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娱乐小说 >武踏星河 >第725章 金角虚空兽

第725章 金角虚空兽

小说:武踏星河| 作者:纸花船| 类别:都市娱乐

“嗖嗖嗖。”

恐怖的吸力之下,一个个光罩根本无法反抗,眨眼便是被吸入到通道断口附近,有几个倒霉的已经直接飞出了通道。

在这种状态下,任何反抗都是徒劳了!

即便这光罩强大而又神异,却毕竟只是‘卵细胞’,保护细胞内的人儿是可以,却怎能面对这种强大外力!

危急时刻,李平安反而是愈发冷静。

他对光罩的掌控力很强,此时就算危机,但李平安有着绝对自信,即便要被吸走,他也一定是最后一批被吸走的。

而田牧和喜马拉雅那伙计,因为李平安提早叫醒了他们,又做出表率,他们位置也很好,只在李平安前面不远,尚还在掌控。

李平安这时死死盯住了亚特兰蒂斯几人,与此同时,飞星剑已然bèi操在手上。

亚特兰蒂斯几人也是很慌乱,但相比其他人而言,他们就镇定多了。

他们一共七人,依然连在一起,周围还有几个附庸。

突然,其中一个高大的白发男子,陡然刺破了他的气泡,旋即,一刀直接劈向了旁边的一个气泡。

可怜那个倒霉鬼正惊恐的看着前方,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呢。

“噗~。”

他的后心,已然是被这白发男子刺穿。

这倒霉鬼不可思议的回头,却只看到白发男子一抹冷笑,‘唰’的手起刀落,直接切断了两个气泡的联系。

“啊!!!”

只听一声刺耳呼救声,这倒霉鬼连同他的光罩直接横飞而出,瞬息便是冲出了通道,不知所踪。

“唰唰唰!”

与此同时,亚特兰蒂斯其他人也是如法炮制,尽数斩下了周围的寄生虫,然后迅速回归光罩,修不好漏洞,似乎一起念起了什么古老咒语。

“嗡!”

旋即,他们七个光罩上,陡然爆发强大能量,直接掠向了前方,瞬息便是冲过了这片断裂区,进入了下一段正确的通道内。

李平安甚至清晰的看到,那金发皮裤妞儿,还嚣张的对自己抛了个飞吻。

“我@#¥%!”

李平安心中不由大骂!

可这一切实在太快了,只在电光石火,他们已经是破局而出,李平安便是想模仿都是不可能。

而等到他们过去了,田牧和喜马拉雅那伙计这才反应过来,都是张大了嘴巴,满是不可思议的不敢置信,旋即又看向李平安。

李平安这时已经完全确定,亚特兰蒂斯和两个圣城之人,一定是有着准确的情报!

而且,他们对光罩的控制程度,远远超乎想象!

可此时也来不及思虑这些了,周围已经没几个光罩了,亚特兰蒂斯几人的脱逃,无疑成为了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已经完全懵逼了。

“我虽然能补光罩,可无法加速,亚特兰蒂斯那几人之所以冲过去,恐怕是借助了那几个倒霉鬼的尸体和鲜血!这他么的也来不及顾及这么多了,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老子还就不信了!”

“唰!”

李平安瞬息做出了决定,手起刀落,直接刺破了光罩,闪身而出。

“唔……”

瞬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恐怖压力陡然密布李平安全身。

即便李平安的身体素质已经是相当强大,几乎堪比逍遥境了,可面对这种宇宙真空,他还是有些准备不足。

不过,恢复自由的感觉,以及求生的欲.望,李平安也来不及思虑其他,全身能量陡然汇聚脚掌,一跺虚空,便是犹如光一般直射前方通道。

与此同时,李平安手中早已经准备好了大概五公斤的生命精华。

下一瞬,李平安周身都是产生了剧烈的爆裂,血肉模糊一片,但更让李平安惊悚的是,他看到了他此生永远都无法忘记的一幕!

只见,不远处的灰暗中,有着一头生着巨大翅膀,犹如人类侏罗纪时代、传说中恐龙般的巨大虚影,浮在当空。

它实在太庞大了,至少上百米高,两只翅膀恐怕足有五六百米,可惜,只能看到它轮廓,以及它白森森的恐怖獠牙,却是无法看清详细。

这庞大的‘恐龙’这时已经解决掉了那几个小点心,瞬时便是被李平安身上的血腥味道吸引,猛地转过了头。

“唔……”

李平安根本无法用言语形容此时的感觉,却是根本来不及思虑,手腕猛地一抖,五公斤多的生命精华,直接抛向这‘恐龙’。

恐龙本来想嘶吼,可一看到生命精华,那如两只巨大血灯般的眸子陡然一亮,瞬时将李平安抛到了脑后,猛地张开了大嘴,就去吞那生命精华。

这个瞬息间,李平安已经来到了对面正确的通道中,忙是拼命召唤那光罩。

庆幸的是,光罩与李平安的共鸣迅速起了反应,很快便是飞过来。

李平安直接进入光罩,同时对田牧和喜马拉雅那伙计吼了一嗓子,“还他么傻愣着干什么?快过来呀!”

两人这才回神,也来不及思虑了,纷纷有样学样,直接斩破光罩,迅速朝着李平安这边掠过来。

可惜,这两人的实力跟李平安就没法比了。

“砰砰!”

田牧周身率先产生恐怖爆裂,就如同飞在空中的鸟被一箭射中,一条腿瞬息便是爆炸开来。

“啊!!!”

他剧烈的惨呼声顿时响彻一片,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直接被那大恐龙的吸力吸过去。

喜马拉雅那伙计明显比田牧强大许多,他周身虽是爆裂一片,可骨架却是没有受损,哪怕踉跄,狼狈至极,却是硬生生的撑着