏好生出什么歪心思。

苏好因为白墨和桑慎的事情名声有亏,但是画作却一幅比一幅好,最终登上了神坛,成为这个世纪最伟大的画家。

罗希一直陪着她身边,被外界看成一对,但是他们之间并不存在什么感情。

罗希以前被誉为天才画家,但是被人构陷折断手,最后没有力气作画,因此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到苏好身上。

苏好最后完成了原主的心愿,同时也实现了罗希的梦想。

……

苏好再一次醒来是因为满室的金光,还没等她完全适应屋内的亮光,就听到耳边响起了一个还带着呜咽的声音喊了起来,“陛下醒了,陛下真的醒了!”

微微的动了一下身子,感觉整个人都僵硬得很,此身的记忆如潮水般涌进脑海,混沌了她的感官。

此身是女尊国刚刚登基的新帝,女尊国世代以女为尊,多年来不甘于被压制的男人也会发出些不协调的声音,但终归难敌千百年来的传统。直至上一代皇帝,性格软弱,无力与四方强压下来的势力抗争,朝中的男子越来越多,渐成势力。

先帝感到对朝事无奈,任何决定都要看朝中脸色,心生郁郁,未满四十便泣血而崩。

此身早感于国事混乱,却不得不于危机时刻接手朝政。

今日正是登基大典,晨起她才敬告天下,宁以匹夫之身,领万民福祉,愿以一己之力,祈国泰民安。

正午,于宫中小憩之时,内侍来报,成亲两年的夫君凤子昂来见。她与凤子昂成亲两年,虽然并无多深的感情,却也是相敬如宾,从未红过脸。她因为晚上还有宫宴,便没有起身相迎,进来的凤子昂也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倒是一脸温润儒雅的笑,亲手为她倒了一杯茶送到她的面前。

一杯毒茶,一颗无情的心。

两年的夫妻情义,终归是敌不过这权倾天下。

苏好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挣扎着从御榻上起身,扫了一眼周围的物事,怎么样一个金碧辉煌了得,忍不住轻笑了一下,果然是富贵啊,帝王之家,能不富贵嘛。

“呜——陛下,我们还以为你……”耳边又一次响起了刚刚那个带着哭音的声音。

苏好回转过头,看到的是此身随身的侍女琉璃,这小姑娘也就十七、八岁的年纪,此时两眼通红,显然已经不知道坐在这里哭了多久了。

苏好伸手弹了一下琉璃的额头,“哭什么哭,难看死了!”

她的声音还没落,一群太医已经冲了进来,有男有女,排着队的上前给苏好切脉。切过之后,便像是被现代最好的整容医生给整过容一般,全部成就了一张不可思议的脸。

“这……刚刚明明已经没脉了!”一个太医低声的嘟囔着。

“就是就是,我刚刚也没有切到脉,可现在看着陛下这脉相虽然弱了些,可还是蓬勃有力的。”另一个太医紧跟着说。

“这难道是回光返照?”

“你见过有这样回光返照的吗?陛下这明明就是天人之命,有神仙相助。”

“对,对,对,肯定的,若不如此怎么会有绝脉再生之事。”

听着他们把话越说越离谱,苏好咳了一声打断了这些人的话,“现在是什么时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